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一章 熟悉的声音

第四十一章 熟悉的声音

  副官看见了罗四维从老琼斯手里接过笔记本,刚刚想要过去阻止,却被郎显生阻止:“别管他们,主要他们几个能带我们去拿宝贝,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让兄弟们都歇歇,一会就进去发财……”说话的时候,姓郎的还对着副官使了一个眼色。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明白是要等着进到主墓拿到里面的宝贝之后,就把我们杀了灭口。

  可能是以为我们这几个人早晚也要死,姓郎的竟然都没有安排手下看着我们。只是将我们远远的撵到了角落里,如果有什么异动,那些当兵的随时都可以开枪打死我们几个。沈连城心里还惦记赵老蔫巴,向士兵们打听,才知道老蔫巴已经和他们失散,八成是死在外面的墓道了。

  这时候,我搀扶着沈连城走到了罗四维的身边,对着他说道:“老罗,救命之恩我们叔侄记下了。如果这次能平安出去,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说一声。不敢说赴汤蹈火,全力以赴还是可以做到的。”

  “有你师父吕万年和吴老二的消息,你言语一声我就知足了。”罗四维说到这里的时候,见到姓郎的喝副官正在招呼士兵们休整,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当下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一会你们找机会就逃,真进了里面的墓室,咱们一个都活不了……”

  听了罗四维的话,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正要和他商量一下逃跑计划的时候。突然听到那些当兵的那里,传来一阵欢呼声。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两个外国人背包里面的食物被这些人发现。

  罐头这样的稀罕物,这些人还是在姓郎的那里见到过。他们被招安的时候,杨参谋长派人给朗团长送来过几个罐头。上次攻打鸡鸣岭的时候,郎显生打开了一个。放在火堆里那么一咕嘟,那个香味顶风能飘出去二里地。

  姓郎的指望一会这些当兵的给自己卖命,当下也大方了一回,指着这几个罐头说道:“归你们了,弟兄们打开尝尝鲜儿。这洋人还有酒精炉子,点上把罐头打开在上面热热。这点肉也不够吃,把饼子拿出来掰碎了扔进去泡泡。放在火上咕嘟咕嘟,那味道才叫香。”

  当下,这些士兵们欢呼了一声。抽出来刺刀将罐头打开,随后用两个外国人的酒精炉子开始加热了起来。看样子等到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就是我们前往主墓的时候了。

  看着自己带来的食物被这人当兵的吃掉,汉斯皱了皱眉头,转身和老琼斯说了几句。随后搀扶着自己老板走到了朗团长的身边,老琼斯对着郎显生说道:“请允许我拿回自己的药物,我有心脏病,不能没有那些药物。”

  背包已经被检查过,所有的枪械和弹药都被收缴了起来。不过郎显生性格多疑,犹豫了一下之后,将我叫了过来,随后将老琼斯需要的几个药瓶拿了过来。说道:“小子,你来念念上面的洋字码,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虽然我听不太懂英文,不过看还是没有问题的。看了一遍之后,对着姓郎的说道:“这个是硝酸甘油,治疗心脏病的。这个是阿司匹林,还有……”

  听到都是外国药物的名称,姓郎的不打算再听下去,他认为我不可能知道这样的药品名称,那这些药物应该不会有假。冲着我摆了摆手,随后对着老琼斯说道:“你要的药我给你了,要是还有别的什么想法,那这些药你也不用吃了,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你们那里的上帝。”

  老琼斯面沉似水的收好了药物之后,和汉斯一起回到了我们这边。两个外国人低声的说着什么,趁着那些当兵的不注意,老汉斯将其中一个药瓶塞到了汉斯的手里。

  我装作没有看见,低声对着身边的罗四维说道:“老罗,到了里面有办法逃吗?你要有什么想法尽早说,别打我们叔侄一个措手不及,再耽误了你的事情。路上还有啥机关的,你点一下。”

  罗四维苦笑了一声,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按着规矩里面的墓室不设机关,不用我们罗家管。所有的机关到这里就截止了,希望主墓里面真有什么宝贝,进去之后想办法让他们窝里斗。到时候才有逃走的机会……”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又开始不安了起来,看起来性命只是暂时寄存在自己身上,兴许一会就没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年被吕万年仍在这里的时候,被瞎眼男人弄死好了。这时候说不定已经投胎到富贵人家,起码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动,对着罗四维再次说道:“那么那个瞎眼男人呢?好像还不止一个。有没有办法把它们引出来?只要瞎眼男人一出来局面准乱,到时候……”

  “什么瞎眼男人?”罗四维皱了皱眉头,打断了我的话之后,随后继续说道:“我们罗家是摆弄机关,给阴宅入安的。外面的五石散墙壁,鱼骨线和断崖石是罗家的手艺,哪有什么瞎眼男人?”

  “那些瞎眼男人,还有洞外的人影,你都不知道?”罗四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一直以为瞎眼男人也是罗家的机关,现在罗家这大孙子自己都不知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它们都是吕万年安排下来的……

  就在这时,从那些当兵的出现的出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重物拖着铁链的声音。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外,包括罗四维在内,那些当兵的都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纷纷转头对着入口处。

  “是瞎眼男人!它追过来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二柱子,他跳了起来。对着那些当兵的继续大喊:“快逃命吧!来的是妖怪……”

  “你还敢胡说!外面一路上都是那个姓沈的小子在装神弄鬼。什么妖……”姓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出口的位置,晃晃悠悠的走进来一个一丝不挂,脚带铁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