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六章 吴老二

第三十六章 吴老二

  说话的时候,沈连城担心我和罗四维因为吕万年的事情起冲突。将我拉到了身后,好像母鸡保护鸡雏一样护了起来。

  罗四维似乎也没想把我怎么样,他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不是说吕万年吗?怎么又出来一个师兄弟?”

  “当初和吕万年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做吴道义的老道。”沈连城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他们俩差不多是二十多年前到的二郎庙,当时庙里有个谢老道,说是他的两个小师弟……对了,二十年前吕老道和吴老二就是现在的这个模样。后来他们俩说自己是练长生术的,虽然长生没炼成,不过还是练得驻颜有术。就算再过几十年也还是现在的样子……”

  听到沈连城这个说起来没完,罗四维皱了皱眉头,说道:“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两个老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不就要说到了吗?”沈连城陪了个笑脸之后,继续说道:“我们沈家堡的人都知道,二郎庙的吕老道贪财,吴老二好色。说起来也是丢人,这个姓吴的就好小寡妇这一口。我们堡子要是有刚死了男人的小寡妇,他就接着给亡夫超度的名义,去寡妇家里念经做法。做法的时候冲着小寡妇眉来眼去的,为了这个,不知道挨了主家多少打……”

  罗四维想要知道吕万年的事情,却听到沈连城说这个吴老二没完,当下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没问你这个姓吴的,我问的是这柄长剑的主人!”

  “我说的就是长剑的主人啊……”沈连城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二柱子那时候还小,有些东西他还不知道。这柄长剑原本就是吴老二的,当年他和我们堡子沈老六的媳妇好上了。老六出门被雷劈死了,老六他爹就像让老六媳妇嫁给他们家老七。嫂子嫁小叔子,也是肥水不留外人田嘛。没想到晚上去找老六媳妇说合的时候,看见老六媳妇和吴老二在床上忙乎……”

  说到这里,沈连城换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时老六他爹就不干了,找齐了本家兄弟、侄子们把奸夫淫妇堵在了房子里。把吴老二揍了一顿之后,扒了衣服光着屁股扔出了沈家堡。他留在老六家的家当就有这柄长剑,这是一柄软剑,吴老二平时把它当成裤腰带盘在腰上的。

  后来老六家的人说不能这么便宜了吴老二,他们几十口子人便去二郎庙找姓吴的麻烦。结果吴老二没有看见,却惹火了二郎庙当家的吕万年。那个老道抄起来菜刀就要和老六家的人拼命,吕老道动手真是不要命啊。罗爷你是没有看到。一个老道追着十几号大小伙子,一直从二郎庙追到了刘老六家。最后抢回来这柄长剑,一手菜刀,一手长剑的堵着刘老六家门骂街。二柱子那时候小,他出来看热闹的时候就看见这一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大宝剑是吕万年的……

  当时你是不在场,这个老道骂得那叫个难听。什么脏他骂什么,还专攻下三路。谁敢还嘴,他就举着菜刀和大宝剑剁谁。你说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了,几十口子人被堵在屋里不敢露头。最后还是我爹给了吕老道十两银子,他收了钱之后才走的。”

  “老公公去找儿媳妇谈改嫁,为什么非得三更半夜去?我呸!你们沈家堡的人怎么都乱七八糟的……”反应自己说错了话之后,罗四维啐了一口,随后继续对着沈连城说道:“那么说这柄长剑是吴道义的了?他人呢?”

  “早就跑了,差不多也有十六七年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连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说起来也是件丢人的事,后来吴老二又和赵老蔫巴的寡妇嫂子好上了。赵家是外来户,在沈家堡也没有什么好人缘。出了事之后,大家伙都等着看笑话。没想到这些吴老二作大发了,赵家的寡妇怀上了,又呕又吐的,还一个劲嚷嚷要吃山楂。

  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听说之后,都觉得这事吴老二出圈了。整个沈家堡的男人架着赵家寡妇去了二郎庙要说法,之前吃过一次亏,这次去的时候还叫了乡里的保长,还借了乡里的几杆火枪。

  吴老二的耳朵也是灵,听说整个沈家堡的男人都找自己的麻烦。听着动静他就翻窗逃了,结果把吕老道自己留在二郎庙里,对付整个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儿……”

  这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之前只知道二郎庙有个吕老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吴老二?这么多年了,沈家堡就没人提起过这个人。如果不是今天沈连城说到这里,我恐怕再过多少年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吴道义……

  看着沈连城说到这里停住,急忙问道:“后来呢?怎么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还有一个吴老二?”

  “因为丢人呗……”沈连城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时我也去了,吕万年这次不吵不闹的,等我们都进庙里之后。他让我们找个大夫给赵寡妇号脉,如果真有孩子的话,他把庙卖了赔钱给老赵家的人。

  当时我们沈家堡的人以为占了天大的理,从县城的望春堂里请了坐堂的大夫。结果人家一号脉,赵家寡妇压根就没怀孕,只是吃错了东西。吃了就吐,心里恶心可不是要吃点酸的压压吗?

  听说吴老二跑了,自己没怀孕,赵家寡妇还来了劲。说自己和吴老二清清白白,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爷们儿死了,自己是要作贞洁烈女,要起贞节牌坊的。现在被我们这么一闹坏了名声,当场要死要活的。

  这时候吕万年也得了理,举着菜刀堵在门口一个也不让我们走。管我们要一个说法,说不出来个一二三来,他就要把我们都劈了……”说到这里,沈连城想起来当年的场景,唉声叹气的再次闭上了嘴巴。

  在一边听入了迷的老琼斯忍不住插了句嘴:“后来呢?”

  “这次是我,又给了二十两银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