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一章 心术

第六十一章 心术

  就在我们要被带进厢房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就见几名军官带着换了一身新军装的郎显生走了过来,走到了我们身边之后,为首一名军官对着屋里面的小个子男人说道:“报告!犯官郎显生带到……”
  
  “进来吧……”小个子男人将手里的白玉放回到了箱子里,随后冲着被带进屋子里的郎显生招了招手,说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好好问问显生嘛,谁让你们动手了?一群狼崽子,怎么说咬就咬......”
  
  “帅爷,是显生犯错在前……”郎显生走到了小个子男人面前,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身前。随后痛哭流涕的说道:“显生对不起帅爷您的栽培,我不是人……脑子里就认钱,忘了您老的嘱托……”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好端端的就跪下了?现在不是大清那会,不幸这个了。赶紧起来,再不起来我可要生气了。”说话的时候,小个子男人好像真动了气。只不过抖了抖手之后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看着郎显生就是不肯起来,这才继续说道:“男人犯点错没啥,知道错在哪,改了就好嘛。你起来……起来我们继续说。”
  
  “我没脸再见帅爷了,您老下令毙了我已证军法……”看到小个子男人不怪罪自己,郎显生哭的更加厉害。他一边哭一边对着小个子磕头,继续说道:“您老人家让我去鸡鸣岭剿匪,我没了良心……那孙殿臣临死之前把蛤蟆嘴藏宝图交给了我,显生就应该原物送给帅爷……结果我带人去蛤蟆嘴,想要偷走这些宝贝。带回来买房子置地……我不是人啊……我郎先生对不起帅爷……”
  
  “你咋还哭个没完了,这哭哭唧唧的那还像我奉军的团长,就他么像个娘们儿。我说郎显生,你是不是就等着我亲自扶你,你才肯起来?”说话的时候,小个子男人脸色有些涨红,看起来好像真动了气。
  
  郎显生这才急忙爬起来,低着头侍立在了小个子男人身边。姓郎的大个子,就这样缩头缩脑也比小个子高出半个头去。
  
  “这就对了嘛,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能瞎跪?”说到这里,小个子男人看了郎显生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显生你这件事办的不好。当初点你去剿灭鸡鸣岭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孙殿臣要死,他身上的东西要带回来。就交代了你两件事嘛,结果你办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小个子走到桌前,拿起来桌子上的一张信纸。递给了郎显生,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军法处的处罚意见,你自己看看吧……”
  
  郎显生接过信纸,看了一眼之后两只手便哆嗦了起来。随后哽咽着说道:“显生死不足惜,理应在三军面前正法,警示……”说到这里,他的眼泪哗哗的往外流,已经泣不成声。
  
  “又哭又哭……我老张说要按军法处的办了吗?”小个子从郎显生手里抢过了信纸,竟然当着姓郎的面撕成了碎片。随后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军法处平时也吃了你不少,这是打算杀人灭口。我不听他们的,妈勒个巴子的,我老张的人他们说杀就杀。奉军还姓不姓张了?”
  
  听小个子的话是有意保自己,郎显生在此对着他跪了下去。他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响头一个响头的磕下去。嗑的地面“砰砰”直响,姓郎的额头几下便磕出了血。当下鲜血溅了一地。
  
  “行了行了,都说不兴这一套了,你咋还来……”小个子男人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郎显生继续说道:“不过显生你吃了这个亏,以后可不敢在这么乱来了。团长你也干不了,回去做个营长从头来。熬两年团长还是你的……”
  
  听到自己捡回来一条命,郎显生兴奋的脸都红了起来。他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却被小个子男人打断:“不说了……这两天你也受了皮肉之苦。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就回黑省。回去休息吧……”
  
  郎显生对着小个子又磕了几个头,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子突然僵了一下。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再次回身对着小个子男人说道:“帅爷,还有件事显生要对您老人家禀告。孙殿臣临死之前,把蛤蟆嘴藏宝图交给我的时候,还说了几句话。他说像这样的藏宝图有七张,只是孙殿臣就弄到了这一张。他还说这一张是源头,顺着捋就能捋出来剩下的六张图……”
  
  小个子男人点了点头,说道:“行啦,别操这个心了。回去好好歇着吧……”
  
  看着郎显生离开了厢房,小个子再次回到了书桌前,从抽屉里面取出来另外一张信纸。看了一眼之后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随后对着门外喊道:“来人!通知军法处,按着他们的意见办理。反官郎显生罪大恶极,押赴刑场立即枪决……”
  
  我和沈连城站在门外听着,早已经听出来这屋子的主人是谁。还以为郎显生捡回来一条命,想不到这位大帅绕了半天,最后还是送他去了西天。只是我不明白,既然早就想好了要郎显生的命,为什么还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屋子里的小个子再次说道:“请两位先生进来吧,晌午就说要见见两位的,被其他的事情耽误了……妈勒个巴子的,都以为咱老张天天清闲的不得了。其实累的跟那什么似的。”
  
  当下,门口站岗的军官将我们爷俩带进了房间当中。我们俩有些手脚无措,沈连城先是对着小个子举了个躬,随后又觉得有些怠慢。当下就要跪下磕头,却被小个子一把拦住:“你怎么也来这个?赶紧起来……来人,给两位先生看座。老先生你是姓沈吧?大前年我请奉省有名的乡绅,就有老先生你把?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