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大火

第八章 大火

  就在老头子要带着我们冲上去的时候,三楼的窗户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距离太远加上夜色太黑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不过还是能看明白他站在窗台上正在注视着我们这几个人。

  这时候,趴在门口的两个人突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他们俩目光呆滞,动作看着要多古怪便有多古怪。看到了两个罗家人起身之后,老头子反而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抽动了一下鼻子之后,说道:“他们俩身上没有生人味了,好手段。是行家啊……”

  这时候,面前一个年轻人人张开了嘴巴,却发出来中年人说话的声音:“罗永烈就是罗永烈,我骗过了这个罗家,还是瞒不过你的眼睛。到底是做过十三年罗海山的人……”

  老头子罗永烈冷笑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窗户,对着正在窗边注视我们的那个人说道:“别拍马屁了,打个商量……只要你不动上面的墓图,我罗家藏宝阁里面的东西分你一半。如果上面少了一张墓图,那我也分出来一半的藏宝,作为对你的悬赏……就算你逃到了天涯海角,背后也会有人追杀……”

  “说好的……”另外一个年轻人也开了口,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发出来那个中年人的声音来:“在你悬赏我的性命之前,看看能保住几张墓图吧。”说话的时候,窗户里面火光现起,与此同时,那人将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我们继续说道:“动作快点,或许还能保住一两张墓图……”

  见到三楼着火,老头子好像疯了一样向着三楼的位置扑了过去,门口两个人鬼魅一样的拦在了他的身前。罗永烈也顾不上这些都是自己族中的晚辈了,手腕子一翻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柄短刀,看样式和罗四维身上那把一模一样……

  短刀在手,老头子对着面前一个年轻人的脖子扎了下去。那人也不躲,任由短刀刺进了自己的脖子。同时伸手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大爷爷,完全不顾脖子上好像涌泉一样冒出来的鲜血。

  罗永烈脑袋受伤还没好,加上年纪大了这些年没有动拳脚,被晚辈抱住之后竟然无法脱身。这时候,另外一个年轻人也跟了上来,他也是一样的动作。仅仅抱住了罗永烈,看着短刀从自己同伴的脖子上拔出来之后,又刺进了自己的咽喉。两个人受的都是致命伤,却丝毫没有受伤倒下的意思,他们俩任由老头子在自己身上不停的动刀,只是默默的抱着这个罗家的临时当家人。

  这时候,赵连乙已经将自己的手枪掏了出来,准备过来帮老头子一把。却被罗永烈拒绝:“来不及了,不用管我……快点上去!只要能保住上面的墓图,罗家一半的藏宝就是你们的。我让罗四维做下一代的罗海山,只要你们能保住墓图……”

  赵连乙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我。看着三楼的火势已经起来,心想看着罗老四的份上,能救几张图就救几张。也算是报了当初在蛤蟆嘴的救命之恩,我和赵连乙身上都有手枪,神仙难躲一溜烟,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抵不过枪子。

  “就当帮罗老四了,我们上去……”说话的时候,我也掏出了手枪,和赵连乙一起顺着楼梯冲了上去。吴老二想要帮着罗永烈掰开两个年轻人的手,只是他使劲了全身的气力,也没有掰开。无奈之下只能跟着我们一起上了楼……

  赵连乙顾忌我的安全,他冲在了最前面。上到了二楼之后,看到这里摆了十几个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卷轴,看起来每一个卷轴都是一张墓图。这时候,楼下传来了罗永烈的声音来:“不用管二楼的墓图,去三楼,一定要保住三楼的墓图……”

  当下我和赵连乙到了前往三楼的楼梯前,上面已经是火光一片,浓烟顺着楼梯口不断的冒了出来。我们俩一咬牙爬着楼梯窜了上去,没有想到的是,上去之后我的眼前突然一黑,竟然又回到了一楼的楼梯口。

  刚才我明明是站在二楼向三楼冲的,怎么上去了反而出现在一楼了?我的面前是赵连乙,他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我们刚才是要上去的吧?怎么到楼下了……”

  “你们俩再干什么!让你们上去护住墓图,怎么下来了?”被两个血葫芦紧紧抱着的罗永烈已经快疯了,他跳着脚的喊道:“再晚就烧光了……只要能救回来一半的墓图,我就把所有罗家的藏宝都给你们。还不去吗?”

  虽然心里已经惊诧到了极点,不过我心里隐隐的有个感觉,刚才站在窗户上的人绝不是外国人,也不是那个孙有禄。这个人我认识,要不然的话刚才火光亮起来的话,他也不会将身子背对过去,明显就是不想被我认出来。他真想害死我的话,也不会绕个圈把我弄下来,刚才在上面便已经动手了。

  仗着这个,我和赵连乙再次跑到了二楼。上来之后见到吴老二撅着屁股待在去往三楼的楼梯上,伸着脖子向上张望,却不敢上去查看。听到我们重新从下面上来的声音之后还被吓了一跳,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们俩从上面跳下去的?这也太快了……

  小时候,在沈家堡听说过遇到鬼打墙的解决办法。现在这情形和鬼打墙也差不了多少。当下拉开了吴老二,站在楼梯口一狠心咬破了舌尖,冲着楼梯喷了口血,随后闭眼向着三楼冲了过去。

  等到我再睁眼的时候,这次终于不是一楼楼梯了,眼前火光一片,我来到了三楼。这里摆放了几十个木头架子,上面都挂着用绢帛做底画的图画。后面是无数个长条锦盒,只是现在已经都着了火,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竟然是在蛤蟆嘴见过最后一面的吕万年……

  他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我记得和你说的是,不许你来北平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