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六章 黄河鬼话

第十六章 黄河鬼话

  下了火车之后,赵连乙找了两架马车,将火车里面的东西搬运到了车上。原本以为罗四维会去运城城内,稍作休息之后再去找那个叫做龙口山的所在。
  
  没有想到罗四维临时变了地址,让马车夫载着我们去往一个叫做天阳县的小县城。这一路上,我曾经不止一次询问过罗老四有关倒九仙的事情,他总是推脱对那张墓图有些模糊,只有到了现场才会辨认出来,现在看起来罗四维还是没有说实话。
  
  到了天阳县城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我们几个人在当地找了最大的一座客栈住下,赵连乙买下了一架马车代步,停在客栈里面喂上草料。一路上劳累也懒得出去吃饭,就在客栈的大堂里要了几个菜,然后每人一碗热呼呼的羊肉泡馍。当时也是真饿了,四个人吃的满头大汗。盘子、碗都见了底,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
  
  罗四维叫过来客栈掌柜,给了他两块大洋的饭钱。随后笑嘻嘻的说道:“老板,好手艺啊。你这手艺在哪都能吃碗饱饭,别在这里干了,去北平、上海开店去,保准回头客乌央乌央的……”
  
  “客仍你莫开玩笑啦,额这个手艺咋出去见仍。”客栈掌柜的次着一嘴黄板牙,哈哈一笑之后,用山西官话继续说道:“你们喜欢吃,晚上额再给你们炖羊肉。保准吃的欢喜……”
  
  “羊肉不着急,一会我们几个出去转转,回来再吃。”罗四维笑了一声之后,又掏出来一块大洋放在了掌柜面前的桌子上,继续说道:“掌柜的,打听个事。听说你们有个叫做龙口山的地方,不知道怎么走?”
  
  原本掌柜已经笑呵呵的身手去接大洋了,不过听到了罗老四后面的话之后,他又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板起了面孔,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好端端地,你们去什嘛龙口山。额是为你们好……额哈你们说,那个地方闹鬼么……”
  
  “闹鬼?”罗四维听到闹鬼之后眼睛反而一亮,当下有掏出来一把大洋,一个一个的摆在了掌柜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我们哥几个就喜欢听鬼故事,老板你说说嘛,我们几个都是北平的大学生,就喜欢听鬼鬼神神的故事。”
  
  看到罗四维又掏出来一把大洋,原本板起脸来的老板又有了笑容。我们四个人对他来说就是大财主了,平时一个月也挣不了这么多的大洋。收好了这些钱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是外来的不知道,额们当地仍见过好多次了,那个闹鬼,闹水鬼……”
  
  根据这位掌柜的所说,龙口山叫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山包。山下被黄河支流环绕,一到汛期周围有被黄河水淹死的人,过不了几天保准漂在龙口山附近的水域当中。只不过寻常人想要过去捞尸,十有八九会被河里的暗流卷走。只有当地一户人家,每到这个时候便会做捞尸人的买卖,发上一笔横财。
  
  前年黄河发大水,附近百余里淹死了五六十口子人。结果这户人家也是心黑,一具死尸买了十块大洋。剩下七八具无主的尸体也找了县长,五十块大洋打包捞了出来。
  
  这个还是题外话,这附近有不少人是仗着在水里打鱼为生。每到天气不好,阴云密布的时候。总能在龙口山附近见到一些模模糊糊的人影,这时候要赶紧调转船头向回划。如果动作慢了的话,便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拖着渔船往龙口山那边走。多少次远处的渔船看到有船被拖进了龙口山的水域,第二天尸体便漂浮在了水面上……
  
  掌柜的最后说道:“听额的话,你们几个娃娃不要去那里,去运城玩几天,就赶紧回啥。”
  
  罗四维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那么危险就算了,不过老板你还是指一下龙口山的位置,别我们瞎转悠,真到了哪里,在被水鬼迷了。”
  
  这掌柜的是个热心肠,当下拉着我们几个人出了客栈,随后指向西北的一处所在,说道:“就是那里了,你们千万不要去,会死仍的……”
  
  当下我们几个道谢之后便离开了客栈,坐上了马车绕了一圈随后向着龙口山的位置走了过去。刚才听的鬼故事让赵连乙心里有些发毛,对着罗四维说道:“你说闹鬼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事有点邪性……”
  
  “老赵,这个就叫做聚阴地了。”罗四维回头冲着赵连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按着老话讲,埋在这里的人会弥补死前亏欠的德行。引来其他的死尸,用他们的德行来弥补自己的亏欠,这个正是一个上佳好穴。”
  
  听了罗四维的话,我也跟着说了几句:“老四,就算你知道龙口山,可是也未必能一眼找到那个墓寝的位置吧?我听说你们淘沙的都有口诀,什么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的……”
  
  “那个是唐代杨筠松的《撼龙经》的点穴书,对我们罗家人来说不值一提。我们修炼了上千年的墓寝,有自己慧眼点穴的法子。”罗四维说到这里,已经看到了远处出现了一条河流。当下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撼龙经》是个看风水的就会背,真有用的话,那天下所有的大墓都可以靠它发现了。那个就是背着挺顺溜的,没啥大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这架马车出了一片草丛,随后见到了一条大河,河面百八十米。远处能看到有羊皮筏子可以载人过河,河里没有什么船,偶尔能看到几艘路过的渔船,船上的渔夫都是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大太阳当头照这些人也会吓成这样,看起来那位掌柜的没有胡说。
  
  马车到了距离河边五十多米的时候,突然嘶叫了一声,随后说什么也不继续往里面走了。就在我们四个人想办法拖着它进去的时候,一个光着膀子的半大老头从水里走了过来。站在河口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我们几个人大吼道:“你们是哪家的娃?找死莫,还不赶快回家……”
  
  这时候,我们回头才发现,这个人只穿了个裤衩。脚脖子上绑着一根草绳,草绳那一头绑着一具已经泡涨了的尸体,尸体的身子还在水里,一上一下的漂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