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四章 困室

第五十四章 困室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一把推开了守在洞口不知所措的葛雄。随后他第一个跳进了进去,在落地的一瞬间,对着我大声喊道:“沈炼你赶紧下来!来不及了……”老四喊话的同时,头顶上不断有大大小小的石块落了下来。

  这时我已经到了洞口,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看到了哆嗦成一个的葛雄。他人虽然不怎么样,不过三个儿子都死光了。当下我的心一软,拉着葛雄到了洞口,就在葛老头坐在洞沿,颤颤巍巍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头顶上一块千斤巨石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葛雄的身上。

  可怜葛老头连叫都没有叫出来,上半身便成了肉酱,鲜血溅了我一身。如果我再向前半步的话,这时候已经和葛雄一起被成肉泥了。这时候,下面响起来罗四维的惊叫声。看起来他把悬在上面的两条腿当成我了……

  “老四!我没事,那个是葛雄……”听着下面罗四维的叫声,我趴在了巨石旁,对着他说道:“我被困在这里了,这大石头你搬不开,赶紧上去找人帮忙。这里没吃没喝的,我可坚持不住几天。”

  听到了我的声音,罗四维这才缓了过来。他在下面喊道:“哥们儿,你坚持坚持。算着日子吕万年也快到了,我豁出去找他帮忙。他带着炸药,炸开这块千斤石不成问题。你坚持个一天半天的……坚持住啊……”

  交代了几句之后,罗四维便离开了下面的通道。这时,佛堂也停止了震动。好在现在手里还有盏油灯,加上背包里面还有两个罐头。佛堂本身就是个泄水口,取水也容易,撑个十天八天应该不成问题。

  我忍着恶心,将两个罐头摆在了葛雄的残尸旁边。勉强算是祭奠过这个老头了,说起来他也是可怜,三个儿子都死了,自己最后也没有逃过这个劫难。

  祭拜完葛雄之后,我在佛堂里面转了一圈。也不能只指望罗四维,盼望着能找到什么出口的。不过来来回回看了几遍,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出口的暗门。不过这个时候,却在佛堂当中闻到了一股焦臭的味道……

  焦臭的味道是从佛像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瞬间我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罗海山压根就没有从这里出去,两个血脚印只是迷魂阵,他自己藏身在佛像的大肚子里。当下举着手里的钢钩,小心翼翼的转到了佛像的身后。

  就在我转到佛像身后的一瞬间,佛像身后突然打开了一扇暗门。随后被烧成皮开肉绽的罗海出来山从里面走了,这一瞬间,我和这个已经没了人模样的罗家先祖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我们俩冲着对方攻击了过去。

  我举起来手里的钢钩,钩尖刺向罗海山的心口。他则举手同样向着我的胸口拍了过来,我们两个人几乎同时打中了对方。钢钩刺进罗海山的胸膛,将已经血肉模糊的胸口划出来一道血槽。虽然挨了这一下,罗海山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

  而我挨了他一巴掌,直接从佛台上打落了下来。胸口好像被大锤砸了一下,落地的一瞬间,我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是不是还想从这里逃出去?”罗海山看了勉勉强强爬起来的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要做梦罗四维会来救你了,这几块都是特制的青刚石。炸药炸不碎的.......”

  “那你呢?还不是一样要死在这里?”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向后退了几步,身子靠在墙壁上缓了口气,看着罗海山皮开肉绽的身体,继续说道:“就算你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到时候罗四维带着人来救我。最后发现你在这里……就算你真长生不老,也不是杀不死吧?继续火烧,烧成灰……”

  “你说错了,我不是长生不老,只是活的久了一点,不容易死而已……”说这话的时候,罗海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被阉割之后,就应该去死的。不过临世方知一死难,就算我待在这活死人墓里,也舍不得去死……就这么一天一天挨着,五十年看遇到了永刚那孩子。原本指望他能送我最后一程,想不带他宁可自杀,也不肯动我。结果应该死的没死成,应该好好活着的人却自杀了……”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墓室里面的干尸是自杀的。难怪罗海山要把刀倒九仙当中最重要的位置让给他……

  看着我们没有什么话好说,罗海山竟然伸手将自己脸上赵连乙的半张脸皮撕了下来。和他之前说的一样,这半张脸皮撕下来之后,他自己的脸皮也被撕烂。还不如被火烧伤的旁边半张脸好看……

  “你还是把脸皮贴回去吧,这样我都不敢看你。”看着罗海山血肉模糊的一张脸,我忍着恶心,继续说道:“罗永刚是自杀的,那我们几个就该被你弄死吗?你敢说葛家这一家子和你罗海山没有关系?还有赵连乙,吴老二他们总是你杀死的吧?”

  “罗永刚是为了保守罗海山不是正常人的秘密才自杀的,那你以为那四个姓葛的会保守这个秘密?”罗海山说话的时候,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半张人脸皮。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们进到第一层的时候,我便开始观察你们了。你们这些人都不知道,前三层的石壁里面都是空的。你们在里面走,我就在石壁当中观察。葛家四个人太贪婪了,不能指望他们能守住这个秘密。那就只能死了……”

  听到罗海山这几句话,我突然回想到罗四维从第一层直接摔倒第三层那次。那条紫蚺一直在他身上,可是迟迟不对罗老四下手。就是最后被我打了一枪,又被吴老二一刀斩断了脑袋,都没有伤到我们几个。真想要下嘴的话,罗四维坚持不到我下去救他。

  想到这里,我开始有些犹豫,还是忍不住说道:“那吴老二和赵连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