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二章 煞

第四十二章 煞

  男‘人’全身没有一根毛发,在五六支手电筒的照射之下,显得皮肤惨白惨白的。这个‘人’的耳朵、鼻子都被削掉,两只眼睛的上下眼皮和嘴巴都分别被人用锈迹斑斑的铁丝穿透之后绑住……

  这些当兵的都是听过我讲过蛤蟆嘴遇到瞎眼男人的事情,后来又在洞口看到被‘处理’过的外国人。心里已经对这个瞎眼男人产生了恐惧,见到了货真价实的瞎眼男人之后,胆子小的已经从地上跳了起来。

  十几只大小枪支对着瞎眼男人,没等姓郎的发话,已经有人对着瞎眼男人扣动了扳机。有了第一个人开枪,剩下的人不再犹豫,十几只枪一起对着瞎眼男人发射了过去。

  俗话说神仙难当一溜烟,别说只是一个瞎眼男人。在场这些当兵的都以为这么多枪打出去,瞎眼男人总是要交代了。没有想到的是,这十几枪打出去之后,只是在瞎眼男人身上留下了十几个枪眼,稍微的阻止了一下它行进的速度。

  枪声一停,瞎眼男人便再次向着当兵的这边走了过来。它走的不紧不慢,饶是这样,也把姓郎的手下这些当兵的吓懵了。什么时候见过子弹都打不死的人?有反应快的已经转身向着身后跑了过去……

  郎显生这时候也吓得脸色发白,他也跟着这些当兵的开始远离瞎眼男人。这时候他把我想了起来,对着我这边大声喊道:“姓沈的小兄弟!这个怪物靠你了。我们不识高人有罪,有什么不到的你多多担待……”

  时隔多年,再见这瞎眼男人,我也有些发懵。第一个反应和当兵的一样,心里也要逃走。这时候发现罗四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他有些兴奋的盯着瞎眼男人,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这就是煞吗?还以为是老人吓唬我们小孩子的,想不到还真有这样的幕卫……”

  看着瞎眼男人越来越近,罗四维还没有逃走的意思。我急忙拉住了他,当下一手沈连城,一手罗四维,拉着他们俩向着身后逃去。这时候,看到汉斯在老琼斯的指派之下,冲到了自己的背包旁,从里面取出来照相机,对着瞎眼男人一阵猛拍。

  “都他么不要命了!”我拉着两个人跑到了之前走出来的甬路前,想了一想之后,还是放弃了这里,里面被巨石堵住了,一旦瞎眼男人追到里面,想逃都来不急了。这时候只有一条逃生的路,那就是瞎眼男人走出来的入口。现在逃出去,起码还有逃生的可能。

  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两个洋人和几个当兵的,汉斯再次背起来老琼斯。别看这个外国人瞎了一只眼睛,之前还受过伤。不过他的速度真是不赖,竟然超过了两个士兵,第一个冲到了入口前。

  眼看着他们俩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从入口外面再次响起来一阵拖踏锁链的声音。两个人都是和瞎眼男人交过手的,当下他们俩立即明白了过来不止一个瞎眼男人。就在汉斯转身准备跑回来的时候,入口外面已经出现了另外一个和瞎眼男人一摸一样的怪物。

  汉斯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跑到这里的,看到了第二个瞎眼男人的时候已经力竭。加上心里慌乱,竟然直接摔倒在了男人的面前。好在他对老琼斯还是忠心的,在摔倒之前已经将他甩了出去。

  瞎眼男人‘看’到了有人冲到自己面前倒下之后,也没客气,直接伸手抓住了汉斯的脑袋,就这样将他拽了起来。随着瞎眼男人手上使劲,汉斯的脑袋发出一阵“嘎巴嘎巴”的声音……

  眼看着瞎眼男人就要把汉斯的脑袋抓爆的时候,独眼外国人突然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刚才老琼斯给他的药瓶,对着瞎眼男人的脑袋砸了过去。药瓶被打破的一瞬间,爆发出来一阵巨响。巨大的爆炸力在他们俩当中爆发出来,生生的将汉斯从瞎眼男人手里推了出来。

  死里逃生的汉斯脑袋已经被抓的变形,他强忍着剧痛,跑到了老琼斯的身边,两个人互相搀扶向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这时候,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第一个出现的瞎眼男人在一个石柱旁边抓住了一名士兵的胳膊。顺势将他抡了起来,对着身边的石柱狠狠砸了下去。顺着一声闷响,这名士兵的肚子被摔爆,里面的东西飞溅地到处都是。

  姓郎的他们虽然是胡子出身,手上都有人命,可是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附近几个胆子小的被吓得坐在了地上,摔死了这名士兵之后,瞎眼男人丢了尸体。闻到了血腥味之后,它竟然好像兴奋了起来。脚上的速度快了不少,身子一晃便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士兵身边。

  瞎眼男人一把攥住了士兵的脖子,随后一使劲,竟然把这人的半块颈骨抓断,随后将骨头扯了出来。士兵并没有马上死亡,他倒在地上开始拼命抽搐起来。随着血液慢慢流尽,这人终于不再挣扎,死在了众人面前。

  一个瞎眼男人已经应付不来,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它们俩好像商量好了一样,一个守在入口处,防止有人逃出去,另外一个则开始大开杀戒。看样子不把这里的人杀光,是不算完的。

  这时候,我和沈连城、罗四维也看懵了。这可比当年我在蛤蟆嘴那会,见到的瞎眼男人可要生猛多了。转眼的功夫就弄死了俩,看样子把这里打扫干净也就是一刻钟的事了。

  现在所有的路都被堵死,无奈之下,我对着罗四维说道:“老罗,只有一条路了,先进墓里躲躲,再里面躲一阵子,等到这俩怪物走了,我们再出来找路出去。”

  “也只能这样了。”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将自己的背囊和他爷爷的干尸重新背好。我劝过他先放下干尸,一会出来再带走。罗老四说什么都不干,当下只能看着他收拾好之后,向着最左边的一根石柱跑了过去。

  到了石柱旁边,罗四维扒拉开周围的铜钱,对着石柱底部,雕刻的龙尾猛踹了几脚。最后一脚下去竟然踹掉了一块石板,露出来一个黑洞洞的窟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