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四章 站尸

第三十四章 站尸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老琼斯的目光变得怪异了起来。看着罗海山的背影,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继续顺着这条路下去,走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出口。出口没有找到,我手上电筒的电池却到了极限。开始慢慢的变暗,没过多久便彻底的断了电。好在罗海山身上带了备用的电池。他取出电池递给了我,说道:“小老弟,你是赶上好时候了。我刚开始淘沙时候哪有这样的好东西,手里就是个小油灯。遇到空气不好,火苗都是绿的。你想想啊,举着冒绿光的油灯,在棺材里扒拉死尸身上的陪葬。胆子小的,当场都能吓疯……”

  罗海山这段鬼故事也算是化解了刚才的尴尬,现在他又变回到之前那个嘻嘻哈哈的老头字。

  我换好了电池之后,却并不着急打开手电筒。毕竟前面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手电筒和罗海山替换着用。

  借着罗海山一支手电筒的光芒,我们这些人继续向前走去。听着他说起来没完,跟着吕老道练过胆的我还好,沈连城和二柱子两个人脸上变颜变色。当下我对着罗海山怼了回去:“老罗,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从小就是搂着死人长大的?刚刚见了死人,你就留留口德。积点阴德下辈子生儿子还能有屁眼。”

  我说这话,罗海山也不生气。他呵呵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你就不懂了,人都死了有什么可怕的。你们活得年岁少,不明白这里面的事理。小老弟,看在我们还算投缘的份上,土龙爷爷再教你一句——这世上活人才是可怕的。回去你细品品……”

  罗海山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手电筒的光芒也暗了下来。就在我准备打开手电筒的时候,突然听到罗老头的一声惊呼:“前面有出口了……”

  听了他的话,我们几个人齐齐的向着面前看过去。那里还是黑乎乎的一片,哪有一点出口的样子?就在我打算嘲笑罗海山年纪大了,老花眼的时候,这个老头子却突然加快了脚步,一溜小跑向着前方跑了过去。

  当下,我们这几个人也只能跟在后面跑了下去。跑了好一阵子,才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当我打开手电照过去,果真在前面二百多米的位置出现了出口。看见出口的同时,我也心惊老罗头的眼力。都是活在坎上的人了,视力怎么还这么好?到底是盗墓贼的瓢把子,这好眼力八成就是在墓穴里面练出来的。

  看到了出口之后,我们这些人都兴奋了起来。刚才罗海亲口说的,只要从这里出去,很快便可以借泄口逃离这歌鬼地方了。二柱子还惦记他的三百大洋,一直跟着两个洋人磨叽。出去之后一定要他们兑现这笔钱。

  二百米的距离,转眼之间便跑了过来。从出口出来之后,我也打开了手电筒,看到这里是一个好像广场的所在。六根巨大的石柱分散在周围,每一根石柱下面都摆放着无数的铜钱,和已经朽烂掉的绢帛。

  “六柱齐天,通宝生根……这里就是萧思楠的墓室外围了。”看到了六根柱子之后,罗海山从我手里接过手电筒。走到了其中一根石柱旁边来,抓起来一把铜钱,看了一眼之后,又将他们散落在了地上,回头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这不是大辽的铜钱,是北宋澶渊之盟之后,送到辽国的宋皇通宝。看起来萧太后对她爸爸也算够意思了,谁能生养个这样的女儿,比儿子不差……”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举着唯一一个手电筒,在这里照射了起来。除了这六根被铜钱生根的石柱之外,还有一些和尚模样的陶俑。都说辽国是信萨满的,想不到在老太师的墓里会有和尚的陶俑。

  这里实在太大,一直手电筒也不够使。罗海山举着手电在这里转了起来,好像二柱子之流,守着他不听的打听那一堆一堆的铜钱值多少大洋?被缠得有些不耐烦的罗老头,对着二柱子说道:“你的运气好,这样一枚的宋皇通宝,拿出来一枚就值个千八百的大洋。抓一把就够你后半……什么人!”

  罗海山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起来。这时候,他已经将手电筒照射了过去,就见距离老罗一百多米的位置,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

  冷不丁在这里看到了一个人,任谁也要被吓一跳。原本我还以为是瞎眼男人,心想着避了一路没见这怪物,想不到最后还是劫数难逃。看到这个人身穿黑衣,并不是瞎眼男人之后,我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过去,这个人的穿戴几乎和罗海山一摸一样。都是一身黑衣,只是老罗是短打,这人身上穿着长衫,样式却是一摸一样的。他带着背囊,脚下是踢死牛的薄底快靴。只是这人头上被黑纱罩面,看不清真实模样。而且他的姿势很是奇怪,一动不动的抬头看着天棚。好像上面有什么吸引住他的东西一样。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老罗,你这是遇到同行了吗?

  没有想到的是,看清了这个黑衣人的穿戴之后,老罗的身子竟然有些发抖,说道:“是您老人家吗?这么多年您去哪了?家里都乱成一锅粥了,儿孙们都在等着您回去主持大局……”

  说话的时候,他直接跑到了黑衣人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没有想到这一抓之下,竟然将黑衣人的衣服撤碎。露出来里面已经风干了的尸骨……

  见到这个黑衣人早死多时,罗海山先是哆嗦了一下,随后跪在死尸的面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候,我们几个人也走到了黑衣人的面前。还没等我开口打听怎么回事,老琼斯从汉斯的背上下来。这个外国老头竟然伸手扯掉了死尸面上的面纱,露出来一张皮包骨的死人脸来。

  这人竟然是站着死的,就在我好奇他是怎么立着这么久都没有倒下的时候。罗海山大叫了一声,随后哆哆嗦嗦的拉开这人身上的黑衣。就见一截长剑的剑身从死尸的粪门出穿了下来,前段已经定在了地上。

  看到死人是被钉死在地上之后,罗海山再次大叫了一声:“啊!”随后他爬了起来,惦着脚尖看向死人扬起来的脑袋,一柄极长的长剑剑柄就在死人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