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八章 两层棺

第四十八章 两层棺

  看到了这满地的金玉,还有其他的珍宝,郎显生乐的鼻涕泡都冒了出来。冲到了黄金堆里,抓起来一个金元宝,放在嘴里咬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的扔给了自己的副官,有些得意忘形的说道:“老二,这次咱们发大了……这些金子,就是他张作霖都没有这老些钱……这一堆买德国的火炮,这一堆金子买捷克的机关枪。小点这一堆买小日本的三八大盖,发了、发了……”

  副官和那俩当兵的也眼冒红光,他们一起冲到了郎显生的身边,抓起来黄金白玉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这几个人当中,眼界最浅的二柱子,也冲到了金子堆钱,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拼命的往里放金子。看着没放多少金子,架不住金子的分量太沉。二柱子使劲一提,“次啦……”一声,他的外衣裂了俩大口子,也没有将金子抬起来。

  我看见这些黄金也有些眼晕,正想要过去捡两块金元宝压腰的时候。冷不丁看到身边的罗四维和老琼斯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们两个人皱着眉头看向这一地的黄金,好像有什么问题没有想明白一样。

  “老罗,你们这是吃过见过的主儿。这一地的黄金都不心动?”看着他们俩没动,当下我也停了动作。对着罗老四继续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有什么你们可早说。这些金子不是假的吧?”

  我这句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还是惊动了郎显生那几个人。他们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几双眼睛都盯着罗四维这里。就等着他的回答了。

  “兄弟你想什么呢?这是辽国太师的墓,谁敢用假金糊弄?”罗四维这句话算是打消了那几个人的顾虑,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这里的黄金多的有些离谱了,整个辽国也未必能拿出这么多的黄金。别说他一个番邦的太师,就是中原的汉家皇帝墓中,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金玉陪葬……”

  听到金子不是假的,郎显生那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姓郎的替我回答道:“辽是太后当家,这里是太后亲爹的墓。自己的亲爹死了,当然舍得花钱了。这就是萧太后花钱解心疼,再说当时已经有了澶渊之盟。说不定这些金子都是宋朝人给的,不花白不花。”

  罗四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郎帅,就算辽国是番邦小国,也是有制度的。萧太后这样花费国帑给自己爸爸办丧事,真不担心他们姓耶律的皇室眼红造反?琼斯教授,你看呢?”担心姓郎的误会自己在耍手段,罗四维将皮球踢给了老琼斯。

  “我认同罗先生的话,这里的确有些古怪。”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琼斯低头想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辽国是以游牧为主,少耕种、经商。最早靠着放牧和掠夺来增长财富,哪怕是到了经济鼎盛时期也不及宋的零头。要不然的话,澶渊之盟也不会每年只收十万两白银,便买断了和平。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也不相信辽国的太师墓里会有真么多的黄金。”

  “黄金是真的就行,管他是从哪来的。”姓郎的笑了一声之后,将目光对准了那口巨大的棺椁。随后他对着副官继续说道:“老二,这棺材外面的宝贝都这么多了。你说棺材里面尸首身上穿着带着的宝贝能值多少大洋?”

  听了郎显生的话,副官立即明白了过来。他笑着点了点头之后,对着两名士兵说道:“去,把撬棍拿过来。看看这棺材里面有什么宝贝……”

  当下,一个士兵跑了出去。片刻之后,便举着两根撬棍跑了进来。我们几个人也是好奇,都聚拢了过来。虽然罗四维和老琼斯还是有些怀疑,不过他们俩也都想要知道棺材里面的情形。当下除了半条命的汉斯之外,剩下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棺材周围。、

  由于棺椁太高太大,两个当兵的只能踩着黄金。调整好了高度之后,两个人站在一侧,将两根撬棍插进了棺椁的缝隙当中。

  听到撬棍插进棺材盖的时候,郎显生皱起来眉头,对着罗四维说道:“这声音不对,也不是撬棺材盖的动静。我是木匠出身,这个瞒不了我。”

  “原本这就不是木棺,这样品级的官员都是两层棺椁,外面一层是石棺,里面还有一副木棺。这石棺的手艺不错,看着就像木头的一样。”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怕郎显生不信,动手敲了敲棺椁,果然发出来敲打砖土的声音来。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两名士兵已经将撬开始撬动石棺盖,感觉有些松动之后,两个人合力一推,竟然将几百斤的石板推动了少许。看着他们俩推的有些吃力,当下我们几个一起过去帮忙。片刻之后,随着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声,石板被推动了一米有余。

  石板被推开之后,四只手电筒一起亮了起来。果然在里面又发现一口正常尺寸的棺材,在石棺和木棺的缝隙当中。竟然有数个装满了水的酒坛,这些酒坛并没有被封口。在上面便可以看到坛里面满口的清水……

  “酒坛里面有东西,何老七你下去搬一坛子上来看看。”在郎显生的吩咐之下,那个叫做何老七的士兵跳了进去。随后有些吃力的将酒坛捧了出去,另外一名士兵和副官将它接了出来,随后放在了平地上。

  副官的意思是让罗四维和老琼斯掌眼看看水里面的是什么,没有想到郎显生根本不理这茬,他直接一脚踹翻了酒坛,和清水一起流出来的,还有百十来枚龙眼大小的珍珠。就是放在现在,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了。

  “原来水里的是珍珠,还以为是什么……”郎显生笑了一声之后,抓起来一把珍珠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好东西,各个都好像龙眼大小。放在现在也是价值连城。难得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发黄,何老七……你在里面别闲着,把里面的棺材也敲开,看看太师老爷长得什么鬼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