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章 渡船

第四章 渡船

  吃罢了早饭之后,我们回到了安排好的房间里休息。罗老四不放心吴老二,当下将他带到了我的房间。虽然昨晚草草的搜过他一次,不过罗四维担心还有什么没搜到的。当着我的面,再次搜查吴道义的衣服和随身携带的行李。
  
  几乎将吴老二扒光,把他身上的衣服和箱子里面倒腾个遍。最后把翻出来的东西都摆在了地板上,一张奉天去往天津的车票,二十几块大洋和几张纸币。两张奉天戏院的票根,一把三弦,一本线装的新鸳鸯蝴蝶派的小说集,剩下的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看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看着这些物品,没有一样和我在吕万年身上见过的相似,怎么看都不像是我师父的师弟。我心里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误会了这个吴老二。也有可能他就是吕老道用来掩饰身份的陪衬……
  
  我陪着罗四维反复翻找了几次,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随后放弃了在吴道义身上寻找线索:“吴老二,还好意思说你是老道出身?这是正经老道看的东西吗?京华烟雨春梦……呸!牙碜……”
  
  吴老二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王八蛋想做老道,我小时候家里穷,爹妈都是饿死的。三升包谷就把我卖给了吕万年,说我的八字太硬,他做不了我的师父。就代师收徒收了我这个小师弟,要是我命轻点的话,那我和沈炼就要论师兄弟了。”
  
  “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吗?反正我们哥俩也没有看见,你就胡说八道吧。”说完之后,罗四维再次看了看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道:“把你的东西收拾好,白天补一觉,晚上咱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说完之后,他便带着吴老二回了自己的房间。昨晚没怎么合眼,这时候困劲上来。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两点多,就在我迷迷糊糊起来上了个厕所,准备回来继续睡会的时候,见到已经穿戴整齐的罗四维从他的房间走了出来。看见我之后,老四说道:“沈炼,差不多了,收拾一下再吃点东西咱们就要出发了。”
  
  “差不多了?不是说傍晚吗?”我看了罗四维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才刚刚晌午,老四你着什么急?”
  
  “你不知道,我们族宅道远不在北平城里,现在走傍晚正好能到。”罗四维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家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白天睡觉晚上办事。要不然我也不能晚上折腾你们……”
  
  刚刚睡醒,加上早上吃的太饱实在没有什么胃口。当下我回屋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枪带在了身上,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答应了罗四维要去他们族宅作证,我这就一直心绪不宁,好像进了罗家门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带上枪给自己壮壮胆吧……
  
  我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罗四维已经带着满脸愁容的吴老二坐在了大堂里。就连赵连乙和那四个侍卫也已经等候在了这里,大家早饭都吃的有点多,没什么心思吃饭。最后赵连乙让伙计们用油纸包上了几个夹肉烧饼,带着路上饿了好垫吧一口。
  
  上车的时候,看见赵连乙的四个人上了另外一辆车,罗四维便不干了:“姓赵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好了你自己去的,他们四个这算怎么回事?这么一大帮人,我怎么带着回去?”
  
  “他们不进门,就在门口守着。”赵连乙自顾自的上了驾驶室,随后继续说道:“我说的是一个人陪你们进去,也没有路上他们不能陪着一起过来……你再磨蹭的话,来不及傍晚到家了。”
  
  “以为多待几个人,就能记住我们罗家族宅的位置?”罗四维冷笑了一声之后,拉着我和吴老二一起坐到了后排,这才继续说道:“那就随你们的意,看看最后到底能不能记住我们家。开车……”
  
  当下,汽车出城之后,一路向南开去。罗四维眯缝着眼睛给赵连乙指路,我虽然也在北平待过两天,可也没到过这么远的地方。看着这一路越来越荒凉,当下对着罗老四说道:“再往前面走就要到廊坊了吧?老四,你还还好意说自己家在北平?”
  
  “我们祖辈都是这么说的,习惯了。再说要是有个心术不正的,想要知道我们族宅的位置,那就让他在北平找吧。”说话的时候,罗四维还故意的看了后视镜里的赵连乙一眼。
  
  赵连乙也不说话,罗四维让他怎么开就怎么开。差不多五点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一条河边。一条渡船停在了河口,见到了渡船之后,罗四维喊停了车,说道:“到地方了,都下车吧。后面的路咱们要坐船了……”
  
  车子停下之后,他第一个下了车,随后溜溜达达的走到了渡船旁边。渡船上有三个伙计,见到了罗四维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又看了看我们这些陆续下车的人,为首一个冲着罗老四点了点头,说道:“四哥,这是带客人回来了?那件事应该就能定了,兄弟先给你贺喜……”
  
  “事情成了,哥们儿在族宅摆上大酒,到时候没喝吐我可不高兴……”说话的时候,罗四维招手将我们几个招了过去,随后对着渡船上的几个伙计继续说道:“按着规矩来吧……”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其中一个伙计掏出来几个黑色的头套。分给我们每人一个,说道:“各位避避屈,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上了船头套就不能摘了,要是各位自己摘了头套,那对不住就只能把几位往河里扔了……”
  
  赵连乙才明白罗四维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原来这一趟车根本就到不了罗家族宅。而且这船太小,坐不下我们这些人,看起来要分成两次才能带走。而且对岸看不到渡口,还不知道这条船要到什么地方。
  
  这时候,一起来的四个侍卫脸上变了颜色。他们向前几步想要威胁三个伙计驾船,却被赵连乙拦住:“你们四个不要去了,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罗顾问,这样总是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