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三章 重聚

第四十三章 重聚

  之前罗四维听我提起过吴老二在发烧,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会烧的这么厉害。过来摸了摸吴道义的额头之后,罗老四有些意外的说道:“这么个烧法,不快点出去的话会烧坏脑子的。哥们儿,刚才吴老二就烧的这么厉害吗?”
  
  “比这个轻点,现在手都放不下了。”见到吴老二这个样子,刚才心里的恨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用水壶里的水给他擦了擦脸之后,继续说道:“老四,要不这次就到这儿吧。先把吴老二弄出去,下次找个机会再下来。”
  
  “哥们儿,我也想回去,问题是这一层我们都出不起,怎么按照原路返回去?”说到这里,罗四维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葛家爷俩说道:“这都是你们爷们儿惹得祸,谁让你们去动进水的闸口了?现在好了,弄不好咱们都要困死在这里。”
  
  看到了我和罗四维之后,葛家爷俩又有了出去的希望。葛雄陪着笑脸说道:“你们都是高仍,一定有出去的办法。不要吓唬额们,额也不知道那个就是进水的水闸。看着图上写着咧,只要砸开那面墙,里面就是宝贝。谁知道墙刚砸开,大水就把额们父子冲散咧。现在额老大死咧,老二又么了影。啥宝贝额们也不要了,能平平安安的回家,就知足咧……”
  
  听到葛雄服了软,罗四维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知道还是小命重要了,行吧。看在爷们儿你带着我们进来的份上,这次我想办法带你们出去。不过还有件事儿要和你说一下,你们家老二也没了,和老大一个死法。等着烧纸的时候,别忘了给老二也预备一份。”
  
  听到一天之内,自己死了两个儿子。葛雄蹲在地上,两只手捂住了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倒是老三没心没肺,听见自己俩哥哥都不在人世了,他脸上竟然还能挂着笑。被我蹬了一眼之后,才开始假模假样的哭丧着脸,安慰起自己的父亲来。
  
  这时候也没工夫搭理他们父子俩了,我再次将吴老二背了起来。随后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你是淘沙魁首门里的罗海山,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我就不信这里没有出路。现在有了手电筒指路,你想想办法。”
  
  “哥们儿,这里的主人防着我们罗家人呢。不瞒你,刚才能想到的办法我都试了一遍。要是管用的话,现在你也不会在这里见到我了。不信的话你就看看这个……”罗四维苦笑了一声之后,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来一个罗盘递了过来。
  
  当初跟着吕万年做徒弟的时候,吕老道也教过我怎么使用罗盘辩吉凶。可是接过来罗四维的罗盘我却傻了眼,就见当中的指针好像发了疯一样的乱转了起来。连最基本的子午点都判定不了......
  
  “这地下应该埋了大量的磁铁,要不然也不会这个结果。”罗四维看到我的反应之后,将罗盘又拿了回来。随后继续说道:“现在连东西南北都辨别不了,怎么走……”
  
  罗老四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远处响起来一阵枪响:“啪啪啪……”这枪声又密又脆,听着很是熟悉,是蛤蟆嘴里面听到的汤姆逊冲锋枪的声音。现在这枪的主人是赵连乙,他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管如何,老赵是一定要救的。当下我和罗四维对视了一眼,随后同时向着枪响的位置冲了过去。看着我们俩用了动作,葛家爷俩也相互搀扶着跟在了后面。
  
  不知道赵连乙那里出了什么事情,我和罗四维也不敢喊叫。只能快速的顺着枪响的方向跑过去,听着声音赵连乙的位置并不远。当下我打开了驳壳枪的保险,罗四维则抽出了1他的短刀。
  
  跑了一阵子之后,远远的看到了对面有了亮光一闪一闪的。有人举着火把正在向我们这边走动,远远看那个人的个头、胖瘦,应该就是赵连乙无疑了。看样子他那边并没有什么意外,当下我大声喊道:“是老赵吗?你没事吧……”
  
  听到了我的声音,赵连乙马上回答道:“可算找到你们了……我还以为要困死在这里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有出去,实在不行了就放几枪,指望着你们能听到,把我救出去……你身边的是老四吧,行了,他在我就有救了……”
  
  当下,我们向着对方的位置跑过去,终于和赵连乙汇合了。此时他赤裸着上身,他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根木柴,衣服脱下来裹在木头上做成了火把。
  
  之前找到他背包的时候,我心里一直以为老赵已经不在人世了,现在看到他活着,心里格外的高兴。只是看到赵连乙还指望着罗四维能带他出去,忍不住开口说道:“老赵,有件事你要失望了,估计咱们哥仨还要在这里多待一阵子。”
  
  罗四维也跟着叹了口气,将自己也没有办法出去的事情说了一遍。赵连乙先是叹了口气,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我倒是发现了一个风口,我的衣服就是在那里晾干的,要不然也没有这个火把。只不过不知道那里通向什么地方,加上手里没有绳子什么的也下不去。要是你们有绳索的话,咱们可以过去试试运气。”
  
  “风口?”听到赵连乙的话,我脑中突然想到了之前看到葛老大和无数紫蚺的所在。那里和赵连乙说的不是一个地方吧……
  
  当下,我将自己的遭遇对着赵连乙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老赵,咱们说的不是一个地方吧?那里有成千上万的条紫蚺,还有那啥……就算是出口,我们也过不去。”
  
  “紫蚺,还成千上万?不可能,我怎么啥也没看到?”赵连乙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在风口那里待了很久,要是我们俩说地是一个地方的话。你背着吴老二到了身边,我不可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