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吕万年的手段

第八章 吕万年的手段

  现在我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吕老道之前交给他那点驱邪避凶的手段已经忘了个干干净净。眼看着地上的火苗彻底被压灭之后,洞口的那个‘人’便要冲进来。之后的事情我已经不敢去想了。

  就在最后一点火苗被彻底压下去的时候,洞外那‘人’的嘴里发出来猫头鹰一样的叫声。随后他慢慢的进到了山洞之内,一步一步的向着我的方向走去。我从地上捡起来凉快拳头大小的石头,等着那个‘人’在靠近一点就和他拼命。

  眼看着我已经将手里的石头举起来准备最后一博的时候,已经走到一半的瞎眼男人突然没有征兆的停下了脚步。随后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这时,山洞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家里的香火钱是不是你个小王八犊子偷的?最后给你小子一个机会,再不说的话就让煞把你撕碎了!”

  “救命啊……你去找我二叔要吧……就当是我偷的,我不当老道了…….你放我回家吧…….”让吕老道都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扯着嗓子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没出息的玩意儿,当初我怎么瞎了眼收了你这么个小王八蛋。还指望你个小王八犊子养我的老。现在看还不一定谁死在前面……”说话的时候,吕老道也跟着走了进来,站在了瞎眼男人的身后……

  吕老道说话的时候,瞎眼男人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身体先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侧着脑袋竖起来耳朵开始寻找发出说话声音的方向。只不过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吕老道的声音从哪个方向传出来的。

  直到吕老道出现在瞎眼男子的身后,他都没有一丝的察觉。我这位师父也此时身穿一件黑底红字纹的外衣,现在篝火已经完全熄灭,沈炼所在的位置看不清上面印着什么文字。吕老道以一种古怪的步伐向着瞎眼男子背后走过来……

  瞎眼男人明显感觉到山洞里已经多了一个人,完全不像之前好像眼睛能看到我一样。吕老道出现之后,他便开始暴躁起来。不停对着空气嘶吼着,就算吕老道站在了身后,瞎眼男人还是没有丝毫察觉。、

  看到是不可能在我嘴里听到那几块香油钱的下落了,吕老道冷哼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我说道:“小子,看好了,兴许以后你能用得上……”

  说话的时候,吕老道从怀里摸出来一根两头拴着铜钱的红绳,随后将一头的红绳甩到了瞎眼男人脖子上。铜钱拽着红绳在男人的脖子上缠绕了几下之后,将他的脖子牢牢的锁住。

  这时,瞎眼男人也感觉身后有人了,就在他伸手去抓之时,吕老道向后退了两步,随随便便拽动手里另外一头红绳。随着动作瞎眼男人的身子一侧外,就在他面前站稳,准备回头去抓吕老道的时候。那个老东西将手里拴着红绳的铜钱踩塞在了瞎眼男人的手里……

  瞎眼男人接触到铜钱的一霎那,他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就见男人抓着铜钱的手开始冒起了浓烟。眼见着手掌上已经有了火光,瞎眼男人急忙将手里的铜钱扔了下去。虽然铜钱已经离手,不过男人好像受了重伤一样,他萎靡蹲在了地上。顺着原本是鼻子和耳朵的窟窿不停有黑紫色的鲜血渗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吕老道弯腰再次捡起来红绳,老东西看也不看瞎眼男人,转头对着我说道:“这次给二郎爷一个面子,小王八羔子你回去吧。我送他去该去的地方……”

  话还没有说完,吕老道已经拽动红绳,将瞎眼男人拽了起来。这时候的男人就好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低头迈着小碎步跟在老东西的身后。此时吕老道背后的空档已经都露给了瞎眼男人,可他却没有丝毫要偷袭老家伙的意思,甚至连逃走的意图都不敢显现出来。

  看着吕老道的牵引之下,瞎眼男人走出了山洞。此时我还是有些恍惚,掐了一把大腿,感觉到疼痛之后才明白过来不是在做梦。想到刚才经历的一切开始后怕起来,看了看山洞外面黑漆漆的景象,我还是没敢立即下山,直到天光彻底大亮之后,这才一路逛奔回到了道观。

  回来之后我直接病倒了,当天夜里便发了高烧。烧的开始说胡话不说,还时不时的喷几口白沫‘活跃气氛’。我亲爹听说之后急忙跑来看我,看到这幅景象之后也被吓着了,这么烧法还不烧坏了?中医治不了这样的急症,听说县城里来了几个洋大夫,沈连城老丈母娘也是发烧,去了那里扎了一针就好了,当下他便吵吵着送我去县城的洋医馆看西医。

  不过吕老道却死活拦着不让我离开二郎观,当时我亲爹就急了。说什么也要把我送奉天里,当下一个非要带着我去县城,另外一个说什么也不让他带我出二郎观。当下这老哥俩几句话没说好呛了火,从“你瞅啥”进展到了“信不信我削你?”

  最后我亲爹被吕老道薅着头发拖到了院子里,左右两个嘴巴把他打得服服帖帖,捂着脸逃出了二郎观。几个时辰天亮之后,我亲爹带着沈连城和沈家堡老少爷们回来找吕老道报仇。

  有了沈连城他们壮胆,我亲爹骂着街踹开了道观的大门。冲到了沈老道的房间之后,众人都傻了眼,按着我亲爹的说法这时候我应该已经烧的不省人事,和死人相比就是多口气。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我正坐在炕头上喝苞米糊糊。吕老道开天恩,除了咸菜之外,还给我用香油炒了俩鸡蛋。

  我正吃喝的满头大汗,见到这些人破门而入之后,先是吓了一跳,随后赶紧将碟子里的炒鸡蛋塞进了嘴里。这才呜哩唔吐的说道:“二叔,来了啊。香油钱真不是我偷的……”想起来在蛤蟆嘴遇到的事情,我心里一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时候,吕老道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冲进来的老少爷们一眼,随后不冷不热的说道:“还以为是山上的绺子来我这道观借粮,原来是沈老爷你们。啧啧……看着架势要打要杀的,老道我犯了哪家王法?还是老道士碍你们的眼了,这是打算把我撵出沈家堡?”

  看着我满嘴的鸡蛋,哪里像是病入膏肓的样子,沈家堡的老少爷们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吕万年在二郎观出家也有年头了,这老道除了把钱看的重点之外也没啥毛病。而且吕万年还是远近闻名的能人,年前沈连城的兄弟媳妇被黄皮子迷了,还是吕老道出手救回来的。现在倒好,听了沈连甲(我亲爹)的话,和吕老道闹生分了。以后再闹什么邪性的事情,谁来给沈家堡的人了事……

  确定我啥事没有之后,这些人臊眉搭眼的离开了二郎观。沈连城陪着笑脸说了成堆的好话,临走的时候又给了二十块大洋的香油钱,这才算是消了吕老道的火气。

  听我说到这里,一边郎团长来了兴致。当下对着我说道:“然后呢?说啊,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找了我二叔借了几块钱,还给吕老道了呗……”我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我那个师父是世上第一爱财的,你不还钱他真敢往死了折腾你。那次回来没几天,他又把我拖到蛤蟆嘴去了。你说他一个道士跟我这个小孩子叫什么劲,谁家孩子没有几块零花买糖吃……”

  听了我的话,朗团长愣了一下,随后对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脚,笑骂道:“呸!听了半天,还真是你小王八犊子偷的香火钱。老子差点让你绕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