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七章 惊变

第三十七章 惊变

  “别想给我下套,是安史之乱里面有我,还是这墓里面有我。问得着我吗?”吴老二白了罗四维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我一直和吕万年勾连着。真要是那样的话,在手里我会就沈炼,刚才会救你罗老四?你们都死绝了,才能保住这里,我说的没错吧?”

  “说两句你怎么还急了?”罗四维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吴老二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哥们儿也经历过安史之乱,这不想找个岁数大点的问问吗?咱们这四个人你们你岁数最大,不问问你问谁?”

  “放屁,岁数再大能经历过一千多年的事儿?”吴老二冲着罗四维啐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看在你们罗家送的一千两黄金,还存在你家的份上。我有好好的小寡妇不撩哧,来这里拼什么命。亏我还救过你们俩的小命,呸!俩小白眼狼……”

  从在火车上遇到吴道义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发火。当下我急忙过来打圆场:“怎么还把我带上了?吴老二你过了啊,我心里一直是向着你的。罗老四你也是,安史之乱的事你问吴老二?他一个过气的老道,能知道个六?行了,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一人少说一句啊……没事在坟地下面干仗,我也是服了你们俩。”

  说完之后,我继续岔开话题。指着供桌上的灵位说道:“老四,这还是不对,这不是供桌吗?怎么连点贡品都没有?就算这里的主人真是李猪儿,他废了那么大的心思把安禄山和史思明的尸骨都运来了,还在乎那仨瓜俩枣的?”

  “仨瓜俩枣?哥们儿你太小看这里的主人了。上面是摆过贡品的,不是金子就是玉石。这是唐宋两朝对帝王的规矩。”听了我这话,罗四维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想想,之前谁来过这里?葛家爷们儿贼不走空,那些东西都进了他们的口袋。”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原地转了一圈。随后指着左右两个出口,再次说道:“看到这俩出口了吗?这是原本墓图上有的,一个是直通上面河道的进水口,另外一个是向下出水口。防着真有淘沙客进来,只要触发了机关,河水便会把下面几层灌满。到时候就算是天下第一的淘沙客来,也没有办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嘿嘿一笑,看了我们三个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进水应该是被堵死了,那正好可以顺着排水口进到下一层去。估计这里的墓主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他这一番改造,才会露出这么大的破绽来。要不就我们几个,一层一层的砸下去,估计再有三五天也到不了最下面一层。继续走吧,运气不好的话,还能遇到葛家那三块料……”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已经转身向着左边的出口方向走了过去。我和赵连乙、吴老二跟在他的身后,知道这里凶险,尽量的踩着罗老四的脚印走。

  走到了出口的位置,罗四维停下了脚步。举着手电筒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沙土地面之后,回头说道:“运气不错,葛家三块料没从这里走。要不然的话还要费脑筋怎么甩开他们……这里的路要小心了,跟着我贴墙走。里面一定有机关,不是我们罗家的手艺,出事我可救不了你们……”

  罗四维将身体紧紧的贴在墙上,随后开始向着尽头走去。看着他都小心翼翼的,我们三个人也不敢说话。学着他的样子,一点一点的挪着。自从在蛤蟆嘴遇见罗老四,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紧张的。看起来淘沙这碗饭也不好吃……

  差不多走了二十多分钟,前面的地面发生了变化。沙土变成了石头地面,这时候,罗四维才算松了口气,说道:“前面的地面是天然的,就算是我们罗家也没有本事在这里布下机关。放心走……”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罗四维的声音突然有些发颤。随后继续说道:“往回走……小心一点,不过一定要快。要不然的话哥们儿我可能就要先走一步了……”

  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我正要问两句的时候,突然看到罗老四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蓬。顺着他的目光将手电筒举了起来,就见头顶上搭了几十根石柱。上面密密麻麻的盘了数不清的黑蛇紫蚺,个头大的比我都要高大……

  刚才已经被紫蚺吓过一次了,原本以为就这么一条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想不到这墓穴竟然是它们的老窝……

  这时候吴老二和赵连乙也顺着手电光芒看到了头顶上的紫蚺,吓得吴道义的身体紧绷了起来。随后就见两条白沫好像鼻涕一样的从鼻子里面流了出来,随后他压着牙对跟在最后的赵连乙说道:“小赵……你可快点,我坚持不了多一会……说抽就抽了……”

  你不是扮猪吃老虎的高人吗?说抽就抽是什么意思……看着吴老二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我心里也有些糊涂,他到底是装的,还是原本就是抽风的毛病。

  这时候,赵连乙急忙向着外面挪了过去。他虽然上过战场,可是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当下动作有些大了一点,赵连乙的脚踩到了沙土地面。随后对面墙壁上射出来一支利箭,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他踩在沙土地面的那只脚……

  这一箭伤到了脚骨,赵连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叫出声来。还是惊动了头顶上的紫蚺们,原本它们好像睡着一样一动不动。这时候已经开始在石柱上面游来游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罗四维是行家,立即就明白了过来:“是血腥气刺激到它们了,快走,要不一个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老二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了起来,顺着他的鼻孔和嘴巴不停有白沫流淌了出来。

  就在我打算把吴老二背起来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一阵河流倾泻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