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 火烧曹家楼

第三章 火烧曹家楼

  这一下子,不止是来占便宜的那些人,就连我自己都傻了眼。当下,那些占便宜的也都散了,最后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远方的堂叔沈连城(按辈分我应该叫一声三叔,托我的福,他也算和二郎爷伦上把兄弟了)找上门来,和我谈了半天之后,给了他一条出路:“没了师父,你自己一个孩子管一个庙(观)也不是办法,这样,你把庙(观)产租给叔。叔再给你添上点,你去县里上学得了。叔也不指望你能有多大的学问,等你学成了回来帮着你叔管管这家业。”

  沈连城是前清的举人,几辈子都是方圆百里的首富。虽然家产比不上天津的李道林,不过也看不上这点观产。于是我千恩万谢的答应了沈老爷。准备了几天之后,便去了县里念了小学。

  说起来我也是给沈连城长脸,先是在县里的学堂适应了半年之后,竟然跟上了学校里的节奏。一晃又是几年过去,沈连城看我还是个学习的材料,又花钱让我去北平读了高中。

  也是不负沈连城的厚望,高中毕业我便考入了北平洋人开办的辅仁大学。也就是在刚刚开学的第一年,我惹了一场大祸……

  当时正值一战结束,摘取胜利果实的巴黎和会传回来消息,德国在山东的特权都让给了日本。听到这个之后,北平各大高校的学生们都炸了营。不是说大家都是战胜国吗?臭不要脸的!怎么战胜国开始欺负起来战胜国了……

  年轻人都是热血的,知道国家要签订这样丧权辱国的协议之后,北平各大院校的师生们组织起来,纷纷走到大街上游行。当时群情激愤,我被指派去火烧外交总长曹汝霖的府宅。

  分配任务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我竟然听岔劈了。把曹汝霖居住的赵家楼听成了曹家楼。当时正热血上涌也没有多想,最后一把火将街对面百货公司曹经理他们家点了。看着大火烧起来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你一个百货公司的经理卖什么国……

  这次学生运动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当时虽然抓了几千名学生,不过碍于各方面的压力,最后还是将这些学生们都放了出来。不过政府这口气出不来,将我通缉了,说这是蓄谋纵火与学生运动无关。

  北平是待不下去了,我只能问同学借了几块大洋,连夜坐着火车逃出了北平。想着先回老家避避风头,大学是念不下去了,等着过了这一阵风平浪静之后,看看能不能改名换姓找个营生谋生。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原本打算在车站附近住一宿,第二天天亮在回家的。不过在车站看到了自己的通缉令之后,我改了主意。花了五毛钱连夜雇了一架独轮车,花了大半夜的时间,这才终于在天亮之后赶到了我老家沈家堡附近。

  眼看着还有十里多地就要回家的时候,突然看到从沈家堡的方向开出来两辆日本造的黄皮子大卡车。这玩意儿在当地也算是稀罕物了,有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大卡车。

  就在我打算让车老板停车躲躲的时候,两辆卡车突然停下,从第一辆卡车上面跳下来一个穿着奉军军服的军官。他跳下来的同时,已经从枪套里掏出了手枪,指着我吼道:“小瘪犊子……站那别动!敢乱动的话老子送你回老家!”

  完了,这才几天,北洋政府已经派人来东北拿我了吗?不是说东三省是张作霖的地盘吗?怎么张大帅也开始和徐世昌穿一条裤子了?不过你说不动我就不动了?一动不动是王八……

  整个五四大游行最后就我一个人被通缉了,被你们逮到还能有好果子吃?当下我急忙从独轮车上跳了下来,也顾不上那些行李了,当下转身撒丫子向着身后的高粱地跑了下去,仗着道路熟悉,只要我能钻进这玉米地里,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不过我还是想的简单了,还没等跑出去几步,身后突然响起来“啪!”的一声枪响,与此同时,我的耳边响起来一阵破风之声,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了过去。真敢开枪啊……

