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二章 老狐狸

第六十二章 老狐狸

  眼前这个小个子男人就是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了,想不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这样的大人物。原本以为牵扯到了蛤蟆嘴的事情,会有个比郎显生还大的大官要提审我和沈连城,想不到直接对上了东北王。

  想到刚才张作霖给郎显生吃饱了定心丸,然后直接押赴刑场了。现在看着面前小个子笑呵呵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发毛。别现在笑嘻嘻的,一会直接送我们爷俩去见郎显生了……

  沈连城是老派人,听到这么大的张作霖,竟然还记得三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自己。当下他兴奋的脸色涨红,对着小个子说道:“这都几年的事情了,大帅爷您还记得……老朽……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沈老先生你是前朝的举人,这个东三省一共才出了多少举人?都在咱老张的脑袋里记着。”说话的时候,张作霖拉着沈连城坐下。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小子就是你大侄小子沈炼吧?也是个大人物嘞,在北平点了什么什么楼,好家伙,连段总长都点了你的名字……”

  说话的时候,一名军官走到了张作霖的身边。从公文包里取出来一沓文件,小个子接过来之后,看也不看直接交到了沈连城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这两天北平发到奉天的通缉令就有七八件了,都是要奉天协助抓捕你归案的。妈勒个巴子的,什么时候奉天是他段祺瑞做主了?还协助抓捕,好大的口气呦……侄小子你就在奉天待着,我就看着谁敢来动你一手指头。”

  这样的场合我不适合说话,沈连城代我说道:“他一个半大小子,惹出来这么大的祸。我正愁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大帅爷您爱民如子,能生在东北成为大帅的子民,是我等……”

  “老先生你这话说的,不为东北人做主,那还叫张作霖吗?”哈哈一笑,他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蛤蟆嘴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都是郎显生那只狼崽子惹出来的,我看他做胡子的时候也有点名声,这才招安了他那支绺子。想不到他的野心太大,刚刚做了个小团长就上蹿下跳的,还打算购买军火图谋不轨。这样的狼崽子我留着他干什么?所以直接就毙了,一了百了。”

  沈连城连连点头,说道:“大帅爷您说的是,郎显生在蛤蟆嘴的确说过关于您不利的话。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对嘛,所以直接一枪崩他娘的。”张作霖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面的大桌钟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时间,说道:“都唠到八点了,那啥,老先生你的年纪大了,不能耽误你休息。有关蛤蟆嘴还有点事情,我和咱大侄小子说。副官,你代我请沈老先生去用饭。和伙房说按上等席面,这是前朝的举人,敢糊弄我拉他去枪毙……”

  虽然知道最后一句是笑话,不过联想到刚才郎显生的情形,我还是笑不出来。当下看着张作霖亲自将沈连城送出了厢房,随后走了回来,坐在了办公桌前,对着我说道:“好了,现在你叔已经走了。咱们爷们儿说点台面下的话,你小子行啊,在北平点了人家百货公司经理的房子。回到奉天一出手又送了我一个团长,手笔一次比一次大,下次是不是要轮到我这个东三省巡阅使了?”

  这话从张作霖的嘴里说出来,我听着便有些眩晕。是不是也要把我拉去和郎显生一起毙了?当下急忙解释:“大帅您可不要误会,北平那件事我是听岔劈了。本来点的不是曹经理他们家的房子……”

  “看你小子那点出息,脸都吓白了。我又不是姓曹的他爸爸,你点的都不是我张作霖的房子。你点他的房子,挨我老张哪疼?”张作霖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蛤蟆嘴的事情可是没完,现在郎显生死了,那我就只能着落在侄小子你的身上了……”

  说话的时候,他再次从办公桌里拿出来一沓公文。摆在了我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这些都是郎显生的口供,他知道的都在上面了。里面还应该有个叫罗四维的,是盗墓王罗海山的孙子。他哪去了?还说棺材里面有个妖怪,可是我派去的人把里面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这个妖怪……”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作霖从桌子上的烟筒里面拿出来一根香烟。点上抽了一口之后,看着我继续说道:“这次事情的根源是鸡鸣岭的孙殿臣,可是有人看见他和你那位师父吕万年从嘴子山下来。吕万年和孙殿臣是什么关系?根据这份口供,郎显生说你也知道蛤蟆嘴里面的事情,侄小子,你自己怎么说?”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刚才张作霖为什么要让我和沈连城看他对付郎显生的这出戏了。这就是在暗示我,如果那句话说错了,我便和姓郎的一个下场。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疑惑,这件事情再大,也不过就是个偷坟掘墓的案子。顶破天再加上郎显生带兵盗墓,也用不着他张作霖亲自审理这案子。这是奉天警察厅长王永江的活儿,张大帅这么自降身份,亲自审理这案子越想越不对头。

  郎显生的口供就摆在这里,我也只能实话实说,当下将从北平回来,怎么在家门口被郎显生抓到,又是这么一路遇到了罗四维,最后晕倒在洞口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曾经苏醒过一次的那段经历……

  从我开始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张作霖便一言不发,直到我说完他这才抓了抓头皮,说道:“妈勒个巴子的,要不是我早看了那个狼崽子的口供,还以为你说的是他娘的神话故事。老张我一辈子不信邪,想不到还真有这样的话邪乎事儿。侄小子,既然你已经身陷其中,那就再幸苦一点,把后面的事情一遭解决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