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七章 执念

第五十七章 执念

  不过李猪儿毕竟只是自己一个人,就算查了几百年也不过只查到了一点皮毛。其中一本长生不老的密法落入到了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手里。不过那位宋太祖并没有将这本长生不老术当回事,只是将它当成了一般的道学典籍。存放于皇宫当中,

  李猪儿听说之后,便假装自己净身的百姓,去了汴梁皇宫做太监。千方百计想将这本密法弄到手,可惜眼见着就要得手的时候。辽国使臣萧思楠拜见太祖皇帝,送上了若干珍宝,和辽国穆宗皇帝亲手所抄的佛经作为礼物。

  按着惯例,大宋皇帝要还礼。没有想到这位辽国使臣竟然自己开口索要那本长生不老术的密本,原本主动索求回礼是一件极为无礼的事情,不过赵匡胤心里也实在没当密本当回事。索性便允了萧思楠,将密本作为回礼赏赐给了他。

  眼看着到手的宝贝飞了,当下李猪儿很是失落,只能去往辽国再想办法偷取密本。不过总不能白来一趟皇宫,临走之时,他从皇宫的文库当中偷走了一封古里古怪的图纸。原本以为是什么藏宝图,等到他回到住处仔细观看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偷取了一张大墓的墓图……

  等到李猪儿准备启程前往辽都的时候,正好赶上宋辽大战。两国边境不许闲杂人进出,李猪儿虽然活的长久,不过脖子上挨一刀估计也受不了。当下只能忍下这口气,反正自己的年头还长着呢,只要东西还在萧思楠手里,那早晚还是自己的……

  当下,李猪儿打算等到宋辽关系缓和之后,自己再前往辽都。没有想到的是,李猪儿竟然一次酒醉,竟然说破了自己的身份。当时闹的沸沸扬扬,甚至全国到处都在画影图形追拿自己。虽然这一次李猪儿侥幸逃脱,不过也给他提了个醒。要找个完全的所在躲藏起来。

  这时候,李猪儿想起来自己从皇宫里面偷出来的墓图。天底下还有比坟墓更安全的地方吗?趁着宋辽两国关系紧张,自己还去不了辽都的时候,先把这座大墓造出来再说。

  李猪儿当年服侍安禄山的时候,便得知还有造墓世家罗家的存在。当下便去了罗家,拿出那张无名墓图请罗家人建造。原本罗家只为王公贵族建墓,不过看到了李猪儿的倒九仙的墓图,加上给的酬金着实不少。最后罗家终于答应,花费了十余年的光景。最后终于在龙口山这里建造成了这独一无二的大墓。

  等到大墓建成之后,宋辽两国已经签订了澶渊之盟,关系有所缓和。就在李猪儿准备好去往辽都的时候,才听说辽国北院枢密使、北府宰相、魏王萧思楠已经去世两年多了。

  萧思楠生前要求死后秘葬,李猪儿在辽国数年,根本查不到他到底被埋在什么地方。无奈之下只能回到中原,想不到当年自己酒后无德闹出来的事端竟然还没有结束。此时大宋还在到处捉拿李猪儿,好在倒九仙的大墓已经完工。当下,李猪儿收拾了家当,搬进了这个活死人墓当中。

  罗海山说到这里便住了口,我一直听他诉说这一段往事。冷不丁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当下不由自主的说道:“后来呢?李猪儿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就是我到了这里。”罗海山说到自己的时候,语气低沉了几分,听起来有些苦涩的味道。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李猪儿数次离开这里,不过寻找其他长生不老之术始终无果。后来他看着自己老的越来越明显,也顾不得是不是当年彭祖一脉的传承了。只要有长生不老的说法,他就一定要去打探个究竟。那些紫蚺的先祖就是那个时候运到这里来的,原本是想用它们炼丹。后来炼丹不成,却发现可以驯化这些毒蛇为己所用。”

  终于听到了一点和我这经历有关的事情,我忍不住再次打断了罗海山的话:“这个也是李猪儿告诉你的?那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

  “我马上就要说到这里了,你不开口的话,现在已经知道了。”罗海山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明末的时候,我让独子罗观前来探查这座无名古墓。我子不识水性,死在了龙口山的河里。我只能亲自前来探墓,没想到却把自己推进了万丈深渊……

  当时,我按着墓图所记。来到了墓中,从第一层开始,仗着手里有墓图拓本。我避开了当年罗家人搭建的机关,一直走到了第八层。也你我头顶这一层,当时眼看就要进入第九层的时候,我一时大意,从上面十几丈的断口处摔了下来。

  当时我昏迷了三天三夜,等到再睁眼的时候,便看见一个老人站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李猪儿了,他是外出采买些日常用品。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就剩下一口气,当下——当下便自作主张替我治疗了伤患。将我从阎罗殿前拖了回来,只是这死而复生的代价打了一点……”

  后面的话不用说,我已经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我心里便有些疑惑,这个人心高气傲的,怎么可能为了长生就把自己阉割掉的。现在这才明白了过来,敢情不是他自愿的。是李猪儿自作主张……

  见到罗海山住了口,不再继续说下去。我咳嗽了一声,化解了尴尬,说道:“其实吧,你只要不把裤子脱下来,谁知道你是什么样子?反正事情已经出了,你回去还做你的罗海山,只要你不说,你老婆不说,谁知道出了这事……”

  “我知道……”罗海山长出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可以出丑,罗家的罗海山不可以。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和李猪儿一起待在这里。这一待就是二、三百年,亲眼李猪儿死去。他到死都在想变成真正长生不老之人,可惜连个整尸都凑不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