  当下我不敢乱动,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大声喊道:“别开枪……我就是个过路的,不是你们要抓的沈炼!老总给条活路啊……我叔叔就是沈家堡的沈连城,你们去问问他,我是他亲侄子,不是坏人……”

  好容易从北平逃了回来,可别糊里糊涂的死在家门口。原本我在吕老道那里也学了一点拳脚功夫,对付三两个人还有富裕,可是对方是拿着枪的大兵。功夫再好也不是子弹的对手。

  就在我大喊大叫的时候,又从卡车上跳下来几个当兵的。他们跑过来之后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打了一阵之后,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随后推推搡搡的押到了卡车旁边。

  这时候,又有一个膀大腰圆的军官下了卡车。看了我一眼身上的打扮之后,说道:“妈了个蛋,这就是个洋学生嘛,谁说是绺子的坐探的?吓老子这一跳,那个谁,拖到高粱地里毙了吧……”

  开始听他说的,还以为这就算逃出生天了。没有想到这句话说完,我半个身子已经卡在鬼门关了。看着过来两个当兵的拖着我就往高粱地里拉,吓得我扯着嗓子大声叫道:“老总……老总!你听我说,我就是沈家堡当地人。我叔叔沈连城是大财主,你让他花钱赎了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从第二辆卡车的车棚里面跳下来个人。这人一溜小跑过来,看清了我的相貌之后,拉着军官的胳膊说道:“郎团长,别难为孩子,这是我本家侄子沈炼。可不是下山的胡子。”

  这声音不就是我三叔沈连城嘛?我回头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拉我的士兵,随后陪着笑脸继续对军官说道:“论起来这孩子比我可熟蛤蟆嘴,您留他一条小命……沈炼!你还不滚起来给军爷们带路吗……”


  听了沈连城的话,军官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我,说道:“你去过蛤蟆嘴?上面熟悉吗?”

  这时候别说蛤蟆嘴了,就是龙口虎嘴该走也要走一趟了。当下我急忙说道:“蛤蟆嘴嘛,整个沈家堡就数我最熟了。不是跟长官你吹,七岁的时候,我就在蛤蟆嘴里面睡过觉……”

  “你小子别吹,到了蛤蟆嘴找不到东南西北的话,老子一样枪毙了你。”对着我说完之后,军官对着身边的士兵继续说道:“带着这小兔崽子,路上他要是耍什么花样,直接一枪毙了。”

  听了军官的话之后,我终于被拽了起来。随后稀里糊涂的跟着沈连城上了后面一辆卡车,路上回头看去才发现,刚才趁乱的时候,车老板已经逃进了高粱地里。我这死去活来的竟然给他创造了逃走的机会……

  跟着沈连城进了车厢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声熟人。沈家堡靠着打猎、挖草药为生的赵老蔫巴也在车上,比我大二十来岁,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又不是沈家的人。过了四十还没有找到媳妇。也算是远近的老光棍了。

  看见我上车之后,老赵蔫头搭脑的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来了……”

  “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就别瞎客气了。”沈连城没好气的看了赵老蔫巴一眼,随后叹了口气,对着我说道:“大侄子,你不好好在北平念书,跑回来做什么?这下好了,我和老蔫巴搭上去不说,还把你也连累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爹——你二叔可怎么办?”

  “他不是还有个老二吗?老了有我们家老二侍候,用不着我这个侄子瞎操心叔,他们家的事情,我们就别费心了。”担心沈连城继续询问北平的事情,我急忙岔开了话题:“别说我二叔家的事了,这些当兵的是怎么回事?听那个当官的意思,怎么还要上蛤蟆嘴?叔,不是我多嘴,你是沈家堡的当家,蛤蟆嘴怎么回事你们老辈人最清楚了,从有沈家堡那天开始,立下的规矩那个地方就不是人能去的。”

  刚才一心想要活命,别说蛤蟆嘴了,就是玉皇大帝的凌霄宝殿也要去一趟。现在冷静了下来,心里也明白过来,刚才那个当官的是要去蛤蟆嘴吧……