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章 奉天城内

第六十章 奉天城内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一阵摇摇晃晃的颠簸将我颠醒。我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卡车的车箱里面。左右都是一个一个大箱子,沈连城早已经醒了过来,他披着一张绿色的毛毯和俩当兵的守着我。见到我睁眼之后,我这个远房叔叔差点哭了出来。
  
  沈连城将迷迷瞪瞪的我搀扶着坐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大侄子你可算醒了……二柱子不在了,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说我可怎么有脸回沈家堡,见到你二叔我咋说?”
  
  “叔儿?我们这是再哪?就我们俩吗……”看了一眼沈连城身边的两个当兵的之后,我第一个反应是郎显生帮手到了。刚才在山洞里那么对他,现在姓郎的人马到了。还不往死招呼我们爷俩吗?
  
  不过我悬着的一颗心很快便落了下来,只见五花大绑的郎显生坐在车厢最里面。刚刚被几个木头箱子挡住了视线,我没有看到姓郎的。两个五大三粗的士兵看着他,郎显生低头呆呆的坐着,好像没有看到我已经苏醒了过来一样。
  
  看着我和沈连城说个不停,守着我们俩其中一个当兵的呵斥道:“瞎他么白话什么!都把嘴闭上!让你们说两句得了,还没完没了……送你们去应该去的地方,不许问,到了地方你们就知道了!”
  
  被当兵的这么一吓唬,沈连城也不敢说话了。他冲着我摇了摇头之后,坐在车厢不再说话。只有我满脑子的疑问无人解答,当下只能糊涂糊涂的坐在车厢里,去往当兵的口中那个应该去的地方。
  
  透过车厢向外看去,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山洞里晕倒的那一天,为什么车里是有我、沈连城和郎先生,罗四维呢?他哪去了?还有我见到的吕万年和赵老蔫巴,那是不是我做的一场梦?
  
  原本闻到了那股异香之后,我便有些昏昏沉沉的。想着想着竟然在车上再次昏迷了过去……
  
  再次苏醒的时候,是被沈连城唤醒的:“大侄子,你醒醒啊……咱们到地方了,你先醒一下,这都两天两夜了,也该吃点东西了。醒醒……”
  
  再次睁开了眼睛,见到自己身在一座房子里。沈连城端着一碗细碴子粥,正要唤醒我喝粥。见到我睁眼之后,他急忙将我搀扶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这又睡了一整夜,我还担心你有个好歹的。我们都是一起昏倒的,我和郎团长都醒了,就是你迷迷糊糊的怎么都醒不过来。你还说胡话了,说的细碎我也没听出来说的是啥。醒了就好,你先吃饭,听说一会还要见什么大人物。”
  
  “叔儿?我们这是在哪呢……”勉强了喝了半碗粥之后,我对着沈连城继续说道:“这怎么回事?那些当兵的不是姓郎的手下,对了,郎显生那个王八蛋呢?”
  
  “唉,我也是迷迷瞪瞪的……”沈连城用袖口替我擦了擦嘴之后,继续说道:“在山洞里我是被几个当兵的叫醒的,他们不是和郎团长一伙的。见到他之后直接扇嘴巴子扇醒的,说什么郎显生违反了军纪,准备回去受大帅的军法。他们还想把你叫醒,可是想尽了办法都叫不醒。之后只能背着你下山,然后上车一路到了奉天城……”
  
  “我们来了奉天……”我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窗外已经天光大亮。随后勉强站起来走了两步到窗边看了一眼,这看见了几棵杨树,剩下的什么都看不到。原本脑袋里还迷迷糊糊的,走了这两步之后反而清亮了许多。当下继续对着沈连城说道:“那罗老四呢?他人哪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那些大兵把我叫醒的时候,就不见他哪去了。”说到罗四维,沈连城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到现在还像是做梦一样,这一辈子经历的事情都没有这一晚上多。想着睡一觉起来,兴许又回到家里的炕头上。这一晚上鬼啊怪的都见过了,说出去自己都不信……”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后姓郎的声音杀猪一样喊了出来:“我都说了……是孙殿臣死前想用蛤蟆嘴的藏宝图换一条活命……大帅指名点姓要杀的人,我怎么敢放……人我杀了,想要带兄弟们去蛤蟆嘴发财,这才带着队伍去了蛤蟆嘴……里面的事情我都说了,不是我编的故事。不信你去问他们两个啊……”
  
  冷不丁被孙殿臣的惨叫声吓了一跳,没等我开口问,沈连城已经开了口:“昨晚到了这里的时候,郎团长直接就给拖走了。拷打了一晚上,我听着都直打哆嗦。就怕一会轮到咱们爷俩,不过看架势和咱爷们儿没关系。刚才还有当兵的送来了两碗粥和咸菜。”
  
  “该,这就是姓郎的报应……”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有点打鼓。谁知道那边拷问的人一会会不会把我和沈连城也拖出去……
  
  提心吊胆的熬到了中午,也不见有人来提审我们爷俩。到了饭点还有当兵的送来了午饭,苞米面大饼子和白菜熬豆腐。这时候已经饿的饥肠辘辘,也不管一会会不会挨打了,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当下我和沈连城将两个打饼子,一盘子熬菜吃的一点不剩。
  
  一直到了晚上,也不见有人再来。就在我们爷俩等着有人来送晚饭的时候,进来一个军官模样的男人。看了我们爷俩一眼之后,说道:“你们俩跟着我来,一会不管看到什么,记住了,什么都不许问,没人问你们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
  
  说完之后,军官不再理会我们俩,对着外面一招手,两个当兵的领着我们离开了房子。坐上了汽车在奉天城转了半天之后,来到了一座四合院的门前。随后四合院里面走出来几个当兵的,在门房搜了我和沈连城的身之后,这才带着我们俩进了这座大宅子。
  
  东拐西拐之后,我们被带进了一座厢房门口。这里摆放着十几个大箱子,箱子已经打开,都是在蛤蟆嘴墓室里面的黄金、珍宝。一个四五十岁的小个男人蹲在箱子中央,拿起来一块马蹄金掂量了一下,有从旁边的箱子里取出来一块白玉。透过灯光去看白玉的成色……
  
  看了一阵子之后,小个子抓了抓头皮,自言自语的说道:“妈勒个巴子的,早知道盗墓这么挣钱,当初老子还干什么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