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一章 首尊

第五十一章 首尊

  “你是首尊……”罗四维深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继续说道:“不可能,首尊是崇祯十七年病故于族宅。现在我们每年都要祭拜,你怎么可能是首尊……”

  ‘赵连乙’冲着罗四维笑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棺材里的人一定是罗海山?里面谁都有可能,唯独不是我罗海山……当年整理墓图的时候,我发现了两张古怪的墓图。一张就是这座倒九仙,当时并没有觉得这里有什么特殊的。直到后来在南宋小豫王赵合墓中发现了有关长生秘闻的记载,有一段说北宋初年的时候,一位叫做李珠的贵人喝醉了酒。说自己就是当年一刀杀了安禄山的李猪儿……”

  根据‘赵连乙’所说,这个李珠就出现在运城附近。当时他的话被很多人听到,如果李猪儿没死的话,那时候也有五百多岁了。谁听到这话都以为是李珠喝多了,再说胡话。

  没有想到一起喝酒的人当中,有人与李珠有仇。第二天一早便去了衙门出首李珠,说他妖言惑众,有意图不臣之心。原本只以为这不过是醉汉的疯话,没有想到衙役例行公事要将李珠带回来问话,却发现这个姓李的一大早就逃离了本地。

  没有亏心事跑什么?衙门老爷开始调查这个叫做李珠的。没有想到这一查之下,竟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李珠是十三年前来到运城经商的,根据年长之人的说法。十几年前就和现在一摸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他脸上竟然没有留下来一点岁月的痕迹。根据平时与李珠交好之人所说,他是从太原搬到这里来的。连李珠在太原的住址都说的一清二楚……

  当下,衙门上报,太原知府派人查李珠的底细。结果还真找到了他在太原的住址,虽然没有找到李珠的踪影,不过却在家中发现了一副唐朝名家吴道子所画的一副画像。画中人正是李珠,身穿着唐朝时期的服饰。

  李珠就是唐玄宗时期的李猪儿这件事轰动一时,后来被徽国公朱熹以怪力乱神邪说压了下来。将所有有关李珠的记录全部销毁,只是没有想到被生性喜好奇闻逸事的小豫王赵合整理好,作为陪葬安置在了自己的墓中。

  看到了这个之后,罗海山立即想到了祖传墓图当中的无名墓。根据族中流传下来的记载,来请罗家修建坟墓的人也姓李。墓室建造在运城附近,可不就是这个李珠传说的地点吗?

  罗海山心里隐隐约约明白了一点,当年建造的古墓八成与这个活了五百多年的李猪儿有关。当下他便派了自己的儿子罗观来运城盗墓,没有想到罗家第二代当中的佼佼者,带着墓图拓本竟然一去不回。

  一晃四个月都没有罗观的消息,罗海山这才慌了神。自己和谁也没有商量,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刚刚到了龙口山,便见到了因为闯无名墓不当,淹死在水里的儿子罗观尸骨。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竟然会害死了亲生骨肉。罗海山将罗观的尸骨掩埋之后,自己亲自来闯无名墓。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连乙’突然闭上了嘴巴。罗四维听到紧张之处,见到他突然听了口。忍不住开口说道:“首尊,后来怎么样了?”罗老四这个称呼,已经认了面前这个人正是首任罗海山。

  “后来怎么样了……”‘赵连乙’迟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吗?这里归了我……”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又是怎么活了这三百多年的?”我忍不住说了一句,看着‘赵连乙’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知道可能是问到了脉门。当下继续说道:“赵连乙也是被你害死的,还要继续害我们。你怕什么?怕我们发现你就是罗海山?”

  “是啊,我怕什么……”‘赵连乙’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随后他深吸了口气。转身看着棺材里面的尸骨,嘴里继续说道:“你们不应该进来的,还有他……你们不死,怎么能保守住这个秘密……”

  说话的时候,‘赵连乙’猛地一转身,伸手去抢我手里的手枪。在他动作的同时,我本能的扣动了扳机。这次子弹没有卡壳,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子弹打中了‘赵连乙’的胸口,我亲眼看着他光着的胸口被打出来一个血窟窿。

  一般人中枪之后,已经倒在地上惨叫了。可是‘赵连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伸手抓住了我的枪管。另外一只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这时候来不及多想。我连续不断的扣动扳机,将弹匣内的剩余子弹统统的打在了‘赵连乙’的肚子上。

  连续中了五六枪,‘赵连乙’只是闷哼了几声,他掐住我脖子的那只手开始用力,为我已经听到了脖子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声。这哪里是中了六七枪的人?怎么子弹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时候,罗四维也冲了过来。他直接窜到了‘赵连乙’的背上,将手里的短刀架在了‘赵连乙’的脖子上,说道:“首尊,您老人家再不检点一下的话。晚辈就不好意思了,就算您老人家也是长生不老的身子,割了头应该也不好受吧?这把新亭侯您是不是看着眼熟?就是您带出来张三爷的佩刀,后来断成了两截。其中刀头改成了这把短刀,您这肉脖子经不住一拉吧……”

  听到了新亭侯三个字,‘赵连乙’低头看了架在脖子上的短刀一眼,这才松开了手。说道:“原本新亭侯改成了短刀,不错。总算没有糟蹋宝贝,罗四维,你要杀我吗?”

  “瞧您这话说的,晚辈听了都够天打雷劈的罪过了。”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晚辈猜猜您老为什么不出去——是不是和李猪儿一样,割了什么没用的东西。虽然长生不老了,不过也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