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一章 一副架

第三十一章 一副架

  听了罗老头的话之后,我有些诧异的说道:“死后见到罗海山?大明朝就有你了?老罗,看不出来你有小三百岁了。不对啊,谁刚才说今年活在坎上了?七十三、八十四的,四哥不叫自己去的……”
  
  “罗海山是罗家首领的号,不管罗家谁做了首领,他都要改名叫做罗海……”罗海山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他关闭了手电筒,跟着身子趴在了地上。还没等我明白过来,老罗头已经滚到了角落里。
  
  前面不对劲!这个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随后对着身后的人大喊了一声:“都趴下!前面有东西……”喊话的同时,我已经关上了手里的手电筒。几乎就在关上手电筒的同时,前方突然响起来一声枪响:“啪!”的一声,一枚子弹贴着我脸蛋的油皮射了过去……
  
  好在刚才那一声喊,加上罗海山的动作惊醒了身后的人。他们不是趴下,就是猫着腰藏到了角落了,子弹并没有伤到谁。这时,前方又响起来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同时传来了带着哭腔的声音:“孙殿臣,你还带帮手了……冤有头债有主……铡死你的是郎显生,我就是看热闹的……呜呜……你弄死我,我变成鬼也不会放给你……呜呜……”
  
  说到最后的时候,前方又是一声枪响。只是这次大家都藏了起来,又没有手电筒指亮。这一枪打在了天棚上,距离最近的二柱子两丈多远。
  
  枪声一响,我们吓得都不敢动了。只有后面的汉斯骂了一句,他将老琼斯安顿好之后,也掏出手枪准备对前面射击。这个洋人是军人,论起来射击要比前面那人强出来几个跟头,从刚才对面开枪拉动枪栓的声音,已经判断出来那个人的大概位置。
  
  不过就在他要开枪的时候,我突然用大声喊道:“死到铺!别开枪……琼斯大爷,你让你老弟别开枪,对面那人我认识……是大脑袋吗?我……你小师父沈炼啊。别开枪了啊……这边都是自己人,你看着啥了和我说,我一顿小锣敲死它们……”
  
  “小师父……哇……”对面那个人听到了我的声音之后,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连跑带爬的向我这边走了过来,听到了他奔跑的声音。吓得罗海山大声喊道:“你别动!你别过来……我们过去……小兄弟,你让他别动!再把断崖石引下来……”
  
  “大脑袋你别动,我现在就过去……”说话的时候,我再次打开了手电筒。先是看到了躲在我身前不远处的罗海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刚才这老小子明明看到了前面有人端着枪,犊子你就不放声。要不是我反应快,这时候已经挨枪子了。活在坎上了不起啊……
  
  看到了手电筒的亮光,前面的大脑袋这才算安稳了一下。怕他再冲我过去,当下先一步跑了过去。
  
  前面那个人姓郎的队伍里,胆子最小的大脑袋。看见了我他就好像看见了亲人一样,抓住了我的胳膊,流着鼻涕、眼泪说道:“我可算看见你了……跟着我一起的三个兄弟都没有了……我以为活不了……”
  
  原本我对姓郎的这些士兵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这个大脑袋却是另外一番见解。他算是我见过胆子最小,最不像当兵的人了。加上还想要个活口,以便知道其他那些当兵的都怎么样了,姓郎的死了没有。这才开口救了他的性命……
  
  原本被他抱着也没有什么,不过很快便闻到了他身上不对的味道:“你身上什么味?尿了……你退过去,再向后两步……好,说吧,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郎团长呢?“
  
  好不容易看到了活人,大脑袋反而更加激动了起来。当着我们的面哭起来不停,惹得罗海山踹了他一脚,说道:“好好说话!他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再哭!再哭老子就把你留在这里,陪着什么孙殿臣。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兵,不是说你们都是胡子招安的吗?你照照镜子,你身上哪有一点胡子味……”
  
  “我入绺子就没几天,我以前是唱二人转的……路过夹皮沟的时候被郎显生给绑了,看我没钱,就逼着入伙做了胡子。第二天就被张大帅招安了……”
  
  这一吓唬,大脑袋反而安静了许多。醒了把鼻涕之后,他擦了擦眼泪。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小师父你别提了……看着你和你叔儿没影了之后,郎显生就带着我们这些人追了进来。谁能想到进来之后,这里左一条岔路,右一条岔路的。郎先生这个不是人揍的,他逼着我们分成几对给他们探路。找到出口的就回来报告……
  
  我和三个兄弟原本是走旁边第二条路的,走到头发现有出口,就赶紧回来报告。谁能想到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那会突然一块大石头从天上掉了下来。我可怜的大春啊,以前唱二人转的时候,我们俩一副架。他唱西门庆,我唱的潘金莲……结果我眼睁睁看着他和杨六被大石头砸死。
  
  当时我们几个就被吓傻了,好不容易回来,姓郎的臭不要脸还逼着我们继续给他探路。走到前面的时候,看见这里有个洞口,我们就进来看看。没想到这一看不要紧,生生的栾小平就没有了。就是嗖……的一声,在我眼前一下子就没了……”
  
  “我说你怎么胆儿那么小,敢情你唱的是潘金莲……”看着大脑袋又要考前,我急忙将他退了回去。随后看着罗海山说道:“老罗,你来这里就好像回家一样。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一定知道。解个闷吧,这怎么回事?”
  
  听了我的话,罗海山讪笑了一声,说道:“这个让我怎么说?当时还想这里就我自己。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背墓图的时候,只背了外面的岔路。就没看过生路里面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