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七章 流放

第六十七章 流放

  当下,我们几个人被带到了帅府。听说我这个大帅的大红人被抓了,留在帅府值班的侍卫和秘书等人都出来看热闹。好在赵连乙还是给了我点面子,将我们几个人分别关押起来,不许闲杂人等打扰。就等着明天张作霖亲自审理这次‘刺杀未遂’的案件。
  
  原本以为怎么也要再折腾一天,到了晚上大帅才有时间管这件事。没有想到天亮之后不久,我被带上了手铐,提到了张作霖的办公室当中。
  
  我被押解过来的时候,张作霖带着老花镜正在看赵连乙对昨晚抓捕的报告书。他也不说话,好像没有看到我被押进来一样,还在慢悠悠的看着报告。想起来那天郎显生被枪毙之前的场面,我心里便开始发毛。等了半天不见张作霖开口问我,索性直接开口说道:“帅爷,我冤枉……”
  
  “妈勒个巴子的,你小兔崽子进来半天不说话,还以为你真要刺杀我。”张作霖将手里的报告仍在了桌子上,随后继续说道:“赵连乙也是个糊涂蛋,你是我的贴身秘书。咱们爷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给你配了手枪。你真有那个心的话,枪打、下毒什么手段使不出来,还用等到现在?”
  
  说到这里,张作霖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踹了我一脚之后,回身坐在了办公桌上,继续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赵连乙怎么把你一家子都给端了。”
  
  “还不是我有个好弟弟……”叹了口气之后,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对着张作霖说了一遍。因为罗四维也被抓了起来,这个不能隐瞒,当下将他是盗墓罗家的后代,想请我进北平帮忙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罗四维……”张作霖沉吟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我记起来了,郎显生的口供里也提到过这个人。他是盗墓王罗海山的孙子,你们能在蛤蟆嘴逃生,多亏了这个人……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抓了罗海山那么久,想不到今天抓到了他的孙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作霖对着押解我的两名士兵说道:“把沈秘书的手铐打开,再把昨晚抓到那个姓罗的请过来。至于剩下的人嘛……侄小子,你说你那个爸爸他们一家要怎么处置?”
  
  想不到张作霖非但一点都没有怀疑我,还要询问我亲爹一家子的处置办法。虽然有些想让他们吃点苦头,不过看在我亲爹的份上,还是忍下来这口气。对着张大帅说道:“帅爷,怎么说小时候我也管他叫过几声爸爸。您要是不怀疑他们一家三口的话,就放他们回去种地吧……”
  
  “侄小子你就是瞎好心,你那个弟弟差点要了你的小命。你到好,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把他们放了?世上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你后妈那个儿子说刺杀张作霖。我总不能没有一点反应吧?不杀只鸡敬个猴儿,那谁都敢在大街上喊一句要弄死张作霖了。”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大帅让人叫来了自己的副官,说道:“昨晚的事情,我已经亲自查明白了。两件事,沈家那小子叫什么来着?沈中平……对、就是他了。举报行刺虽不属实,但行为甚佳值得嘉奖。这样,奖励他个饭碗,让他参军入伍。去黑省俄地边境驻守……
  
  第二件事,侍卫营长赵连乙办事赏大洋三百。行了,去办吧……”
  
  要不是我当了几个月的秘书,有了点官场的经验,还真以为张作霖这几句是好话。现在东北和老毛子的边境紧张,说不定什么时候真打起来,边境上的士兵就是第一波的炮灰了。一般都是犯下罪的罪犯才会被流放到那里,在前清就叫流放宁古塔。沈中平去了不用和老毛子开打,那些老兵就能把他折腾下来半条命。
  
  不管怎么说,那小子也是我亲爹的儿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折腾死。当下还要腆着脸去向张作霖求情,不过我的话还没有开口,大帅已经封住了我的口:“闭嘴!看看你这个窝囊样子,自己家事整不明白,我替你整还嫌这嫌那的……就这么定了,你爹和后妈我暂时不管,告诉他们再敢闹事的话,就把他们关大牢里啃窝头……”
  
  张作霖的话刚刚说完,外面传来一声报告声,随后门外站岗的军官说道:“人犯罗四维带到,听候大帅的发落……”
  
  “什么人犯?老子说的是把罗四维请过来,你们这些狼羔子怎么办的差事?还不赶紧的把人请进来吗?”说话的时候,张作霖挥了挥手,将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都赶了出去。
  
  这时,见到带着手铐脚镣的罗四维走了进来。一看见罗老四的这副样子,大帅又火了,对着押解他来的犯人骂道:“妈勒个巴子的!谁让你们上家伙的?都给老子撤了……老子是绺子出身,怎么你们一个一个的比老子还像胡子。”
  
  送他来的侍卫也很委屈,一边给罗老四解开刑具,一边向张作霖解释。这也是被罗四维逼的,刚刚把他关起来的时候。一个没留神罗老四竟然爬上了房梁,然后他竟然不声不响在天棚上面打了个洞,要不是值班的侍卫进来看了一眼,他就顺着这个窟窿逃走了。
  
  好不容易抓住了他,还给他带上了手铐。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会锁骨法,转身就把手铐摘了下来。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连脚镣也给他带上。然后两个拿着枪的侍卫看着他,要不然的话估计这个姓罗的已经跑几个来回了。
  
  听了侍卫的话,张作霖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那是你们没有见识,天底下的能人有的是。行了,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沈秘书看着就行,和外面的人说一声,没有大事不要来烦我……”
  
  看着侍卫们离开之后,张作霖冲着罗四维笑了一声,说道:“久闻你们罗家的大名,原本想要和你们当家罗海山交个朋友地,听说他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就只能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