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九章 葛家

第十九章 葛家

  虽然干上了捞尸人,不过葛家还是以渔夫自称,平时到河里打上几尾鱼,带到集市上买了。有人买就算添一户酒钱,没人卖晚上便带回家添一道菜。也不指望打鱼能养家,只是算一种消遣。
  
  到了每年黄河汛期的时候,葛家人便开始正经的忙碌了起来。也就是六七天的功夫,将水里的浮尸都捞了上来之后,挣下几百大洋,也算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富户了。
  
  虽然挣了钱,不过葛家男人却被越描越黑。有人说当年葛地根被河水冲走之后,是吃了死人才活下来的。也是因为吃了死人,才会被河底的水鬼当成了同类,并没有把他也拖下水淹死。葛家孩子也是从小吃死人肉,才会子承父业干了捞尸人这一行。
  
  吃死人这个名声传出去之后,葛地根独子葛天狗娶媳妇变成了难题。方圆百里之内,谁家的姑娘也不敢嫁给葛家。就算那种穷极了的人家,宁可把女娃送到妓院,也不敢嫁给葛家。无奈之下,葛地根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太原,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大姑娘,算是让葛天狗娶上了媳妇。
  
  没有想到的是,葛天狗这老婆剩下了儿子葛雄之后不久便发了疯。疯了没几年有人亲眼见到黄河汛期到了的时候,葛天狗的老婆从葛家冲了出来。一猛子扎进了龙口山的河水当中,当场淹死。还是葛天狗亲自捞出了自己老婆的身体,这件事也刺激了葛地根的老婆,当年年底,听说那个老太太见了儿媳妇的冤魂,大年二十八被活活吓死了……
  
  从此之后,葛家便老少三代三个光棍一起过活。好在家里挣下的钱不少,而且他们祖孙三人也没有什么吃喝嫖赌的嗜好。日子越过越殷实,葛雄长大之后也在太原买了三个媳妇,到了他这一代的时候破了三代单传,一个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我们在河边看到的年轻后生,就是葛雄的二儿子。
  
  听完了掌柜的诉说,羊肉也炖好了。当下大块炖肉端上来,配上了腌萝卜和山西特有的酸菜,好吃的根本停不下来。
  
  “你们这些城里仍也是好胃口,听咧那么恶心的事情,还能吃哈这么多肉。”见到我们吃的欢畅,掌柜的也很是高兴。叫来伙计沏上了酽茶,陪着我们继续聊天:“你们听额的话,全运城的人都知道,葛家的人不能接触……”
  
  “不接触我们怎么把同学的尸首带回去?”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又掏出来几块大洋,放在了掌柜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麻烦你让伙计带我们去葛家一趟,我们就去问问那同学的下落。不会和他打连连的。”
  
  看到了大洋,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这时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不过天色也彻底的黑了下来。掌柜的喊过来小伙计,让他带路领着我们去葛家。
  
  听到要带我们几个外地人去找葛雄,小伙计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胆怯怯的说道:“掌柜,天都黑啦。还是明天去……”
  
  没等小伙计说完,罗四维掏出来一枚大洋扔给了他,说道:“这个赏你,带着我们到了葛家,再赏你一块大洋。不用你进去,看见了葛家的房子指出来就行……”
  
  这样的小地方,大洋是个稀罕物。小伙计将大洋攥在了手心里,当下胆气也壮了。忙不迭的去替我们套马车,等到我们四个人走出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了。
  
  我向掌柜的借了两个手提油灯,赵连乙驾驶马车按着小伙计手指的方向行驶了过去。差不多二十来分钟之后,小伙计叫住了马车,指着远处的一座大院子,说道:“那里就是葛家咧,剩啥几步路额就不去了……”
  
  看着小伙计的脸色有点发白,还是不肯走在等着属于他的那块大洋。我轻声一笑,掏出来十枚大洋,塞进了小伙计的怀里,说道:“这个拿去买糖吃,你们老板问就说我只给了一块。一块大洋还无所谓,多了的话他就好惦记了。”
  
  一块大洋已经是想不到了,现在又给了他十块。小家伙犹豫了一下之后,一把抓过了大洋,随后转身就跑。跑出去老远才想起来回头冲着我鞠躬,吼了一声:“谢谢咧……”喊完这一嗓子之后,再次转身向着客栈的方向跑了过去。
  
  “吓我一跳,这小子毛毛躁躁的。罗四维笑骂了一声之后,对着我继续说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菩萨心肠。还知道让这小子不要露白……”
  
  “看见他就想起来我小时候了,跟这个师父干这干那的。做梦都想有个进庙上香的,能偷摸个我个块八毛的。能买块糖吃我也就知足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抬头向着远处的大宅子张望了一眼。
  
  这座大宅子有点冷清,周围的房子都空了。看着应该是知道了房子被葛家买去之后,周围的邻居都搬走了。在黑夜当中只有面前的大宅子还亮着灯火,看上去多少有点瘆人。吴老二摇了摇头,说道:“这像不像是聊斋里面的哪个故事,里面有个漂漂亮亮的小寡妇。和她睡一觉之后,第二天这里就变成孤坟了。”
  
  “到底是吴老二,这辈子你都离不开小寡妇了。”罗四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以后,让赵连乙驾车到了大宅子门口。随后罗老四亲自跳下车叫门:“家里有人吗?我们来找葛雄做买卖了。开开门,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大买卖……”
  
  “叫甚咧……仍都睡哈了,有买卖明天再谈莫……”大门里面响起来一个年轻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五十块大洋,明天来的时候带上。拿咧钱额大就下河捞人去……”
  
  “等不到明天了,哥们儿你从门缝里看,我给你看点好东西……”说话的时候,罗四维从怀里摸出来一根金条,摆在门缝的位置,说道:“这是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