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三章 秘书

第六十三章 秘书

  我没有听明白张作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大帅,您老的意思是让我继续查蛤蟆嘴?我哪有那个本事?”
  
  “你没有,你师父吕万年有啊……”张作霖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继续说道:“你是他的顶门大弟子,就算没有十成的本事,四五成总是有的吧。你也听到郎显生最后的话了,蛤蟆嘴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六个差不多的地方。你就不想那这件事弄明白?”
  
  “不想……”我顺口说了一句,这两个字出口自己也是一身冷汗。就怕张作霖一生气,把我抓起来陪着郎显生一起挨枪子去,当下我急忙解释道:“大帅,我都不能算吕万年的徒弟。他什么都没有教过我,这也不算什么,我是我亲爹每年两斗高粱米寄养在吕万年的二郎庙的。当初他得了天津一个有钱寡妇的一万大洋,自己带着钱去享清福了,也没说带上我……”
  
  张作霖也不生气,他笑眯眯的听完了我的话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侄小子,你真的以为吕万年是携款私逃了吗?当年这件事传的很广,我也听说过,还特意派人去天津查过。知道查到了什么吗?那个寡妇的男人叫做李道林是吧?我查遍了整个天津,别说富商了,就没有一个叫做李道林的人……”
  
  张作霖这句话让我愣了一下,想了想之后,我回答道:“兴许是人家不想露白,故意的编了一个假名——不对,那个娘们儿是替她爷们儿化灾的,都用了假名,那还化什么灾……”
  
  听到我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话,张作霖再次笑了一声,说道:“看吧,你自己也说不明白。那我来说,你那位师傅要离开这里,又不想突然消失被人猜想,这才演了一场戏。找人冒充寡妇来庙里送钱,一万块大洋,一个穷庙的看家老道不动心才怪。
  
  以我的猜想,应该是其他的什么地方出事了。要你师父转到那里常驻,这才演了这么一场戏,就好像当年他那个叫做吴老二的师弟,也是一样的法子,找借口从你们眼前消失的。一个为了钱,一个为了娘们儿,都说的过去......”
  
  张作霖这几句话算是提醒了我,赵老蔫巴是吕万年的人,那他一家老小谁也跑不了。原本他们姓赵的一家就是外来户,我记得当年他们爷俩去山上打猎,赵老蔫巴回来说遇到了熊瞎子,他们爷俩跑散了。后来有人在嘴子山下发现了一具尸体,脸都被熊瞎子舔烂了。只是看死尸身上的衣服,这才断定是赵老蔫巴他爹……
  
  还有他哥和嫂子,一个是得了瘟疫死的,出殡的时候沈家堡的人都不敢靠前。另外一个改嫁到了阜新,听说因为不是姑娘,被人家嫌弃最后跳河死了。就剩下赵老蔫巴孤零零的守在沈家堡,这么一看,这都是吕万年他们安排好的。
  
  看着我低头沉思不说话,张作霖也不着急,他亲自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我,说道:“是不是有事情想不通了?想不通就对了,那都是假的,做出来戏给你们看的。不过这件事也要反过来看,吕万年当年离开沈家堡,应该带你走,或者灭你的口。可是他两样都没有做,为什么?因为他舍不得这个弟子,只要吕万年活着,他早晚会回来找你的。你只要找到线索,打听出来剩下六张地图的事情。我老张亏待不了你……”
  
  张作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我耳边却响起来了吕万年在洞口说的话:,在沈家堡好好待着。过几年等你大点,我会回来把事情说清楚的……
  
  看起来这位张大帅也不白给,他和吕万年素未平生,竟然已经看穿了吕老道的心思。不过这样的人我可不敢在他身边做事,谁知道那句话说的不对,就要和郎显生一个下场了……
  
  当下,我还是苦笑了一声,说道:“大帅,您老人家说的都有理。不过我一个毛头小子没见过世面,毛手毛脚的再坏了你老的大事。这样,一旦有我那个师父的消息,我一定马上来向您报告。至于那六张地图的事情,您老自己问他……”
  
  原本以为我回绝了张作霖,他会大发雷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张作霖只是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我说道:“那就算了,牛不喝水也不能强按头,不过这件事你不干,总是要有人干的。除了你之外,那就只剩下沈连城老先生合适了……你们沈家堡的事情我都清楚了,这么多年以来,都是沈老先生在资助二郎庙,没有他一年二十升小米的话,吕万年早就饿死了。吕万年和你叔叔还是有情分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作霖对着门口站岗的军官说道:“去,看看沈老先生吃完了没有。吃完了赶紧请过来,就是我老张有大事要和他商量。”
  
  “大帅,我叔儿这老胳膊老腿的能干什么?”听到张作霖开始打沈连城的注意,我有些慌了。说起来整个沈家堡,算上我二叔在内,我和沈连城最亲了。没有他的话,我现在也许就是个二郎庙的小老道。我可没有吕万年的本事,或许早就饿死了。
  
  “能帮我找剩下的六幅图……”张作霖端起来我那杯茶,喝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那六张图关系到我老张的大事,你不做我不做的,我总要找人做嘛。侄小子你自己说,整个沈家堡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和吕万年搭上话?就是沈连城了嘛,事情是危险了一点,不过他沈连城早活够本了。一旦有个什么意外,我可以多多的抚恤嘛。他的老婆、孩子我养了……”
  
  “那还是我来吧……”想着蛤蟆嘴这一路,如果不是我和罗四维,沈连城连洞口都进不去。他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哪还有脸回沈家堡?当下只能自己背上那六张地图了,谁知道吕万年在哪?兴许再过二三十年他都不会回来……
  
  听到我答应了提自己寻找剩下的六幅地图,张作霖哈哈一笑,说道:“这就对喽,既然你是替我老张办事的,那总要给你个名分……正好你是上过洋学堂的大学生,这样吧,就在我身边做个秘书……”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作霖压低了声音,对着我继续说道:“有关剩下六张地图的事情,你不能和第三个人说,你发现所有的东西,都只能和我张作霖一个人汇报。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