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二章 二郎门

第五十二章 二郎门

  罗四维刚刚说完,‘赵连乙’脸上的表情便僵硬了起来。随后他木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罗家都知道了……你是来证实的,对吧……”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赵连乙’的身子晃了几晃,要不是罗四维手疾眼快,扶了一把的话,他险些一头栽到在地。

  罗四维叹了口气,说道:“原本以为是我大爷爷走了李猪儿的老路,这才派孩子我来看一眼。想不到是您老人家,不是我说,这事儿瞒不住了……我走的时候,二爷爷正在调您老和罗观祖宗的卷宗。我还纳闷呢,三百多年前的人了,现在查什么?现在才明白过来。啧啧……”

  自从在蛤蟆嘴见过了活鬼一样的箫思楠,再见什么也不觉的稀奇了。只是看着罗四维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我心里直想笑几声。罗老四也是进来之后,才猜测他的爷爷罗永刚曾经来过这里。不亲自进来看一眼,罗家那几位长老怎么可能猜到会和首任罗海山有关系?

  看得出来,假扮赵连乙的罗海山也是个极聪明的人。原本这几句话也骗不了他,不过罗海山藏在这里几百年,就是没有脸再见罗家人。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丑,一旦传了出去。不止是他自己,就是这个罗家都会成为外人耻笑的对象。

  看着罗海山已经快崩溃了,罗四维继续说道:“老人家,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这里不能待了,您要马上离开这里。晚辈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就说是李猪儿灭口杀了我大爷爷。您老把他的尸首拿出来,我一把火烧了……神不知、鬼不觉……”

  “李猪儿……”罗海山低着头思索了片刻,随后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对着罗四维说道:“差一点……你自己都不知道李猪儿的事情,棺材里的罗海山也不知道,那罗家人是怎么知道的?娃娃,你可吓死我了……”

  原本罗四维手里的短刀已经离开罗海山的脖子,看到他突然回过味来。当下就要再次将短刀架上去,没想到这个贴着赵连乙面皮的人脖子一转。好像抹了油一样,罗四维的短刀竟然扑了个空。

  这时候,罗海山的手掌托在罗四维握刀的胳膊肘上,向上抬了一下。罗老四紧握的短刀便脱手而出。罗海山向前一步,在空中接住了这把短刀。

  “原本你们刚刚是有机会可以退回去的,是你们自己选的死路……”说话的时候,罗海山的手已经掐住了罗四维的脖子。手上微微一使劲,罗老四的舌头都伸了出来。当下他高举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反抗,罗海山这才松了劲。

  罗四维的身手我是亲眼看过的,他在蛤蟆嘴差点偷袭干掉了赵老蔫巴。想不到这样的身手,在罗海山的面前竟然没有还手之力,瞬间就被制服了。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短刀已经到了罗海山的手上。

  制住了罗四维之后,罗海山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脸上,继续说道:“你们几个人当中,我最忌讳是那个姓吴的。这个人深藏不露,原本我以为会和他有一场恶战。想不到为了救你,这个人竟然自己填了紫蚺之口……”

  “为了救我?你说错人了,当时在风口下面的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明白了过来,罗海山指的不是在风口那件事。深吸了口气之后,我继续说道:“你说的是在石室里面,扯断那几条紫蚺的是吴老二……”

  “明白了?”看到自己已经掌控了局面,已经没有威胁到他的人,罗四维索性继续打吴老二的身份。说道:“原本我打算让紫蚺毒杀你,再把你变成人蚺。使姓吴的分心,方便我趁乱下手……

  想不到他会替你去挨蛇咬,更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没有被毒死。后来也是,你在鬼缠当中被紫蚺追杀,也是这个姓吴的自己引开了紫蚺,你才有机会逃生。他身上至少被几十条紫蚺咬过,就是大罗金仙也难逃一死。这个人却能保住性命,也是很有些本事的了。他到底是什么人?跟着你们下墓又有什么目地……”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原本吴老二突然发烧、昏迷是因为替我挨了蛇咬,中了蛇毒所致。如果不是这个人,恐怕我也变成和葛家兄弟一样的下场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对这个名义上的师叔有了愧疚之情。

  “他叫做吴道义,是沈家堡二郎庙的一名道士。”我说话的时候,见到罗四维正在冲我挤眼,示意我拖时间。当下我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名义上算是我的师叔,是受我师父吕万年的嘱咐,来保护我的。这些赵连乙临死的时候没有告诉你?”

  事后我才想明白,罗海山抓到了赵连乙之后,使用迷惑之术控制住了老赵。让他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不过毕竟时间有限。赵连乙自己又不大清楚吴老二的来历,罗海山只听了个一知半解。

  后来他又亲眼见到了吴老二不畏蛇毒,心里对这个人更加忌惮起来。担心吴老二身后还有什么人,这才一定要在我的嘴里打听清楚这个人的身份。一个吴道义他已经应付不来,要是再来几个同样本事的人,那更加招架不住了。

  “赵连乙他知道的太少了……”罗海山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说你的师父叫做吕万年?你们是什么门派?一共有多少吴道义这样的人?”

  罗海山说话的时候,我看到罗四维的手已经摸进了他自己的背囊里。当下急忙说话分散他们家老祖的注意力:“我们是二郎教的门徒,是天下第一大教。我们掌教真人叫做沈连城,我师父是掌教门下大弟子,不才我是我师父门下大弟子。门中和师父平辈的还有三百多人。最没本事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姓吴的,要不我这个做晚辈的,也不能吴老二、吴老二的叫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已经消无声息的从背囊里面掏出了一把钢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