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六章 熊孩子

第六十六章 熊孩子

  就在我要和罗四维商量一下如何去北平的时候,刚才说话的声音惊动了起来上厕所的堂弟。这小子冲着我的房门连踹了几脚,大声骂道:“老大你发什么疫症!大半夜的发疯,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再这么闹腾,我让你爹来削你……”
  
  什么时候我被你这个小王八蛋教训了?晚上被他惹出来这一肚子气正没地方撒。当下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你先看会戏,一会咱们再说去北平的事……沈中平(堂弟)今天不打死你,我他么就跟你的姓!”
  
  说完之后,我直接打开门冲了出去,对着堂弟就是一脚。将他踹到之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我那堂弟想不到我真会动手,当下发出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里面屋我亲爹和二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急忙忙出来查看,看到他们儿子被我打的在地上打滚。当下便冲过来将我们俩分开……
  
  二婶看着她儿子吃了亏,直接冲着我来了:“沈炼你干什么!怎么说他也是你弟弟,兄弟俩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你下这样的死手?你把他打死了,你们老沈家就绝后了……当家的你还愣什么?咱们儿子被你们家老大欺负了,你还不赶紧去削他!”
  
  “干什么!你们一家三口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这时候,罗四维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在沈家堡听说过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知道面前这一家三口我出手不合适,当下他走了过来,挡在了我身前继续说道:“哥们儿我也加上一股,二对三还是你们占便宜。动我兄弟一手指头试试,哥们现在就一囊子扎死这个小胖子。今天下午就看你不顺眼了……”
  
  看着我房间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手里还多了一把短刀。我亲爹和二婶愣了一下之后,赶紧将他们宝贝儿子拉到了一边,随后我亲爹对着我说道:“沈炼你能耐大了,都知道找人欺负你兄弟了。有本事你连我一起打了,打不死我就和你没完没了……”
  
  他正骂个没完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响起来有人敲门的声音。随后听到门外有人开口说道:“沈秘书,家里有什么事吗?我是帅府巡夜的赵连乙。听见家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
  
  这个叫做赵连乙的是帅府的侍卫,他是张作霖原配赵夫人的远方侄子。虽然赵夫人已经过世,不过赵连乙和少帅走得近,也是帅府的大红人。今天他负责巡查帅府周围几条街道。这俩月我和侍卫们混的熟了,还特地请他们巡街的时候,来我房子这边转一圈。
  
  我急忙走过去打开了房门,见到门口站着的几个当兵的,为首一个军官正是赵连乙。见我开门,他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后笑着说道:“家里没事就好,沈秘书你别见怪。帅府附近都不能大意……”
  
  “家里的亲戚墨迹两句,让赵营长您笑话了。”我苦笑了一声,刚刚想要再说两句。赵连乙突然看到了正要回我房间的罗四维,他来过我房子几次,也见过到我家里这几口人。这时候见到了一身黑衣的罗四维,当下就把手按在了枪套上。看着罗老四说道:“这位兄弟看着眼生,也是沈秘书的亲戚?”
  
  刚才罗四维恐吓我那堂弟沈中平,他记了仇。没等我说话,沈中平指着罗老四大声喊道:“这个人我们不认识!他是个贼……好人哪有穿这个衣服的?不止是他,沈炼也和他是一伙的——他们想要密谋刺杀张大帅!老总你赶紧把他们俩走抓起来枪毙吧……”
  
  我亲爹和二婶看我不顺眼,不过也知道个轻重。一旦我出了事情,别说他们在奉天城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他们一家三口弄不好也要跟着吃瓜络。当下我亲爹打了他们家老大一巴掌,骂道:“胡说什么,不就是打你两下吗?你还想胡说八道把你大哥送进去咋的?”
  
  我瞪了他们一家三口一眼,随后对着赵连乙说道:“我一个远方亲戚,听说我在帅府当差,就过来他投奔我。刚才和我堂弟叽格了两句,我堂弟胡说……”
  
  没等我的话说完,赵连乙连同他身后几个当兵的都拔出了手枪。赵连乙的脸沉了下来,对着我说道:“那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有人亲口说你们要刺杀大帅,我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沈秘书,兄弟对不住了……你们几个去帅府坐坐,把这件事说清楚。”
  
  当下,这几个当兵的呼啦一下都冲了进来,赵连乙顺势将手枪顶在了我的腰眼上,说道:“沈秘书,把事情说清楚就好。让你这位亲戚不要乱动,小心我的枪走火,伤到了你那就只能认倒霉了。”
  
  罗四维原本已经要从我房间的窗户逃走了,看到赵连乙用手枪要挟住了我。当下他呵呵一笑,转身对着冲向他那几个当兵的举起了手,说道:“别动粗啊……我不躲不逃,不就是去大帅府吗,哥们儿去就是了,我也想见见张大帅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小胖子,等着我出来的,不撕了你的嘴,我也跟你的姓……”
  
  当下,几个当兵的将罗老四的裤腰带解了下来,给他来了个五花大绑。随后又将我亲爹和二婶以及他们那个宝贝疙瘩推推搡搡的出了门。我那个堂弟这才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看到我这一家子都被制住,赵连乙这才将枪口从我的身体上挪开,说道:“沈秘书,事情牵扯到了大帅,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要真是小孩子胡说,那说清楚也就没事了。到时候你还要多多担待,兄弟职责所在,没有办法……”
  
  我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跟着他们向着对面的大帅府走去。刚刚过了俩月的舒心日子,看起来就要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