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 奉天会馆

第三章 奉天会馆

  “是,金贝勒年前亡故的。到底是帅府的顾问,北平城的事情还是瞒不过您的眼睛。”奉天会馆的负责人有些吃惊的看了罗四维一眼,说道:“不过现在的福晋也不是原配,比贝勒爷小三十多岁。现在为了家里那点产业,贝勒府几个孩子已经打成一片,没有了大清国,他们也不服管了。”

  “吴老二,这次你有点过分了昂。”看着满脸愁容的吴道义,我继续说道:“人家是提上裤子不认账,你是往裤子里塞钱。不是我说你,人家孤儿寡母的,你真下得去手。”

  “我说不是我,你们信吗?”吴老二哭丧着脸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是个金寡妇有一腿,可是金贝勒的钱早就被她带回娘家了。现在那几个孩子上门闹,金寡妇这才来了这一手。她是不要脸了,还把我豁了出去。说什么被我引诱失身,还卷走了老金留给她的金银细软……在这娘们儿身上,我也花了百八十个大洋。和寡妇好上不算什么,不过我吴道义还从来没有干过卷包会那么缺德的事情。”

  “你以为和小寡妇搞破鞋,就不缺德了?”罗四维有些鄙视的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对着来迎接的众人说道:“赶紧找个地方吃饭、睡觉,昨晚为了盯着这个臭不要脸的,我一宿都没怎么合眼……”

  算起来我们一行人当中,罗四维这个帅府顾问的官职最大。他都发了话,当下我们便被带出了车站。外面停了三辆汽车,坐上了汽车半个小时左右便到了刑部大街上的奉天会馆。

  奉天会馆是个大四合院,里面带花园和戏台。知道帅府要来北平办公之后,第二进东厢房的几个房间都腾空了出来。我们到达会馆的时候,已经准备了两桌子的京式早点。四个侍卫和会馆管事一桌,我、罗四维和赵连乙,加上一个吴老二坐到了另外一桌。

  早饭没有那么多讲究,坐好之后便开始一顿吃喝起来。昨晚一直担心吴老二逃脱,也没有怎么吃喝,现在见到了一桌子的早饭,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当下顾不得什么,抓起来包子便塞进了嘴里,咬了几口端起来一碗豆腐脑顺了下去。

  就在我们吃喝的时候,一个身穿长衫的男人走到了管事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听了这人的话,管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随后摆手打发走了这个人,这才陪着笑脸对着我说道:“沈秘书,刚刚我派去警察厅等公文的人回来禀报,说负责文书的刘副厅长做完得了痢疾,两三天不能回来办公。您那件事恐怕还要再等上几天,不过您放心,我在警察厅里有人,只要姓刘的一回来,马上就办您那件事情。好事多磨……”

  “那麻烦你们多盯着一点”原本以为通缉令已经撤销了,没有想到还要再等几天。原本还想着去看看以前的老师和同学,现在我哪还敢再进大学的门。当下也没心思再吃东西了,将手里半个夹肉烧饼仍回到了盘子里。

  看着我没有了情绪,罗四维将嘴里的半口豆浆咽下去之后,说道:“没办成依着我看也是件好事,要是事情办的太顺利。咱们一两天就回奉天了,那有什么意思?我还想带着带着你们在北平城到处逛逛,现在天气开始转凉了,去尝尝正经北平的涮羊肉、灸子烤肉……”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赵连乙,随后对着我继续说道:“正好哥们儿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得你和吴老二陪着走一趟……”

  赵连乙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专心致志的将油条掰碎了扔进豆腐脑里,随后用筷子搅了搅,好像喝汤一样将泡着油条的豆腐脑汤喝了下去。看着赵连乙没有反对,罗四维继续说道:“也别等明天,兴许明天那个姓刘的厅长拉完稀就回来了。就今天傍晚,沈炼你白天补补觉,出发的时候我叫你。”

  从头到位赵连乙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看起来他已经默认了。当下我点头说道:“只要现在不去警察厅,你带我去紫禁城都行。晚上跟你出去散散心……”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另外一边的吴老二叹了口气,有些扭捏的说道:“那什么,北平还有我的通缉令,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就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等着你们回来,你们不知道,姓金的那家小子们放话了,说只要在北平城抓住我,哪抓哪骟……你们说多可怕。”

  罗四维看了一眼扭扭捏捏的吴老二,说道:“我看你就是欠骟,吴道义你说你祸害多少小寡妇了?早晚你得挨上这一刀。再说有我们哥俩在,你怕什么?”

  “我也去……”这时候,放下了饭碗的赵连乙擦了擦嘴,继续说道:“大帅让我保护你们的安全,再说这个姓吴的有行刺大帅的嫌疑。我也要防着他逃跑。你们去哪,我就去哪……”

  “老赵,这个不大方便。我带着他们俩也是去办正事的,又不是去茬架,你说你去算什么?”

  “大帅亲口吩咐,你们去哪,我就要跟到哪。军令如山,不能违抗……”

  罗四维的族宅有些忌讳外人过去,带上我和吴老二也是逼不得已。现在听到赵连乙也要跟着一起前往族宅,当下罗老四便一个劲的摇头,说什么也不让赵连乙跟着。赵营长也跟干脆,就一个意思。要么大家一起去,要么谁都不能出去。

  看着他们俩几乎就要呛起来,最后还是我打了圆场:“都少说一句,这样,我和吴老二算是老四你的证人。老赵是我的保镖,我去哪他去哪,保护我的安全。要是你家里人不让他进去,那我也在外面等着。实在不行咱们外面约个地点见面,这总可以吧?

  老赵,晚上你只能自己去啊,不能带枪,带着眼睛就行。这个可以吗?”

  最后在我的调停之下,这两个人总算是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