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二章 阶下囚

第五十二章 阶下囚

  姓郎的本来想要喊副官把老蔫巴捆上,话到了嘴边才想起来自己的副官已经惨死在了瞎眼男人的手上。当下心中火气起来,又给了老蔫巴几个嘴巴。不过郎显生知道好歹,明白眼前这个赵老蔫巴是自己能平安出去的关键,当下忍住了打死这个人的冲动。
  
  “老蔫巴,你说叔那点对不起你,你没良心啊。去年你打猎的收成不好,管我借了五十斤小米,我都没让你还……”这是,二柱子也将沈连城搀扶了出来。沈老爷指着赵老蔫巴的鼻子一阵数落。
  
  赵老蔫巴现在人如其名,低着头也不说话,任由身边的众人打骂。我走过来之后,冲着罗四维说道:“老罗,你看住了他。我搜搜老蔫巴身上还有什么家伙没有……”说话的时候,我开始在赵老蔫巴身上摸索起来。
  
  果然,在老蔫巴的腰间摸出来两柄匕首。在胸口挂着面小铜锣,看款式和我身上的一摸一样。见到了铜锣之后,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继续翻找下去果然见到了几件熟悉的东西,一根两头栓铜钱的红绳。几张写满了符文的黄纸,还有一串大大小小的钥匙。当下我亲眼见过这串钥匙挂在吕万年的身上。
  
  将这几样物品摆在了老蔫巴的面前,没等我说话,沈连城也认出来这的物件的出处。他有些吃惊的说道:“沈炼,这不都是你师父的东西吗?当初吕万年走的时候,我帮你搬家,这些东西都见过。老蔫巴……你把吕万年也害了?”
  
  “叔儿,这个你想错了。”我拦住了沈连城,随后继续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老蔫巴你和吕万年的关系不浅吧?你说我应该叫你师兄呢?还是要叫你一声师叔?”
  
  “难怪他那么看重你,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赵老蔫巴终于开了口,他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次是我的运气不好,大意了,两次都犯在了罗四维你的手里。如果不是偷袭,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现在是和你拼命!你以为玩呢?”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冲着赵老蔫巴的腿弯踹了一脚。老蔫巴直接跪在了地上,随后罗老四从背囊里面取出来了一根黑色的绳子,将赵老蔫巴捆了起来。
  
  看这根绳子不起眼,郎显生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弟,你这绳子看着不咋地。咱们把那些怪物身上的脚镣拿下来给他按上咋样?”
  
  罗老四头也不抬,一边继续捆着老蔫巴,一边回答:“我这绳子看着不咋地,可是实打实的宝贝。按着我们行里话管这绳子叫做一线牵,不管墓里有多重的贵重陪葬,这么一根绳子都能吊起来。这是我们罗家特制的一线牵,最重曾经吊起来一千一百六十斤的玉石百鸟朝凤。这个扣也是我们罗家祖传的手艺,他挣脱不了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罗四维已经好像捆粽子一样,将赵老蔫巴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罗老四一点情面都不给,绳子扎进了肉里,在老蔫巴身上留下来一道一道血痕。
  
  这时候,浑身鲜血的老琼斯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满脸沮丧的表情,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汉斯解脱了……蒙天父的召唤,他去天堂了。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发,想不到最后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听老琼斯随后说到,见到数不清的瞎眼男人冲进来之后,汉斯用他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老板压在身底下。随后他被一名瞎眼男人抓碎了脑袋,鲜血溅了老琼斯一身。外国老头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身边不停有瞎眼男人走过,却没有一个难为这个满身是血的老头。
  
  后来罗四维出其不意制住了赵老蔫巴,老琼斯才明白过来,是汉斯的鲜血掩盖住了他身上活人的气味。想不到自己的下属死后还能再救他一次……
  
  见到赵老蔫巴被捆的这么结实,郎显生不再理会他。姓郎的到处找家伙事,想要把这些黄金、珍宝运出去。之前他还打算用我们几个做苦力,现在他的手下搜死光了,估计我们也不会再听自己的摆布。弄不好新仇旧恨加起来还能把他弄死在这里,当下姓郎的只能自己动手。这次能运多少黄金就运多少。回去之后把整个团的人马都拉过来,将这里搬空。
  
  我们几个人也没空搭理他,除了姓郎的之外,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赵老蔫巴的身上。罗四维坐在老蔫巴对面,举着手里的短刀说道:“现在该我们聊聊了,我们上一代罗海山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是谁杀的他?你、吕万年还是吴老二,或者还有其他的人……”
  
  无论罗四维说什么,赵老蔫巴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罗老四被惹急眼了,再次将短刀架在了老蔫巴的脖子上,说道:“是不是以为我舍不得杀你?不说就当是你干的,我现在就为上一代罗海山报仇……”
  
  罗老四手里的短刀不是凡品,老蔫巴可不是瞎眼男人,经不起这一下。他这才开口慢悠悠的说道:“我死了,这些煞就会失去控制。一共五十八个煞发作起来,就是奉天城的大帅府也经不起。你杀我,你们都要给我陪葬。”
  
  “那就不杀……”这时候,我走到了罗四维的身边,拍了拍罗老四的肩膀,随后继续说道:“你问一句,老蔫巴不回答你就照着肉厚的地方来一刀。我在北平的时候差一点学医,虽然没当上医生,这点常识还懂。你避开主要血管通,照着神经密集的地方来。听我们同学说拔指甲、拔牙什么的来几次,你问什么他都能告诉你……”
  
  听了我的话,老蔫巴宠着我苦笑了一声,说道:“沈炼兄弟,你去北平就是学这个了吗?都这样了我也不用客气了,外面罗海山不知道是谁杀的。我问过吕万年,他没说。还有,有关吕万年的事情你不要问,我也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