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六章 罗四维的建议

第四十六章 罗四维的建议

  郎显生自己也好像个血葫芦一样,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看到了我和罗四维出现之后,他森然一笑,将瞎眼男人的人头丢到了我的脚下,随后举起来手里的长剑,说道:“原来你们手里还有这么好的家伙,难怪敢到这鬼地方来。托了你们的福,我从山上拉下来的老兄弟只剩下这三个人了……”
  
  事后我才知道,刚才在上面的时候,瞎眼男人好像砍瓜切菜一样,杀的十几个当兵的只剩下他们这四个。那个怪物明显是要赶尽杀绝,追的他们到处跑。就在手上的枪械子弹就要打光的时候,姓郎的发现了我们留在上面的长剑。
  
  当时郎显生也是豁出去了,将长剑捡了起来,迎着瞎眼男人就冲了过去。姓郎的已经存了自杀的念头,这一剑伤害不了瞎眼男人的话,下一剑就要抹自己的脖子了。这时候,郎显生自己对伤到瞎眼男人不报什么希望,只是心里不甘心这怪物一点伤害都没有,便团灭了自己的人马。
  
  当姓郎的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这一剑挥出去正斩在瞎眼男人的脖子上。他几乎没有感觉到阻碍,便看到瞎眼男人斗大的脑袋从脖子上面掉了下来。腔子里喷出来的鲜血还喷了姓郎的满头满脸……
  
  这柄软塌塌的长剑,竟然能斩断瞎眼男人的脖子,看来这真是一把宝家伙。明白过来之后的郎显生举着长剑冲到了另外一个瞎眼男人的身边,一剑将它拦腰斩断。刚才十几个人打出去百十来发子弹,都没有将这俩瞎眼男人如何。想不到这柄长剑轻轻松松的就做到了。
  
  解决掉了两个瞎眼男人之后,姓郎的这才想起来我们几个人。刚才被追的到处乱跑,也没有注意到我们几个已经下来,一开始还以为我们也死在了瞎眼男人手里。最后他带着仅剩的三个人寻找了所有的尸体,还检查了我们几个出来的甬路,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姓郎的这才明白过来,我们几个人已经去墓室躲避了。
  
  之前罗四维说起过通往墓室的道路和那几根柱子有关,当下姓郎的带着人开始一根柱子一根柱子的查找。随后发现了我们下来的路口,虽然我将石板挡在了原处,不过那一堆把扒拉开的铜钱还是将出口显露了出来。
  
  当下,郎显生搜集了自己带来的装备,随后带着仅剩的三个人到了下面。沈连城他们听到有动静,也看到了远处的手电筒光亮。他们想要去找我,却被两个洋鬼子耽误。沈连城和二柱子过去搀扶汉斯还没走几步,便被姓郎的他们抓到了。
  
  现在我和罗四维也自投罗网,见到了罗老四,那就基本上等于这里的陪葬进了口袋。原本还因为损兵折将而恼怒的郎显生,脸上也见了笑模样。虽然不是好笑,不过总比满脸杀气的好。
  
  原本姓郎的抓到了我们几个,想要杀人立威。不过他的目光在我们几个脸上转了一圈,似乎觉得杀谁都不大合适,也怕没死的人挣扎,在坏了自己的大事。他眼珠一转,改了主意……
  
  “就知道你们小哥俩有本事找到这里来,墙里面应该就是墓室了吧?”看到我和罗四维忌惮当兵手里的枪械,不敢乱动。他再次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们在顾虑什么,是不是担心我找到了宝贝之后,就要杀了你们几个灭口?现在我就剩下这几个人了,你们死了,谁替我把宝贝搬出去?今天这买卖我算你们一份,有财大家发……”
  
  说到这里的时候,姓郎的伸手从副官手里接过了大肚子枪。随后他继续说道:“今天的买卖我分成十份,分给你们一份。大家发财,从这里出去之后,有想当官的就跟我走。我给个营长。不想当官的就带着宝贝做个财主,再见面的时候,兴许整个东三省就改姓郎了。”
  
  见到姓郎的没有因为我们几个私自跑下来的事情恼羞成怒,我心里着才算松了口气。罗四维和我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说道:“那就听大帅您的,不过想要里面的宝贝。多少还有点麻烦,需要在这里炸开这面夯土墙,我们直接从这里进去。”
  
  “要动炸药?那玩意儿我倒是带着,不过真有这个必要吗?”郎显生愣了一下之后,走到了夯土墙旁边。用手敲了敲墙体之后,继续说道:“这里面就是墓室了吧?只要顺着墙绕到前面,就能看见入口。明明就是走几步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用炸药?”
  
  “这面墙是后来新砌的,不是当年的那堵墙了。有人在明朝的时候,进到过这里。估计是萧思楠的后人,不知道是原本的夯土墙倒塌还是怎么样,那个时候又重新的砌了新的夯土墙。”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有了我不知道的变化,我担心有人在前面的入口处下了埋伏。与其冒险从前面入口走,倒不如直接来个脆的,就在这里把夯土墙炸开。”
  
  “有道理,老二,你来准备炸药,听老弟的话,就在这里炸他娘的。”郎团长说完之后,让两名士兵押着我们几个人回到了甬路当中。躲开了爆炸点之后,他点上了一根香烟,随后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你们最好保佑里面的财宝多点,需要你们帮我搬出去。要是我们几个自己就能拿出去的话,那对不起就没有你们几个活着的用途了。”
  
  “大帅你说笑话了,这里怎么说也是大辽太师,皇太后爸爸的墓葬。就算比不过中原的皇帝,陪葬也不是三四个人能运出去的。上面的那些铜钱也不是凡品,都搬出去找个懂行的古玩店,也够大帅购置几个旅的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甬路的尽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我们的脚下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随后里面一股浓烟冒了出来……
  
  听到爆炸声之后,姓郎的对着里面大声喊道:“老二,咋样了?成了没有?”
  
  紧接着,副官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大哥,还是你过来看一眼吧。这墙里都是什么东西,这事不大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