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三章 逃生

第四十三章 逃生

  看到了石柱下来的黑窟窿之后,罗四维二话不说直接跳了下去。我马上跟着跳了下去,随后将沈连城一起接了下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下面是一个黑漆漆的通道。此时罗老四已经顺着通道跑的无影无踪,由于没有手电筒,根本无法在通道里辨明方向。当下只能硬着头皮搀扶着沈连城,深一脚浅一脚在黑暗当中向着尽头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沈连城突然停下了脚步,“沈炼啊,要不再等等二柱子吧。不能把他仍在上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们俩身后响起来有人跳下来的声音。随后二柱子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连城哥,沈炼你们俩在前面吗?过来搭把手,这个洋鬼子怕是要不行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一束手电筒的亮光从后面照射了过来。
  
  我和沈连城回头,见到沈二柱带着两个外国人也跟着从上面跳了下来。担心二柱子的声音再把上面的人吸引下来,我和沈连城急忙跑了过去。走近之后,见到那个叫做汉斯的洋鬼子脑袋变形,顺着他的七窍不停有鲜血流淌了出来,除了七窍流血之外,汉斯的身体还时不时对抽搐一下,看起来刚才瞎眼男人对他的伤害不轻……
  
  此时如果不是二柱子和老琼斯架着他,汉斯此时已经倒在地上等死了。看着二柱子带着两个拖累下来,我气的差点给他一脚。当下压低了声音说道:“二柱子你什么时候开始装好人了,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你还有心思管他们俩?”
  
  二柱子听了我的话,还来了脾气,说道:“废话,我不管他们俩,差的五百大洋,你给我补上?过来搭把手,小心再把上面的瞎眼祖宗招下来……”
  
  看着沈连城已经过去搀扶住了汉斯,我也只能将老琼斯架了过来,随后我们一起摸着黑向前走去。边走边对二柱子说道:“不是二百五吗?怎么变成五百了?二柱子你又加价了?”
  
  二柱子有些得意的说道:“那是,那二百五是带着他们进来的钱,刚刚外国大爷又加了二百五,算是我帮他们俩逃生的报酬。这一码归一码,可不能乱了。”
  
  “先有命出去再说吧”我瞪了他一眼之后,正要带着他们一起在黑暗中前行的时候,突然见到二柱子后面背着洋鬼子的背包,还有汉斯那柄大肚子枪,看起来刚才上面大乱的时候,这小子没有闲着,趁乱竟然还把洋人的枪械一起拿了下来。
  
  想了一下之后,我让二柱子架着我。在上面那些人还没有发现这里之前,将被罗四维踹掉的石板掩盖在了石柱底部。希望那俩瞎眼男人不会发现这里。
  
  随后,我们几个借着二柱子手里电筒的光亮,继续向前行进。这时听到头顶上的枪声越来越稀薄,时不时的还传来一阵惨叫声。看起来姓郎的他们支撑不了多久,希望俩瞎眼男人收拾完那些当兵的之后,不会发现我们已经逃到了下面。
  
  有了二柱子手上的电筒,我们惊人行进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只是没有想到最后这段通往墓室的道路有些长的离谱,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眼前终于看到了出口。原本以为罗四维就等在这里和我们几个人汇合,没有想到一直从出口出来,还是没有见到罗老四的踪影......
  
  从甬道出来之后,面前是一面巨大的白色夯土墙。这面墙成椭圆形,两侧向内延伸,就在我们准备从左侧走过去查看一番的时候,二柱子手里的电筒突然闪烁了两下,随后便彻底的熄灭。当下眼前的一切都陷入到了黑暗当中……
  
  “怎么这个时候没电了……”二柱子的背包里没有备用电池,当下只能将手电遗弃在了这里。好在老琼斯有抽烟斗的习惯,他身上还带着盒火柴,当下这个便成了我们唯一的光源。
  
  只是老琼斯似乎并不想马上离开这里,他滑亮了一根火柴之后,不去寻找出路或者罗四维。竟然将这难得亮光凑到了夯土墙边,开始查看起来这面墙壁来。他看的全身心投入,知道火柴烧到了尽头,才疼的将燃尽的火柴头丢掉。
  
  原本就没几根火柴,我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躲藏多久,那容他这么浪费。在黑暗当中听到老琼斯又抽出来一根火柴,听声音还要点火的时候,我急忙拦住了他:“琼斯先生,你现在这样浪费火源,我们稍后会很被动的。还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老琼斯完全不理会我的话,他还是擦着了火柴。随后再次将靠近夯土墙,一边仔细观察看见,一边对着我说道:“很抱歉,小沈先生。不过我认为浪费一根火源还是值得的,看起来我们恐怕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这不是宋辽的古墓,夯土墙是明显的明初风格,萧思楠所处的北宋时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样式的夯土墙……?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琼斯手里的火柴再次烧到了他的手指。英国老头这才忍着疼痛,将火柴头扔掉。这次他在黑暗当中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再滑亮第三根火柴。
  
  这时候,我忍不住说道:“罗老四打眼了?不对啊,他不是说这里是他们老罗家修建的机关吗?那就不应该有错啊。是不是你看错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身边的二柱子心里突然有了想法,随后他脱口而出:“再有就是罗四维就不是罗家人,他说的都是自己编的……”
  
  “罗先生是罗家的人,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老琼斯打断了二柱子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两年前,我在长沙廖仲谋家里见过罗四维先生,我与其他几位绅士想要购买一件文物。当时是一位罗家长老,带着罗四维先生一起去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刚刚刮了胡子,我们欧洲人长得差不多,这次他没有认出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