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三章 水下惊魂

第二十三章 水下惊魂

  我两只手使劲,抓着铁链不停向前行进着。不多时便到了铁链当中,这时候气力有些不足,就在我准备停一下喘口气的时候,发现绑在身后的人皮筏子有些松动,正在一点一点向着左侧的位置挪动。
  
  在我身后的罗四维也发现了人皮筏子有所滑动,他在后面大声喊道:“哥们儿,你得快点了。后面的筏子没绑好,小心……”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河面上突然掀起了一道水浪,向着我们这边打了过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水浪已经打在了身上,将原本已经滑动的人皮筏子冲到了我身体的左边。
  
  身下的皮筏突然变了位置,我的身体一坠险些掉进河里。当下我一只手抓住了铁链,另外一只手想要将人皮筏子扶正。就在我抓住了筏子,准备将它按到身下的时候,转头看到了这人皮筏子的脸……
  
  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皮,只是她的头发已经掉光。嘴巴、鼻孔和两只眼睛都被人用针线缝合了起来,可能刚才葛家儿子吹的太胀,加上被河水泡过的缘故。缝在人皮两只眼睛的线已经崩掉,一堆灰白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我……
  
  突然之间看到这个,吓得我差一点松手落在了水里。当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将这个人皮筏子从身上扯了下来扔到了河水当中。扔掉了人皮筏子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继续抓着铁链前行。
  
  那个被我扔到水里的人皮也不漂走,就在我的身下漂浮着。随着我一点一点前行,它也慢悠悠向着前面黑窟窿的位置漂去。伸出来的两只胳膊还时不时的‘打’了我后背几下……
  
  我被这人皮搅得心烦气乱,不把她弄走恐怕是到不到对面了。当下我再次空出来一只手,回身想要抓住这人皮,把她远远的丢出去。就在我回头的一瞬间,见到这人皮筏子的脸上竟然挤出来一个‘笑’的表情来。
  
  我心里大骇,急忙伸手想要把她推到远处。没有想到的是,人皮筏子两只手绑着铁丝竟然勾住了我的衣袖。随着河面上又一道水浪打过来,我竟然被这人皮筏子拽着,拖向远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另外一只手从铁链上滑开,随后整个人落入到了水中。
  
  落水之后我拼命的挣扎,想要扶起来再次抓住铁链。越挣扎反而和那人皮纠缠在了一起,最后人皮筏子竟然到了我的身后。她好像活了一样,两只手臂竟然从背后别住了我的胳膊,从其他人的眼里,好像我正在背着这个人皮筏子一样。
  
  原本不管是什么皮的筏子都是有浮力的,可是现在我背后的人皮筏子却好像突然灌了铅一样。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拉着我一起沉入水底,在挣扎的过程当中,我看到从河底不停的漂浮出来一个一个人影。它们竟然拖着人皮筏子,想要将我们一起拖进河底……
  
  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懵了,耳边能听到罗四维的呼救声,却没有一个人下来救我。片刻之后我的身子已经完全进到了水里,脑中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个人跳进了水里,好像一条大鱼一样的游到了我的身边。这人一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将那人皮筏子从我身上拽掉。随后拉着我快速的向着水面漂浮……
  
  这时候,那些抓着人皮筏子的人影放弃了人皮,一个一个向着我和那个人冲了过来。那人先一把将我推向了水面,随后回身从身上掏出来什么东西扔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水底爆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我从水里顶了出来。出水的位置正好是铁链终点,赵连乙手急眼快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随后和葛家儿子一起把我拖了进去……
  
  死里逃生之后,回想刚才的经历,我心里还一直在哆嗦。片刻之后,看到罗四维也顺着铁链爬了进来。看到正在一口一口吐水的我之后,说道:“哥们儿你可吓死我了,我在后面还想抓一把,可惜差了一点让你遭这么大的罪……”
  
  这时候我也吐的差不多了,听罗四维的意思好像不是刚才救了我的那个人。缓了口气之后,对着他说道:“刚才不是你救的我?老四,不是你还能是……”
  
  “是你师叔吴老二……”罗四维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洞口一眼,见到他说的那个人还没有进来,这才继续说道:“哥们儿我本来要下水救你的,可是吴老二比我快了一步。这水太浑我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后来水底下突然炸了,你被水浪掀了出来……”
  
  “可要了命了,早知道这样再给我俩小寡妇,我也不来了……”这时候,浑身上下湿透了的吴老二也进了洞里。进来之后他就倒在了地上,吐了几口水之后,继续说道:“不行了……刚才在水里差点抽了,幸好我的水性好。要不然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吴道义了,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的小寡妇,我可不能现在就死……”
  
  刚才是吴老二救的我?回想刚才水底的人影,还真有几分他的样子。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那时随时随地都能抽风的吴道义,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当下我试探着说道:“师……叔,刚才是你下水救的我?”
  
  “别客气,我也是手一松就掉下去了。看着你也在水里就拉了一把,要是真有心想要谢谢我的话,回家打听一下,家里亲戚有没有死了老头的。”吴老二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对着我继续说道:“从你师父那里论,我也是你个长辈。要是亲上加亲,我也不介意给你做个姑父、姐夫和妹夫啥的……”
  
  我冲着他啐了一口,说道:“家里倒是有个远方老祖去年走的,他老伴今年九十一了。吴老二你只要不嫌弃我那个太奶奶瘫在床上十几年,给她端屎端尿,我倒是不介意管你叫几声老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