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二章 师徒

第六十二章 师徒

  说完之后,罗海山一仰脖,将罐头盒子里面的药水一饮而尽。随后看着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头了,好像再看一盘送到嘴边的美味佳肴一般……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逼我拉动机关是吧……”看了罗海山一眼之后,我继续说道:“就算你吃了我,你的身份也瞒不住。不管罗四维说不说,总会有人知道的。吴老二不在人世了,还有吕万年……赵连乙临死的时候,没告诉你蛤蟆嘴里萧思楠已经被吕万年带走的事情吗?他也在追查长生不老之人的下落,你是李猪儿还是罗海山,吕万年一眼便能看出来……”
  
  “看出来又能怎么样,替你报仇?”罗海山说话的时候,将刚刚被我提过去的那块肉捡了起来。当着我的面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看着罗海山开始吃自己的肉,血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我的心脏和胃开始一起抽搐,脑中一片空白,两条腿发软,差一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原本已经准备好反驳他的话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震惊和恐惧抵消了饥鬼草的药性,对食物的感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
  
  “想不到自己的肉这么好吃……”三口两口吃完了这块肉之后,罗海山舔了舔沾满了血迹的双手,随后看着我继续说道:“我这个三百多岁的老肉都这么好吃,你这十几年的嫩肉一定更香甜……沈炼,我改变主意了。还是先吃了你解解馋吧……”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不过还没等他站稳,大腿上面血淋淋的伤口突然抽搐了一下。罗海山一个趔趄摔倒在他刚刚坐着的位置,看着他挣扎着还想要爬起来,我不再犹豫,一个箭步便蹿到了佛台。看到了佛像里面一根绳索,这个应该就是机关了……
  
  就在我要拉动机关的前一刻,条件反射的回头看了一眼罗海山一眼。此时他已经没有了要起来追杀我的意思,身体尽量的蜷缩在了一起,方便之后巨石砸下来可以砸到自己的全身。闭上了眼睛,一脸平静的再等着头顶上千斤巨石的坠落。为了让我杀他,这个人竟然不惜做戏吃了自己的肉……
  
  见到头顶上的巨石没有落下来,罗海山睁开了眼睛。我们两个人四目相对了半晌,谁也不说话,静得我已经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就这样对视了半晌,我先开口说道:“你能设下来这么一个复杂的局,就不能自己了断吗?你可以在机关上接一根绳子握在手里,自己一拉上面的石头就能砸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那么干过?”罗海山冷冷的看着我,深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就是你说的办法,我还是这样的躺着。绳子就在我手里——三天三夜,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死想的都快疯了,就差最后这一下……我怎么也拉不动那根绳子。”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的身子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下不了手自杀,你杀不了人……看起来我选错了对手,那就没有办法了。我的事情不能从你的嘴里泄露出去。”
  
  这时候的罗海山,身子一晃竟然就到了我的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随后将我举了起来,重重的扔到了他刚才所在的墙角。这一下好像摔断了肋骨,疼的我连气都喘不过来,就在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看到罗海山的半个身子已经钻进了佛像里面。
  
  看着他弯腰的姿势,我已经猜到了这是要干什么。当下顾不得胸口疼痛了,咬着牙从墙角里面窜了出来。几乎就在我跑出来的一瞬间,头顶上:“轰!”的一声,一面和墙壁一个大小的巨石落了下来。如果我慢了半拍的话,这时候已经被砸成肉泥了……
  
  看到我死里逃生,罗海山冷冷的说道:“现在知道了吗?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是你!我从来没想过死……”见到巨石落点就在自己的脚边,冷汗瞬间冒了出来。这时候的罗海山已经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从头到脚一身的杀气。
  
  见到自己不会死在我的手里,他索性也懒得废话了。竟然一把将镶嵌在滑道上的佛像摘了下来,几百斤的佛像在罗海山的手里,就好像是纸扎的一样。顺手对着我这边砸了下来。
  
  见到佛像对着自己砸了下来,我急忙闪避。虽然没有被砸到,不过还是砸烂的碎片划伤了额头,鲜血瞬间的流淌了下来。顺着眼睛一直滴落到了地上……
  
  慌乱当中,罗海山再次到了我的面前。他捡起来摔碎的佛头,对着我的脑袋砸了下去。只要这一下砸中,我就要离开人世了。看着他举起来佛头,换乱当中,我举着手里的钢钩挥了过去。钩尖直接刺穿了罗海山的胳膊,他却好像没有痛觉一样,手里的佛头继续对着我砸了下来。
  
  不过毕竟胳膊被钢钩伤到,举着的佛头落点有了偏差,这一下绕过了我的脑袋,砸在了我的后背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我打倒在地,我的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不过昏迷的时间并不长,一阵巨疼让我再次醒了过来。此时我已经深处佛堂的另外一个角落路,看样子是罗海山趁我昏迷的时候,把我摔到这里来的。此时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我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心里有了个念头,刚才拉一下佛像里面的绳子,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罗海山走到了过来,抓起来我的衣服领子,把我拖到了水路出口的巨石前,随后又将钢钩从他的胳膊上抽了出来。指着石壁说道:“在上面刻上,杀我着李猪儿……你刻上我就给你个痛快,要不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从石壁当中突然伸进来一只隔壁,掐住了罗海山的脖子。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欺负我的徒弟,当他师父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