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七章 捞尸人

第十七章 捞尸人

  还没等我们几个人说话,河上已经划过来两条小船。前面那艘船跳下来一个十八九的后生,手里端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来侍候半大老头更衣。
  
  这时候,后面那艘船上也跳下来四五个男女。他们表情沉重的走到了老头的附近,伸着脖子看了一眼那具被泡走了形的尸体。看起来像是死尸的家属,之前已经见过几次类似的场景了。不过这死尸在水里泡的又涨又白,他们也不敢肯定这个就是自己家的孩子。
  
  老头子换好了衣服之后,又从后生的手里接过了烟袋锅。点上抽了两口,随后伸手在死尸的脖子下面拉出来一个银锁链。见到了银锁链之后,那几个男女这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额地娃啊……和你说莫下河,莫下河,你咋就是不听咧……额地娃,你不在咧,额可咋办……”
  
  老头子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向后退了几步,蹲在河边上继续“吧嗒吧嗒”的抽起了烟。等到一袋烟抽完,老头子甩了甩烟袋锅子,随后咳嗽了一声。
  
  听到了老头子的咳嗽,那几个亲属当中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他擦了擦眼泪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布袋来。塞进了老头子的怀里,说道:“谢谢咧、谢谢咧,一点心意,买包茶叶喝……”
  
  老头子面无表情的接过了布袋,在手里掂了掂之后,说道:“莫事,乡里乡亲地,莫哈……回去和家里仍说一哈,娃额给你们捞上来咧,不过娃死地冤屈,身上带着戾气么。回去找一哈和尚、道士超度超度,要不然地话伤人咧……”
  
  老头子的话有些分量,当下中年人连连点头。又客气了几句之后,这才和其他的家属一起,将那具泡涨的尸体放到了船上。从有到尾,除了这个中年人之外,其余的家属连正眼都不敢去看老头子,刻意的和他拉开了距离。
  
  老头子也习惯了,他将口袋塞进了衣服里之后,又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见到我们没有离开的意思,老头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咋不走咧,外地仍没听过龙口山闹鬼莫?小心被水鬼缠上,那额也救不了你们……”
  
  “爷们儿,我们几个确实是外地人,就是奔着爷们儿你来的。你尝尝我这个,骆驼,美国货……”说话的时候,罗四维从怀里摸出来一包香烟,抽出来一根香烟递给了老头子。
  
  老头子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没有禁得住美国香烟的诱惑。接过来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顺手夹在了耳朵上。这才说道:“你们外地娃娃不知道这里的厉害,快回吧,这里一旦太阳下山,可邪着咧……”
  
  看起来这老头子就是客栈掌柜口中的捞尸人了,罗四维将手里整包香烟都塞在了老头子的手里,说道:“就是邪才要麻烦你老人家,我们几个都是北平大学历史系的学生。看见那个年纪大点的吗(吴老二)?那是我们教授,我们听说这里有一个沙河口的所在,打听了多少人,都说在这一片干捞尸买卖的人知道……”
  
  听到罗四维说到沙河口的时候,老头子脸上的表情便变的不自然起来。没等罗老四说完,他将手里的香烟扔给了罗老四,说道:“甚沙河口,莫听说过……狗娃子,走咧……回家预备一哈,这几天还要死仍咧,外地仍,回不去咧……”
  
  说完之后,老头子背上了双手,回身一个箭步窜到了停在岸边的小船上,随后那个小伙计也跟着上了船。撑起了船篙几下便离开了岸边,向着河对岸行驶了过去。
  
  “老四,吃瘪了吧?”看着罗四维还在盯着远去的小船,我过来给他个台阶,继续说道:“这个沙河口是个什么地方?之前好像听你说过一次,咱们不是要去龙口山的倒九仙吗?怎么又扯出来一个沙河口?”
  
  “沙河口是进入倒九仙的必经之路……”看到小船已经模糊不清之后,罗四维才将目光收了回来。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沙河口是唐末墓图的原名,一千多年过去早应该改了名字。能知道沙河口的,这个老家伙不简单……”
  
  这时候,赵连乙也开了口:“这个人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叫吕万年手下的人?姓吕的把他安置在这里,就等着买好了炸药之后一起进去盗墓?”
  
  “这个不好说,之前有一个赵老蔫巴了,也不差多一个捞尸人了。”罗四维看了一眼远处慢慢飞移过来的乌云,继续说道:“这里是聚阴地,的确是阴天下雨不是该来的地方。咱们先回客栈吃顿肉,顺便向客栈老板打听一下这个捞尸人的来历……”
  
  这天气说变就变,我们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可是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阴沉了下来,好像随时都会下雨。趁着雨还没有下起来,我们几个人乘坐马车及时回到了客栈。
  
  看到我们回来,掌柜的哈哈一笑,,说道:“额还在说,你们别淋到雨咧。刚说完你们就回来咧,回屋休息一哈,羊肉熟了额喊你们下来吃……”
  
  “羊肉不着急,老板跟你打听个人,说这边有个捞尸人,他家怎么走?”看着掌柜的有些迟疑,罗四维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也是个事儿,我们同学去年就来了运城,一直没回去。我们这次也是来找找他的,我们那个同学学体育的,专门练游泳叫做吴道义,估计是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厉害,淹死在河里了。刚刚听你说这里有个捞尸人,我们想去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尸首,回去也好和他爹妈有个交代。”
  
  听到罗四维说到了自己的名字,吴老二气的一翻白眼,随后也跟着说了一句:“是,吴道义有个干儿子叫罗海山,天天哭着喊着我们帮他找爸爸。”
  
  “你们城里仍真是客气,大学生就开始收干儿子了?”掌柜的有些诧异的说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你们要找的是葛雄,听额一句,这仍你们还是莫要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