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九章 家族

第二十九章 家族

  “完了……完了……完了……”看到前路被封住之后,二柱子哭丧着脸,唉声叹气的继续说道:“这下子是真要死在这里了,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啊……沈连城,要不是你……”

  “谁说就这一条路的?”罗海山有些无奈的看了二柱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当初萧思楠请的是这行当里的高手,做的就是九曲三通的手段。还是那句话,你们的运气真是不错,能遇到我这条土龙。”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哈哈一笑,随后转身向着身后的道路走去。边走边说道:“往前走不担心,走回头就要小心了。你们要踩着我的脚印往前走——记住了,一定要踩着脚印,踩错了就是石头下面那人的下场……”

  说完之后,罗海山开始向着身后走去。他走的极为小心,每走两三步都会停下来算计一下。然后再走出两三步。当下我们在后面踩着前面那个人的脚印,跟着罗海山向着外面走去。好在刚刚进来不久,很快的我们几个便从这条甬路当中走了出来。

  出来之后,罗海山并不着急选其他的入口进去,他站在四排岔路口,嘴里念念有词的来回挪步。

  “一进火……二进水……三进木……四进金。土克水……断路当逢金……我们走第四条路。”嘀咕完之后,罗海山回头对着我们继续说道:“这条是新路,老几位跟紧点。别离我太远,什么东西都不要碰。”

  说完之后,罗海山向着第四条路走了过去。不管怎么样,他指出来路我们就要走。当下,我们这几个人再次跟在罗老头的身后,向着第四岔路走去。

  见到又有了生路,二柱子也不找沈连城的麻烦了。他碎嘴的毛病却犯了起来,当初沈老爷选他给英国人做向导,就是看中沈二柱不像其他老农民老实,会被人占便宜也不敢说一声。二柱子自来熟,认识半个小时,什么话都敢和人家说。

  “罗老爷,你说你早知道有这条路,刚才怎么不直接带我们走这里?不是我说你,这不就是脱裤子放屁,临了还要再穿上裤子吗?罗老爷,你说……”

  “二柱子你知道个屁!”我恨他对沈连城不恭敬,骂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你也就知道怎么和媳妇生崽了,没听老罗说的话吗?这是条新路,如果不是刚才的路被断崖石挡住,这条路也不会是生路。”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罗海山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笑呵呵的说道:“看不出来,小兄弟你还有点见识。生死路互通是我们罗家的不传之秘,想不到还有人能看出来。说的不错,刚才那条路上的断崖石连着这条路的机关。那边石头一落,这边的生路便会打开。反过来说,那边的断崖石只要一直悬着,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开这条生路……”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海山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不是那位吕万年告诉你的吧?”

  “我在北平学的是建筑,我们先生是古建筑研究第一人梁思成。”我有些不屑的看了罗海山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条路巨石落下的位置,墙体已经新形成的变形。变形的部位不和巨石下落发生相连关系,那就是说,其他三条路因为巨石下落,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样变形的建筑在两晋时期的宫殿建造图中有记载,可惜那时候的宫殿都毁掉了,没机会亲眼看看。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

  当年,我有幸跟着学长,在梁教授的私藏当中见过唐朝墓地出土的两晋宫殿建造图。当时梁教授还向我们讲解了宫殿变化的原理,当时听的津津有味。哪能想到有朝一日会在老家的山洞里看到类似的建筑。

  “梁思成……我听说过,他还托人想要见见我。”罗海山笑了一下之后,转身向前继续走去。边走边说道:“他想去南陈皇帝陈霸先的墓里找点东西,知道我有那座大墓的墓图。可惜了,才一万大洋,后面加个零我还能考虑考虑……到了……”

  说话的时候,罗海山面前右侧的石壁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下方满是碎石,看茬口是刚塌陷出来不久。

  “就是这里了,第五条岔路,这下子金木水火土就都有了。最后这条路属金,好兆头……”说着,罗海山站在洞口,先是举着手电筒对着洞内照射了一番。确定安全之后,这才第一个走了进去。

  看着罗老头都走了进去,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当下我们几个人也跟着一起走在后面。

  进来之后,才发现这条路出奇的长。走了好一阵子还没有见到出口的影子,我在罗海山的身后对着他说道:“老罗,你也说这条路是新路。你不会不知道前面通向哪里吧?”

  “只要是在这墓里,就没有我罗海山不知道的东西。”罗老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这是家传的手艺,天底下我们罗家认淘沙第二,谁也不敢认第一。”

  听了罗海山的话,我心里突然一动,对着罗老头的后背说道:“这里没有你不知道的东西?老罗,我刚刚明白过来,这里是死人墓,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有陈霸先大墓的图纸?谁会写那种东西,这不是等着后人来盗墓吗?”

  我的话音刚刚落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因为他们罗氏家族,正是给这些大人物们建造坟墓的人……对罗氏家族我早有耳闻,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罗海山先生。”

  这个声音吓了我们几个一跳,急忙回头望去,就见趴在汉斯背后的老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他对着自己的同伴说了几句英文,随后被汉斯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

  已经昏迷了几天,老琼斯显得很是虚弱。在汉斯的搀扶之下,他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罗海山的面前,用字正腔圆的汉语说道:“很高兴见到你,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理查德.琼斯,是……”

  “牛津大学的琼斯教授,呵呵……”罗海山明显知道这个老头的身份,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来多热情。干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那正好了,不用我和谢老二废话了,罗爷直接和你说,你要的东西,罗爷就是砸了也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