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六章 另辟蹊径

第四十六章 另辟蹊径

  “走不通……”罗四维古怪的看了赵连乙一眼之后,再次将那盘乱转的罗盘取了出来。看了我和赵连乙一眼之后,说道:“你们两位谁是童男子?给一点指尖血。一滴就行……”
  
  想不到这个时候,罗四维还有后手。赵连乙苦笑了一声,随后看了我一眼,说道:“真不是我舍不得这点血,我们家老二今年一岁半了。听说北平的大学生很开放,沈炼你没在大学破身吧?”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转到了葛老三的身上。
  
  看着老赵略显尴尬的样子,我心里骂道:我信你个鬼,在帅府做秘书的时候,我看过赵连乙的档案。他压根就没娶过老婆,这就是舍不得那点血,打算去坑葛老三了。
  
  这时候,葛老三怯生生的说道:“额也不是啥童男子咧,去年额大哥带着额去运城的迎春阁耍……”
  
  “娃你去咧迎春阁?”听了自己老三的话,葛雄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以后再去不要找春花……记哈咧吗?”
  
  “记哈咧……以后再也不找咧……”
  
  “你们爷俩还真是——客气……”听了这父子俩的对话,罗四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些嫌弃的看了这父子俩一眼之后,罗老四苦笑着看了看我,继续说道:“哥们儿,你要是也在大学不学好的话。咱们今天就……”
  
  “要是知道有今天,我说什么也不学好了。”没等罗老四的话说完,我已经接过了他的罗盘,犹豫了一下之后,咬破了左手食指。随后按着罗老四的吩咐,将指尖鲜血滴在了罗盘当中乱转的指针上面。
  
  说来也怪,沾了我的指尖鲜血之后。原本乱转的指针开始慢了下来,随后指针颤颤巍巍的指到了东南方向。
  
  “这就有了……”罗四维接过了罗盘,看了一眼指针所指的方向,随后继续说道:“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按着洋人的说话,地下埋了磁铁也好,还是什么阴气重的地方也好,这叫磁场干扰。不过只要沾上一点童男子的指尖血,罗盘指针就能归位。万试万灵……”
  
  看着罗四维正靠着罗盘辨别方向,我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四,你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果我也不是童男子的话,你还有办法出去吗?”
  
  “那就用哥们儿我自己的血呗……”由于吴老二刚刚亡故,罗老四也不好笑出声来。当下故意板着脸继续说道:“洋大夫说我有点贫血,实在没招那就只能用自己的了。我这就是在墓里遇到的邪事儿太多,每次都放血,有点亏空了……行了,往这边走吧,万事还要再回来,想办法把吴老二的骨头带回来。估计多多少少能留一点……”
  
  看着罗四维捧着罗盘开始想着东南方向走去,我和赵连乙带着葛家爷俩跟在了后面。这时候心里面突然多了一个念头:罗四维原本就有离开这里的本事,可是他一直没露。应该是有其他的意图,难不成是知道我们几个已经困在这里了?
  
  不止我一个人有这个想法,赵连乙也凑到了我的身边。低声在我耳边说道:“沈炼,我怎么觉得罗四维有点不大对劲呢?他自己也是童男子,咋还和我们一起困在这里的?我知道不应该瞎想。不过你还是留个心眼的好,罗老四可是要成为盗墓魁首的人,这个墓这么可能难得到……”
  
  我看了一眼赵连乙,并没有做出回答。倒不是不认可这几句话,只是觉得老赵这个时候说这话,有点挑拨的嫌疑了。
  
  跟着罗四维一直往前走,差不多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前面出现了石壁,顺着石壁一直向前走,道路越来越窄,最后变成了一条甬路。我们这几个人顺着甬路走了下去,又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走了出来……
  
  面前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从坑中穿出来了水声。我们几个人站在了坑边,赵连乙举着火把向下看了一眼。借着这点光亮,看到了窟窿下面流淌着河水。看样子这里就是泄水口了,之前葛家爷们打开水闸,放出来的河水都顺着这条地下河流走了。
  
  窟窿对面也是一条甬路,虽然不知道这条路通往何处。不过除了这条路之外,咋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看样子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不过站在窟窿口的罗四维好像有些犹豫,他仔细的看了看地下河水之后,回头对着我们说道:“哥们儿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之前我们一直被墓主人牵着鼻子往前走。继续走下去,前面一定还是他布的局。不能这么被动了……我们换条那个人都不知道的路,顺着下面的河水走……”
  
  看着我们都有些惊讶的表情,罗老四将背囊里面的绳子取了出来。随后再附近捡了一块石头绑在了上面,当着我们几个人的面,将石头扔到了地下河中。河水并不湍急,舌头沉底之后,罗四维又将它提了起来。看着绳子浸湿的部位,也就是半米多一点。
  
  罗四维对河水的深度很是满意,随后再次说道:“这条地下河也是我们罗家祖宗引过来的,原本是打算作为泄水口的。从上到下径流这个倒九仙。现在看起来这里的墓主人什么都改动过,就是没有动过这条地下河。”
  
  赵连乙趴在窟窿口,伸出脑袋仔仔细细看了一阵之后,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就算我们能从这里进入最底下的一层,那么我们怎么上去?还是说我们直接顺着这条地下河水就出去了?”
  
  “出去?那吴老二、葛家俩小子不就白死了吗?”罗四维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每一层都有泄水口,只要我们找到了最下一层的泄水口。就有办法进去,不把这里的事情搞清楚。我那还有脸回罗家族宅,那还有脸继承罗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