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章 接站

第二章 接站

  “他自己都说叫沈炼了,你还问姓沈还是姓赵?”罗四维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问你话呢,吕万年在什么地方?”

  “实不相瞒,我也在找吕师兄。”吴老二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我离开二郎庙之后,便一直在外流浪,勉强混口饭吃。后来听说吕师兄得了一笔横财,我还想回去打打秋风。还没等回去,听说师兄已经不在庙里……”

  接下来吴老二面对我和罗四维的问题,都是以“不知道啊……你要是不说,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事……这事吧你们找错人了,找吕万年啊,他一准啥都知道……”这样的话给搪塞了过去。

  罗四维有心让赵连乙吓唬吓唬他,无奈侍卫们刚刚将皮带抽出来,这吴老二便杀猪一样的大喊大叫起来。然后倒在地上开始打滚,就在侍卫们把他架起来的时候,吴道义大叫了一声,随后开始全身抽搐,顺着嘴角开始不停的喷着白沫。

  看着吴老二抽搐起来,我和罗四维都有些手足无措。原本想着无非就是几种结果,要么他耍横的死活都不承认,要么和我们谈条件把事情说出来。谁也没有想到吴老二会突然间抽了……

  看着侍卫们忙手忙脚的给他掐人中,还将弦子把塞进了吴老二嘴里,防着他咬了自己的舌头。好一顿折腾之后,吴道义这才苏醒了过来。幽幽的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说道:“我和你俩说……你们说的啥,我是真不知道啊……我明白了,你们就是找个事由想弄死我。让我死个明白……是谁花的钱?是……谁家的遗孀?”说着,眼睛一红竟然哭了起来……

  “你就作吧,早晚死在小寡妇的手里。”看着他哭哭啼啼的样子,我骂了一句之后,拉着罗四维走到了车厢后面,对着他说道:“老四,碰上这臭不要脸的,这不能打不能骂的,一吓唬就抽风,你有啥好法子没有?”

  “他以为不承认就能混过去?姥姥……”罗四维啐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哥们儿我带着他去族宅见老家,就说吴老二一剑穿了我们上一代罗海山。让那些老家伙去审,正好算是个我把罗海山的遗骸带回去的人证了。”

  从吕万年那里论,我应该管吴老二叫一声师叔的。听了罗四维的话,我心里多少有些同门之情。想着先帮着罗老四坐上罗海山的位置,然后在想办法救走吴老二。毕竟这个只会和小寡妇搞破鞋的小白脸,实在是不像能杀了罗海山的高手。

  商量好之后,罗四维叫过来了赵连乙。告诉他这个吴老二或许有对张大帅不利的举动,只是他牵扯到了机密,我们这些人不方便拷问。先带着他一起前往北平,等着办完差事回到奉天之后,由张大帅亲自审问。

  赵连乙也没有多问,只是让手下看住了这个人之后,便和我们俩回到了后面的座位休息。因为突然闹出这个插曲,我们也没心思喝酒吃肉了。看着车窗外面的夜色,心里都在盼望着早些赶到北平。

  快天亮的时候,我才在座位上眯了一会。刚刚睡着不久,便听到列车员在其他车厢摇铃,嘱咐马上就要到北平站,让在北平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我睁开了眼睛,对面的罗四维还在呼呼大睡。看到前面吴老二还一动不动的坐着,我这才放心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看到我醒过来,赵连乙开口说道:“昨天已经打电报通知东北会馆的人了,他们会在车站接我们。昨天照会北平取消你通缉令的电报是同时发出的,不过按着规矩晚一天之后才会回电。我们先去奉天会馆休息,等北平撤销通缉令的电报发出去之后,再去警察厅送交公文。”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没事,有咱们家大帅撑腰,就算通缉令还挂着,估计也没人敢惹大帅不痛快。不过我们还要在北平多待两天,罗顾问还有点家事要处理。等着办完事之后,咱们再带着吴老二一起回去。”

  赵连乙说道:“这个大帅已经吩咐过了,这一趟北平之行我听你们两位的吩咐。不过大帅还特意嘱咐,你们两位不管去哪,我都要贴身跟随保护。北平不比咱们奉天,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地盘,一旦有什么差错,我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我心里明白说是贴身保护,其实赵连乙和那四个侍卫就是监视我们俩的。我还好说,罗四维一旦跑了,再想找到他那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张作霖还有事情要他做,可不能在北平就把罗老四放跑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车头拉了一个汽笛。随后车速减慢下来,缓缓的驶入到了北平火车站。叫起来罗四维之后,赵连乙吩咐四名侍卫带上了行李,我和罗老四亲自押送着吴老二,一行人从火车上走了下来。

  下车之后,站台上迎过来三四个身穿便装的男人。见到了赵连乙之后,急忙走了过来。为首一人笑着说道:“老赵,你可算到了。这两位就是沈秘书和罗顾问吧?一路上辛苦了,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咱们先回奉天会馆吃饭休息,我安排人等在警察厅,只要撤销通缉令的公文下来,咱们再去也不迟。”

  说话的是奉天会馆的负责人,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吴老二突然开口说道:“什么警察厅?我不去警察厅……姓沈的小子,我知道你师父在哪,只要不去警察厅,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带你们去找吕万年去……”

  这句话说的,我们这些人都愣了一下。奉天会馆负责人身后有人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负责人脸色怪异的看了吴老二一眼,说道:“你就是吴道义?和金贝勒福晋勾搭上,卷走了金贝勒府上的金银细软,还上了通缉令的吴道义?”

  这时候,罗四维插了句嘴:“这个金贝勒福晋是个寡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