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章 狂奔

第四十章 狂奔

  就在我心里默念到一百三十一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一阵风声。这里已经不知道是地下多少米了,怎么可能会有风?不过有风就是有出口,或许那里就是罗四维所说的出水口了……

  原本已经做好了困死在这里的准备,现在听到了风声算是又有了活着出去的希望。当下,我背着吴老二,加快了脚步开始响起风声的位置走了过去。走了几十步之后,听到的风声也开始越发的响了起来,好像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巨大的封口,看样子出水口就在附近了。

  就在我在继续前行的时候,背着的吴老二突然动了一下。随后他那娘们唧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别……别往前走了,那里是鬼门关……”

  原本感觉到吴道义苏醒过来,我心里还有些欢喜,不管怎么样,现在这样的情形有人能陪我说说话总是好的,而且弄不好这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不过怎么一开口就说前面是鬼门关,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我要开口问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吴老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有多久没看过附近的地形了……划根火柴看看吧,不过我提醒你一下……有了光亮赶紧往回跑……”

  听了这两句话,我立马反应过来这个不要脸的早就苏醒了。当下忍不住开口说道:“吴老二,你他么是不是早就醒了?”说话的时候,我解开了绳子,将吴老二从我背后放了下来。

  “现在你还有心思想这个?”吴老二叹了口气之后,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最后继续说道:“记住我的话,看清楚了周围的样子之后,赶紧向后跑……”

  “你就装神弄鬼吧,我走了上千步连块砖头都没看见。怎么现在突然出现鬼门关了?”话是这么说的,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当下取出来火柴,小心翼翼的划亮了一根。火柴点亮的一瞬间,我看到身前二三十米的位置,出现了无数的紫蚺……

  这些黑色的巨蛇浑身上下都是粘液,相互缠绕在了一起,因为那越来越大的风声缘故,完全掩盖住了它们发出来的声音。除了这些紫蚺之外,还有一个人影也混在了这些黑色大蛇当中。他好像蛇一样,躺在这些紫蚺当中来回游走着。这个人正是刚才瞬间露过脸的死人——葛老大。

  那些数不清的紫蚺也把葛老大当成了自己的同伴,有不少的紫蚺也在他身上游走着。这个场面看得我毛骨悚然,竟然忘了这时候应该立即向后逃了。这时,葛老大好像发现了我们。他上半身直挺挺的树立了起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和吴老二的方向。随后好像突然发出来“呲……”的一声‘蛇’叫,随后飞快的向我们这边扑了过来。

  葛老大此时似乎成了这些紫蚺的首领,随着他的叫声,那些密密麻麻的紫蚺好像潮水一样的向着我们这边涌了过来。

  这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急忙丢掉了手里的火柴,转身向着身后跑了过去。就在回身的同时,发现一直待在我身后的吴老二竟然没了踪影。刚才他的手一直搭在我的肩上,什么时候人离开的,我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是把我留在这里垫背!这时候我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不把他喂了那两条紫蚺?

  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去骂他了,我拼了命的向后跑去。后面紫蚺游走的声音已经盖过了风声,我甚至产生了错觉,紫蚺已经到了我的脚后。那湿乎乎的粘液已经蹭到了裤脚上……

  当下,我除了豁出命的狂奔,再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运气不好死在了这些黑蛇的口中,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是死后一定要去阎王殿告吴老二一状,这么臭不要脸的竟然把我豁出去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终于累的精疲力尽,先是开始耳鸣,随后脚下一拌蒜倒在了地上。这时候也豁出去了,被蛇咬死就咬死了——累的都不想活了……

  我躺在地上等着紫蚺过来咬死自己,但是直到我缓过来这口气,又过了好一会却始终没有等到这些大蛇。当下我划了一根火柴,看到周围空荡荡的。什么大蛇、葛老大的都不见了踪影……

  这是什么情况,嫌我的肉不好吃?想到吃我才感觉到自己已经饿的有些发晕,刚才一路狂奔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消化的差不多了。幸好背包里还有罐头和水,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打开了一个牛肉罐头,就着水壶开始吃喝了起来。

  坐在地上吃了半个罐头,才发现我的裤脚沾满了湿乎乎的粘液。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之前并不是错觉,刚才那些紫蚺已经到了我的脚后。而且还不止一条,明明可以直接张嘴咬死我的。为什么这个时候放了我一马?难不成是失踪了的吴老二做的手脚,呸!不可能……

  就在我吃完了罐头,准备换个方向继续试探前行的时候。黑暗当中突然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响声,我的心瞬间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里。是那些紫蚺又追过来了吗?还是死了的葛老大?它们谁来了我也受不了……

  当下我拔出了手枪,对着发出声音的位置。管你是什么东西先打一枪再说,就算子弹不管用,起码发出来的火光能看到发出声音的是谁。

  我也来不及考虑,举枪对着刚才发出声音的位置就是一枪。枪口冒出的火花让我瞬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罗四维,他正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向着我这边看过来。随着枪声响起来,他应声倒在了地上:“沈炼!你又开抢打我……”

  “老四!你他么没事吧……你不是有夜眼吗?看见是我了,怎么也不放声。你要是有个三场两短,别算在我头上……”我急忙跑了过去,还好,和之前一样,子弹贴着罗四维脸蛋飞过去,看着罗老四流了半脸的血,却没有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