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九章 有鬼

第九章 有鬼

  这次事情没过几天,吕老道又将我带到了蛤蟆嘴。只是再没有见过那个眼皮被铁丝绑住的男人,老东西还是那句话,让我把香火钱还了。要不然就好像瞎眼男人那样炮制我……

  虽然没有看到瞎眼男人,不过还是有另外一件事惊到了我。吕老道再次把我扔到了上次的山洞之后并没有离开,他陪着一起待在山洞里。看老家伙的意思,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有吕老道在身边壮胆,还有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之后,我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瞎眼男人一出现,我立马就给老东西跪下。为了几块钱用不着这样吓唬我……

  没有想到瞎眼男人没看见,却把赵老蔫巴等来了。在山洞里待了也就半小时左右,洞外突然下起了大雾。在雾气当中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摸摸搜搜的向着蛤蟆嘴这边蹭了过来。

  就在这个人走到蛤蟆嘴附近的时候,他的身前身后突然出现了无数个一摸一样的人影。突然间的变故让先前那人吓了一跳,不用自主的大叫了一声:“妈了个巴子!你们闹我,老子和你们拼了!”

  说话的同时,这人将背后的老套筒拿在了手里。对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影开了一枪……

  听到声音的同时,我已经辨认出来这就是沈家堡的赵老蔫巴。听到枪声之后更加肯定我没认错人,当下对着吕老道说道:“是老蔫巴,师父,大家都是一个堡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救他一条命,他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替别人起誓的……”吕老道看了我一眼之后,走到了山洞口,随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铜锣。看了一眼聚集在赵老蔫巴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影之后,他开始用手指头有节奏的敲起了铜锣。

  在锣声响起来的一瞬间,这些人影齐刷刷的转身向着山洞这边走了过来。看到之后我心里开始哆嗦了起来。其实我和吕老道和赵老蔫巴也不算熟,用不着把自己豁出去吧……

  吕老道一边有节奏的敲打铜锣,一边用直勾勾盯着下面的人影,过了片刻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的好徒儿,下次再来蛤蟆嘴的时候,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还有下次……就在我快哭出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又有了新的变化。从旁边蛤蟆嘴的位置吹来一阵大风,随着风声响起来,原本满山的大雾迅速被吹散。就在大雾消散的同时,那些迷迷糊糊的人影也跟着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影和大雾一起消失之后,赵老蔫巴也看到了我和吕老道。当下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进了山洞之后,我才发现老蔫巴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湿透了。看着他坐在吕老道身边喘粗气的样子,我心里还有些疑惑。沈家堡的人都知道蛤蟆嘴闹鬼,而且我出事也没有几天,他哪来的胆子敢独自一人闯蛤蟆嘴?

  吕老道也询问了几句赵老蔫巴来蛤蟆嘴干什么,这老蔫巴还是三棍子打不出来个屁。扭扭捏捏了半晌之后,才说是追赶猎物没有注意到已经到了蛤蟆嘴的位置。他说话的时候,目光躲躲闪闪明显,我当时还是个九岁的孩子,也看出来赵老蔫巴心里藏着事儿。

  不管怎么样,赵老蔫巴的突然出现算是给我解了围,有他在身边,吕老道也不好意思再把我怎么样。看着大雾连同人影消失之后,老东西轻轻的叹了口气,带着我和赵老蔫巴下了嘴子山。

  回到道观之后,我急忙去找了我亲爹。管他借了几块钱还给了吕老道,这个老东西这才算是暂时饶过了我……

  不过事情还不算完,过了一个月之后,吕老道话里话外开始说什么利息的事。偷了他几块钱怎么也要给几分的利息,听这话里的意思,不拿出来点利息这老东西还要第三次把我拉到蛤蟆嘴去。

  就在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从二郎观逃走的时候,天津来的李寡妇出现了。几天之后吕万年便带着一万大洋的银票离开了沈家堡……

  等我说完和蛤蟆嘴渊源的时候,那些大兵早已经集结完毕。只是郎团长听我说的‘神话故事’入了迷,几十个人等着这位团长发话向着蛤蟆嘴的方向进发。

  听了我诉说那些之后,郎团长似乎也有些迟疑。不过蛤蟆嘴里的绺子更加吸引他:“什么瞎眼男人、人影的,都是你师父演的戏!专门吓唬你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小崽子……我看你那个什么师父就是蛤蟆嘴上土匪的坐探。”

  听了郎团长的话,孙连城急忙使眼色让我闭上了嘴巴。当时东北匪患猖獗,几年前张大帅就下了剿匪令,除了正经的绺子之外,所有和土匪瓜葛的暗桩子都按通匪论处。抓到之后那是要直接枪毙的,被扣上了通匪这顶大帽子可不是好玩的。

  见到吓住了我们几个人,郎团长哼了一声,对着自己的兵马喊道:“全体立正!六班留下看守车辆,剩下的人带齐物资向蛤蟆嘴进发。我话说在前面,这次事情办的漂亮,还是按之前说的大家伙跟着我吃香喝辣的。要是因为谁办砸了大事,别说老郎我不讲情面——扒了他的皮……”

  说到这里的时候,郎团长一挥手,他的副官走上前来,大声喊道:“兄弟们,托了郎团长德福了。今天之后大家就都是有钱人了。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眼前蛤蟆嘴这一哆嗦。大家伙再努把劲儿,过了今天什么都有了!”

  说到这里,副官看了郎团长一眼,见到自己的长官没有什么话说之后,这才再次说道:“全体都有!队伍开拔……沈老头,你们爷仨走在前面带路。只要到了蛤蟆嘴就没有你们的事儿了。”

  虽然心里十二分的不愿意,不过已经到了已经到了嘴子山山脚下,再想逃走那些大兵也不干。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和沈连城、赵老蔫巴一起,向着山上蛤蟆嘴的方向走了过去。看着头顶上的大太阳,着青天白日的那个瞎眼男人应该不会出现吧……

  让我有些差异的是,这些当兵的竟然连马克沁这挺几十斤的重机枪也一并抬上。更加想不到最后还是靠着这个大家伙才救了我们的性命……

  可能是我刚才的故事起了作用,队伍行进没有多久,后面的郎团长便下了命令。让后面的大兵放缓了脚步,拉开和我们几个的距离。这样一来别说是瞎眼男人和土匪了,就算是遇到什么野兽也会先冲着我们来。

  顺着山路向上走了一阵之后,沈连城有些心虚的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大侄子,这蛤蟆嘴也就是你们师徒在里面待过。你说这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吧?要是有什么东西你可早说,让你叔儿早有准备——死也要死个明白……”

  “叔儿你放心,当初我师父给您算过一卦,说您能活到九十六。用他们北平话说您且活呢。”说话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十个大兵,随后继续说道:“当初我师父还说过一嘴,只要不下大雾,那些鬼怪就出不来。要是下了大雾,咱爷们儿趁乱撒丫子就跑了。侄子我知道一条下山的路,到时候谁还管他们这些兵痞……”

  听了我的话,沈连城心里总算是有了些底气。当下在我的搀扶之下,一步一步向着山顶蛤蟆嘴的位置走了过去。

  继续前行不久,前面便没有了道路。凭着我和赵老蔫巴的记忆,带着后面的大队人马在杂草山林当中继续前行。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我想要和后面的郎团长商量一下,是不是歇歇喘口气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的赵老蔫巴大声喊道:“鬼……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