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九章 火车上(蛤蟆嘴完结)

第六十九章 火车上(蛤蟆嘴完结)

  想不到托了罗老四的福,我的薪水涨了十几倍。而且张作霖还大笔一挥,又给了一千大洋的差旅费用。只是多了赵连乙和四个侍卫,多多少少有些不太自在。现在我只担心通缉令的事情,这次的名义是去北平警察厅办差。别刚刚进了警察厅,就被认出抓起来了。

  只是我亲爹和二婶那边就有点麻烦了,他们俩一早就被放了出来。只是没有见到他们的宝贝儿子,心里没底就在帅府等着我出来。

  从我嘴里听出来他们儿子去黑省当兵之后,二婶差一点就晕倒在地,随后她就坐在大帅府大门口,开始扯着嗓子哭嚎起来。惹得往来大帅府的人都驻足观望,看着帅府里面有侍卫出来,我急忙对着他们两口子说道:“你们俩现在闹,那就是给你们儿子招祸。要是现在回家去,我还能想想办法。托人想办法再给你们儿子换个安全一点的防区,想沈中平现在就被枪毙,那就继续闹腾吧……”

  我这几句话起了作用,我亲爹搀扶着哭成泪人的老婆回了家。回去的路上,他对着我说道:“沈炼啊,怎么说中平也是你弟弟。我知道那个熊玩意儿不是个东西,不过看在同胞骨肉的份上。你可别看着他出事……”

  “叔儿,都是你儿子,你可别有偏有向啊。”看着我亲爹满脸愁容的样子,罗四维打了个哈哈,随后继续说道:“祸是你那个败家儿子惹的,要不是大帅开明看出来就是点家务事。今天你们家大儿子就要吃枪子了,到时候你能弄死你小儿子给沈炼报仇吗?那娘们儿你闭嘴!别找不自在啊,哥们儿我现在是大帅的顾问。你嘴里敢吐脏字,我就让人把你们败家儿子送去剿匪。”

  二婶听到罗四维骂他儿子,便想要和罗老四拼命。没有想到还没等开口,就被这小子看出来,几句话便将她顶了回去。当时东北遍地土匪,东北军动不动就要拉出去剿匪。只是深山老林的土匪熟悉地形,加上练就的一手好枪法,去剿匪的东北军经常有较大的伤亡。

  “行啦,你们俩先回家,我和老四要出趟远差,过几天才能回来。”说话的时候,将身上带着的十几块大洋都掏了出来,给了我亲爹,随后继续说道:“回来之后我就想想办法,趁着大帅心情好的时候,再说说把你们家老大放回来。不过说好就这一次,你们老大再惹出来什么祸,你们自己想办法……”说完之后,我拉着罗四维回身回了帅府。

  原本想着回去拿几件换洗衣服的,可实在受不了他们两口子哭哭啼啼的样子。当下和罗四维回到了帅府,去侍卫室借了两套便衣,也给罗四维换上了一套。随后拿着条子取了二百大洋,剩下的钱换成支票带在了身上。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带上了手枪。虽然有赵连乙带人护卫,不过谁知道这一路上能遇到什么事情,带上枪多少心里求个安慰。

  等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帅府派车将我和罗四维送到了火车站。赵连乙带着四名便衣侍卫已经守在了这里,看着我和罗四维从车上下来之后,他急忙迎了过来,陪着笑脸说道:“沈秘书、罗顾问,昨晚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两位不要往心里去,事情牵扯到了大帅,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这有啥的,没有赵营长你的引荐,我罗老四也混不上帅府顾问这个差事。”罗四维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一路上还要靠兄弟们保着,等着到了北平兄弟我做东。咱们聚丰楼摆一桌,到时候不吐不归……”

  “老四你就胡说吧,凭什么把那么多好吃的再吐出来?”我也跟着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赵连乙说道:“也是托了赵营长你的福,兄弟我在北平的通缉令才能销了。顺便也教训一下家里的亲戚,省的他们以后给我惹出来更大的祸事来。”

  听到了和罗四维都没有生气的意思,赵连乙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让人叫来了车站的站长,亲自送我们上了前往北平的火车。

  站长知道我们都是帅府的人,点头哈腰的十分恭敬。带着我们上了火车之后,说道:“几位长官,今天只有这一趟前往出关的火车。我们接到通知的时候晚了,来不及给您几位单独挂一个车厢。几位就避避屈,在普通车厢忍一宿,第二天就到北平城了。”

  站长说话的时候,车厢里面已经开始上客了。最后三排被我们包了,几个穿戴讲究的妇人坐在我们前面,听她们几个说话的意思,这几个妇人是结拜的姐妹。她们的男人都是奉天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一个刚刚死了男人,其他的妇人是陪着她去北平散心的。因为想说几句悄悄话,就把侍候的佣人都赶到了另外一节车厢。

  眼看着火车就要开动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急急忙忙的上了车。这人中等身材,梳了一个背头,头发一丝不乱。长了一双笑眼,就算板着脸也带了两分笑意。手里拎着一个藤条箱子,背后背了一把三弦……

  这人上车之后,有意无意的和我打了个对眼。随后冲着我微微点头,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竟然就坐在那几个妇人的对面。因为这人背对着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白衣男子上车不久,火车便缓缓的开动了。我和罗四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了闲话,那几个侍卫们从箱子里取出来烧鸡、猪蹄之类的酒菜,赵连乙掏出来一瓶老烧锅。笑着对我们说道:“一宿呢,咱们吃点喝点就睡觉,醒了就到北平……”

  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前面那几个妇人突然哄笑了起来。刚刚上车的白衣男人这点功夫便和她们打成了一片,好像是说了个笑话,惹的女人们大笑了起来。

  一开始我们这些人也没在意,当下撕烧鸡、啃猪蹄的吃喝了起来。刚刚一起碰了个杯,正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有人谈起了弦子,随后有人清了清嗓子,唱道:“大姑娘抓几把——瓜子啊,小伙子露出来黑毛——裤呐……”

  随着这一声唱,惹的车厢里众人哄堂大笑起来。这是有人在唱粉戏,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刚才上车的白衣男人在唱。他周围的妇人们被逗得脸都红了起来,却都在等着他唱出下一句。

  只是等了半天,都不见白衣男人继续唱下去,那个刚刚丧父的妇人豁出去喊道:“吴老二,你倒是继续唱啊……”

下一卷:http://minguodaomuwangshi.wddsnxn.org/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